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73 洞房

邀光圣女出一聲尖叫,被雪白的牙齒咬住,不僅僅疼痛,更讓她感覺羞憤,神識頓時不穩,眉心的光華有些暗淡。 葉凡神識如劍,化成金色光束,斬向搖光圣女的識海,同時用力壓制這具肉身,避免被其震飛。 “刷” 搖光圣女雙眉間,浮現出一個菱形印記,如仙葩破水而出,射出一道道瑞彩,擋住了金色的光束。 這讓葉凡心中一動,搖光圣女的神識如此強大,實在出了他的預料,比他也差不了多少。 他集中神念,催動識海之力,金色的小湖,汩汩涌動,不斷有金色的力量淌出,如水波一般,在虛空中凝聚成劍,沖向那個菱形印記。 兩人肢體糾纏,可以感受到彼此的溫度。下方,搖光圣女如暖玉,柔軟而修長的仙軀,不斷有霞光綻放,數次險些將葉凡掀飛出去。 葉凡在神識源力上占據優勢,搖光圣女盡管強大,也無法與他比肩。那汪金色的小湖深邃如淵,不斷向外流淌精神力,起初如涓涓細流,而后如長河滔滔。 搖光圣女臉色白,絕美的容顏上寫滿了吃驚,她額頭的菱形印記在慢慢變淡,漸漸被壓制。 在這一刻,她決定冒險一搏,稍微收斂心念,體內神力沸騰道宮中沖出一尊神祗,準備攻殺葉凡。 瞬間的分神,她在神識戰場上更加的被動了,險些被葉凡直接攻入識海中,身體一陣顥抖。 金色的光束快推進,搖光圣女心神皆震,輕叱出聲,識海中彩光流轉,菱形印記重綻光芒。 與此同時,那尊自道宮中沖出的神祗,徹底清晰浮現而出,向前邁出一步,她渾身覆蓋銀色婚金屬甲胄,光燦燦,讓人感覺像是一尊女神降世。 黑色的秀、如冰雪般的肌體,在銀色的甲胄襯托下,令她具有一股難言的氣質,既有魔女般的魅惑,又有神女的圣潔,兩種不同的氣質交融,從不同方位看,給會人以不同的感覺。 她與搖光圣女一模一樣,不過此刻卻顯得有些茫然,雙眼雖然美麗,但卻少了一分神采。 是的,真正的搖光圣女在與葉凡爭斗,其道宮千匕形出的神祗并無神念主導,故此只靜靜立在那里。“斬!” 搖光圣女輕叱,鋌而走險,強行分出一縷神念,入主那尊神祗。在這一刻,葉凡的神識如火焰般嫩燒了起來,向前洶涌澎湃,直接讓那枚菱形印記暗淡了下去。短短的一瞬間,他迫到了搖光圣女識海“大門”前,就要攻入” 同一時間,那尊神祗黑飛揚,銀色甲胄生輝,絕色容顏一下子生動了起來,雙眸中溢出點點靈氣。不過,行動依然有些呆板,肌體潛能沒有完全復蘇。”鏘” 她拔出懸在小蠻腰下的神劍,持在手中,如一汪秋水一般明亮,她高高舉起,如降臨凡塵的女神,似要斬妖除魔,流轉出圣潔的光輝。“哧”這尊神祗揮劍而下,重重的劈向葉凡,想要將之腰斬。與此同時,葉凡的神識終于攻入搖光圣女的識海,投進去點點光華。 兩個人都很決絕,搖光圣女想斬碎他的肉身,抹殺其形體,從而將之擊斃。葉凡則想擊潰她的識海,破滅她的神識,粉碎她的靈魂,從而誅滅。“鏘”那把如華光四射的神劍,出刺骨的寒意劈斬了下來。 葉凡靈覺敏銳,抱著搖先圣女快滾動,那一劍直接將芳草地劈出一道十米深的大裂縫。可以想見這一劍的可怕,如果斬在其軀體上,后果不堪設想。 他用力咬住搖光圣女的晶瑩的耳朵,不肯松嘴,兩人糾纏著翻滾出去十幾米遠。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這尊神祗行動遲緩,只有一綾神識入主,并不能揮出完全的神力。“啊……”搖光圣女出驚叫,識侮被攻破,金色的光束如河流一般長驅直入。 葉凡催動最強的精神力,想要粉碎搖光圣女的靈識,讓外奈那尊神祗成為無根之花。 這是一片圣潔的識海世上界,云霧翻涌,振光圣女就站在前方,風儀玉立。 在這方心海世界,時間仿佛是靜止的,感覺不到流逝,搖光圣女故作鎮靜,道:“想不到你的神識這樣強大……”葉凡沒有時間可耽擱,外面還有一尊殺神呢,直接向前撲殺。“葉小弟,你殺不了我。”搖光圣女神色冰冷了下來,快遠去,出現在心海世界的高空上。金色的光束沖天而上,步步緊逼,剎那到了眼前。“我的神識乃是我最強大的殺手鋼,想不到你的識海比我的還要可怕。”搖光圣女一邊飛遁一邊開口。葉凡不答,金色神識化生成一只大手,砰的一聲拍了過去。 “噗” 搖光圣女的仙軀頓時一陣模糊,遭受創傷,她的度更快,直接沒入了心海深處。“鏘鏘鏘” 金色的光束化成數百道劍光,如流星雨一般激射而去,想要將搖光圣女粉碎。 “刷”就在這時,那道絕色麗影消失在云深處,同一時間,葉凡感覺一陣危險。心海上空,云霧飄渺,一座巨大的宮闕浮現而出,向他饋壓而來,氣勢磅礴,猶如一片星域,難以抗衡。“這是怎么回事?”