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72 掀翻圣女

葉凡知道這是托詞,搖光圣女不想立刻出手,究竟是否救他走還很難說,日的絕對不純,多半只是對他的體質以及鼎感興趣。 天空中那桿大旗越可怖,黑的滲人,遮蔽云天,擋住了太陽。 葉凡急忙祭出自己的鼎,懸在與頂上空,騁樞護住。 “嘩啦啦” 那桿黑色的大旗獵獵作響,黑霧翻騰,烏云洶涌,一股龐大的壓力如水銀瀉地,葉凡;身裂,如果不是先一步祭出鼎,此刻恐怕已遭遇不測 葉凡以五行真火燒死姬家大人物,讓姬海月心有顧忌,不敢全力以赴。 “哼” 姬海月冷哼號一聲,他不愿冒險,萬一對方還有五行真火,焚歿了他的大旗,那可是無法彌補的損失。 在這一刻,他神情肅穆,背后一片白茫茫,無盡的冰雪浮現在虛空中,冰寒刺骨的冷氣像是刀子一般沖來。“異象!”葉凡心中一驚,姬家果然強大,年輕一代的弟子又有一人修成了異 皚皚白雪,接連天穹,無盡蒼遠,雪色無垠,寒風刺骨,呼嘯而出,姬滌月站在一個冰雪的世界中,猶如尊冰神。 “雪舞天下!”姬海月大喝。他凝聚出的異象,具有莫測之偉力,向前逼壓。在這片地域,鵝毛大雪紛飛,鋪天蓋地,白茫茫一片,沒有邊際。 每一朵雪花,都有巴掌那么大,寒光四射,片片晶瑩,如刀劍一般鋒銳,向葉凡席卷而去。“鏘鏘鏘” 天空中競出了陣陣鏗鏘之音,千萬雪刃飛舞,絞碎高天,完全將這里覆蓋了。 葉凡心中凜然,頭頂上方的鼎,快放大,萬物母氣流轉,將他擋在下方。 “若無五行真火,憑你一個輪海秘境的修士也想擋我?!”姬海月神色冷漠,立身在高空中,如冰河時代走出的神祗,大喝道:“冰河封天!,他身后的冰雪世界,沖出無盡白茫茫的霉氣,如海嘯一般向著葉凡“轟隆隆” 草原都在震動,所有植被全都快凋零,而后粉碎,縱然是那些巖石亦不能避免,瞬間凍裂,而后崩碎。可怕的極限寒流,毀滅一切阻擋,沒有什么可以攔截。 草原崩裂出一道道大裂縫,蔓延向遠處,看起來恐怖無比,但凡阻擋有形之質,皆化成了齏粉。冰封一切,冰凍一切,雪色的世界,取代了勃勃生機。”搖光圣地的美女,你不出手更待何時?”葉凡暗中傳音。醉人的甜膩笑聲傳來,道:“葉小弟你要堅持,我在準備中。葉凡明白,對方現在根本不想出手,一切都是借口而已。”轟隆隆” 白茫茫的霧氣像是汪洋一般沖到了眼前,如海嘯般可怕,葉凡周圍的一切當時就灰飛煙滅了。“砰” 眨眼間,葉凡被無盡白霧籠罩,一瞬間就被冰封在了里面,冰寒而又堅冷的一座雕像出現在那里。晶瑩閃亮,巨大的冰塊將他封住!那尊鼎沉沉浮浮,不受影響,懸在冰雕上空。“縱然修到第三秘境的名宿,被冰封后也只能飲恨收場,再難續“憑他也想與海月哥爭鋒,如果沒有五普真火,他什么也不姬海月身后有數人工前,圍繞著巨大的冰塊觀看。“這個小畜生猖狂一場,到頭來還是難逃一死。可惜可嘆,我姬家的那幾位前輩,竟被他給焚死了,真是不值啊!”“海月哥的冰雪異象果然神威難測,剛一出手,就將他斬滅了,不知道以搜魂,還能不能搜出那種無上步法。” “他的魂還沒有湮滅,我有分寸。”姬海月說到這里,探出大手,向著那尊鼎抓去,但是他忽然變色,快倒退,喝道:“退后!“轟” 巨大的冰塊突然崩裂了,寒氣肆虐,葉凡破冰而出,他沒有多余的動作,直接震動頭頂上的鼎。“砰” 有三名姬家子弟瞬間死亡,被鼎之力鎖壓成齏粉,只留下一點血霧飄散在空中。 葉凡很遺憾,他故意被冰封,想待所有人都誘到近前,以萬物母氣煉成的鼎將一干人全部震死。沒有想到,姬海月這樣敏銳,瞬間察覺到了異常,喝退所有人,最終他只震死三人而已。“這個小子果然卑鄙,正如姬惠姑祖所說的那般……” 那十幾人全都臉色陰沉,暗自咬牙,這種必贏的境地下,居然讓對方滅掉了三人,實在是恥辱。“你的體質果然特殊,居然抵住了我的冰雪異象。”姬海月神色 “姬皓月沒有跟你說嗎,我連的他的神體異象都可以擋住,更遑論是你的冰雪異象。”葉凡所言非虛,他的身體非常特別,面對異象,會自動流轉出異力,抗衡外界的異象,似不容褻瀆。 