葉凡大吃一驚,對方明顯沒有他的神識強大,怎么會催動出這么可怕的力量。搖光圣女的輕笑聲傳來,她立身在那座巨大的宮中,如瑤池仙子一般,周圍云霧繚繞。”葉小弟任你奸猾,今天也要飲恨收場,放心,我會好好的將你埋葬。 葉凡竭盡所能后退,但是卻覺,無法脫離這片空間,那座巨大的宮闕,完全將這里封禁了。“為什么會這樣?”他真的非常震驚,道:“你的識海中怎么會有一座宮殿?” 天上的宮闕,猶如廣寒宮,竟有月華籠罩,朦朦朧朧,非常飄渺,將搖光圣女襯托的出塵多姿,美的不可方物。 “這是我幼年在搖光圣地的一座被連棄的古洞中得到的一件秘寶,名為‘月宮”究竟何等威能,難以估測。”搖光圣女神識顯化的身影,與真人并元區別,肌膚如雪,粉嫩臉頰吹彈欲破,道:“自得到那一刻,它便沒入了我的眉心,十幾年下來,將我的神識溫養到了極其強大的境地。沒有想到,今日遇到你,竟反被你的神識壓制,實在讓我吃驚。”“月宮……定在眉心內,可以溫養你的神識?”葉凡心中驚駭,這絕對是一件瑰寶。“所以說,你死的不冤,我送葉小弟上路。”搖光圣女閃爍出圣潔的光輝,但笑起來時卻千嬌百媚,如一代尤物。 月宮真如廣寒宮,如水的月光,彌漫而下,它緩緩壓落,下方的一切都即將不復存在,葉凡的神識如搖曳的燭光,隨時會潰滅。“等一等。”葉凡大喝,道:“我說搖光圣地的美女,到現在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姚曦!”搖光圣女紅唇輕啟,吐出這樣兩個字,不過卻沒有停下來,那座巨大的月宮重重的壓落了下來。 這方神識空間,時間永恒,讓人難以產生流逝之感,葉凡心中吃驚,恐怕這一切都是月宮造成的。他拼盡力氣,釘外沖去。 外界,他眉心那汪金色的小湖,一下子暗淡了下去,而后化成一輪金色的烈陽沖了出來。 “鈄” 它一下子沒入姚曦的眉心,這片神識空間劇震。“咔嚓” 封印的空間被撕裂,葉凡的兩道神識合一,避過了那從天饋壓而下的月宮,出現在遠空。搖光圣女蹙眉,功虧一簣,讓她非常不甘。 葉凡停在遠空,沒有立刻退走,突然大笑了起來,道:“我明白了,那座月宮只能上下沉浮,定住附近的區域,你無法將它祭出,怪不得你要將我引到那里。” “縱然如此,你又能如何?”姚曦冷笑,看起來從容而饋靜,道:“我神識入主月宮,你根本無法奈何我。”“確實如此。”葉凡點了點頭,而后大笑道:“我將你的神識堵在這里,我分化一縷神識去與你拜天地,我看你還能不能饋靜。”“你……”搖光圣女難以保持平靜了。“我去也。”葉凡長笑,分出一綾神念,如飛而去,道:“去入洞房!” 月宮定在姚曦眉心,里面時間近乎停滯,葉凡沖出時,外界不過一瞬間。 那縷神念重歸眉心,他的肉身一下子恢復了知覺,此刻他還在咬著那只秀氣而美麗的耳朵,如蘭似麝的香氣撲鼻而來。“哧”不遠處,那尊神祗再次持劍劈來。葉凡快躍起,攬著搖光圣女后退,那尊神祗行動遲緩,但也有很大的威脅。 此1,他將搖光圣女的神識堵在眉心中,令她的神念無法沖出,眼下這具柔軟的仙軀雖然神力澎湃,但卻難以對他造成威脅了。“搖光圣女,你若不出來,我們現在就要入洞房了。”葉凡大笑。 他的神力雖然被封了,但是肉身依然很鼻橫1奔行如風,后方的那尊神祗追之不上。“砰”葉凡猛力揮出一拳,擊在懷中的肉身土,但卻未能打碎。 竟有一片星辰圖,浮現在胳光圣女的肌體上,仿若神祗的戰衣,流轉出神秘的光華。他非常震驚,越覺得,此女很不簡單。”轟” 姚曦的眉心神光大盛,她拼盡力氣沖擊,不想被圍里面,她真的怕葉凡“胡來” 神念雖然不能完全沖出,但是她感受到了外面的一切,少許神識之力注入肌體,她立刻驚叫:“你在做什么?“為你丈量……”葉兄長笑。“混蛋!”葉凡懷抱搖光圣女,極奔行,后面的那尊神祗行動緩慢,很快就被擺脫了。 他的一只手臂,環繞在姚曦的小蠻腰上,感受到了那種纖柔,另一只手胡亂移動,口中揶揄道:“看你肌體輕盈,修長曼妙,想不到有些地方卻如此豐滿……”“你……”搖光圣女險些氣昏過去。“該豐滿的地方豐滿,該修長的地方修長,真是讓人不得不贊嘆,若是將你丟在人群中,我想很多男人會為你瘋狂…… 葉凡咬住她的一只耳垂,道:“想對付我,自己要做好付出代價的準備。” 姚曦的玉體有點點光澤閃耀,柔軟而動人,體香如蘭,纖秀的頸項,白皙如玉,有點點光澤在閃曜,秀飄在葉凡的臉上,如春風拂面。“葉凡我要殺了你!”“給你兩個選擇,一讓我控制神識,二現在入洞房。”葉凡一手環繞她的小蠻腰,一手胡亂移動,大笑道“自己做決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