他自玉凈瓶中抽出一根綠枝,這是圣果母體植株的葉條,如今神泉所剩不多,他開始服食圣樹葉芽,來補充神力。 每次催動鼎,都要耗費大量的神力,若是沒有這些東西,他很難堅持住。 姬海月的臉色頓時沉了下來,道:“你是說,任何異象都對你無用嗎?那我來試試看!”“轟” 在那白茫茫的冰雪世界中,突然現出勃勃生機,一株玉樹蒼勁如虬龍,一下子沖了出來,將所有人都定在了當場。 在這一刻,時間似乎停止了,沒有白雪,沒有冰山,只有一株玉樹,但是它卻定住了這方空間。“哧”眨眼間,它沖到了葉凡的輪海前,就要破入! 這個變故讓葉凡也大吃一驚,這種異象確實奇詭,冰雪極盡后,竟可以封鋪空間,聞所未聞。突然葉凡的輪海中,那珠青蓮輕顫了一下,武器纏繞,像是有莫名的異力涌出。“埤” 那株定住空間的玉樹,一下子崩碎在葉凡的身前,化成點點殘碎的光華,消失不見。 姬海月身體劇震,不自禁退后了一步,他的冰雪世界中,那株玉樹重新浮現而出,不過卻暗淡了一些。“怎么可能?”他充滿了不相信的神色,道:“難道你的體質真的可以天生克制各種異象?!”其他人這時恢復了自由,陣陣心悸,方才他們被定在當場,感覺到了陣陣恐怖的異力。“真是讓我格訝,荒古圣休,讓我越來越感興趣了。”搖光圣女動聽的聲音再次傳入葉凡的耳中。 姬海月神色冰冷,道:“我就以真正的實力斬滅你!” 他雖然不過二十幾歲,但實力堪比名宿,絕對戰力足以滅掉葉凡。與一個彼岸境界的修士這樣僵持,讓他感覺顏面無光。 “嘩啦啦” 黑色的大旗招展,遮天敫日,向著葉凡鎮壓而去。 “轟” 大地一下子崩碎了,這種絕對的威壓,葉凡確實擋不住,鼎護著他墜落進大地裂縫下。 大旗獵獵,每次抖動,大地都崩碎一次,幾乎一瞬間,就將葉凡饋壓進大地下數十米。 如果不是他的鼎,由萬物母氣祭煉成,他現在早已灰飛煙滅,很難抵擋這種威勢。不同境界,隔著天塹,面對修了三個秘境的強者,他的神力顯得微不足道。 葉凡不斷向口中塞圣樹的嫩芽,補充神力,催動萬物母氣源根阻擋,若是沒有這兩樣東西,他必然會立刻形神俱滅。“搖光圣地的美女,你此時不出手更待何時,難道你想背我的尸體回去不成?”葉凡暗中傳音。“不急,我看葉小弟還能堅持,我還需要準備一段時間。”搖光圣女嬌柔的聲音傳來。 “你爺爺的!”葉凡很想將這四個字罵出,最后話鋒一轉,化成另外的話語,道:“我說老婆,你再不出手,為夫就要駕鶴西歸了沒法去搖光圣地提親了。” 搖光圣女并無怒意,聲音帶著磁,非常惑人,道:“再堅持片1,姐姐就去救你……”“鏘” 就在這時,姬海月臉色冷漠,右手高舉,而后向下劈落,在其右臂中競沖出一把巨大的冰劍,直接劈開了大地,向著葉凡壓落而去。“嘎嘣” 他渾身的骨頭都在震動,鼎雖然擋住了這一切,但是給他的壓力太大了,強大的肉身都將崩碎了。 鼎中確實還有些五行真火,葉凡很想就此祭出,但是考慮到還要面對搖光圣女,他沒有妄動。“搖光圣女你再不出手,我直接將這尊鼎送給姬家。”傳音完畢,葉凡大喝道:“姬海月,我將萬物母氣源根送你了。”“轟” 就在這時,這方天地像是被人撕裂了,一股強大的神力突然破入了進來,完全粉碎了姬海月布下的道紋,讓一切恢復清明。 一具完全由光華凝聚成的人影,手持一口大劍,縱橫劈斬,姬家的子弟如稻草人一般不堪一擊,幾乎是一劍一個,一團團血霧在天空中綻放。 那已經不像是長劍,很像是雷神之錘,仿若重逾萬鈞,一擊落下,必有一人粉碎,元論是何種法寶,都無法阻擋,跟著崩裂。幾乎在片刻間,十幾名姬家子弟全部形神俱滅,沒有一個人能夠逃脫。 姬海月目齜裂,根本援救不及,大快了,快的未等他沖過去時,這一切就已經結束了。“嘩啦啦” 他將那桿大旗持在手中,猛烈搖動,頓時風雷漫天,云生云滅,大地都在顥抖。姬海月震怒,沖殺過去,與那光華凝聚的人影大戰在在一起。虛空大手印,大虛空術等各種無上秘術齊出,快將這片天地打裂了。 葉凡心中凜然,修行到革三秘境的強者,果然可怕,他有了緊迫感,必須要變強。 雖然這樣的年輕人,在這片地域只有十幾人,但還是給他造成了極大的壓力。 此刻,地脈凝聚的“大勢”已經被破開,再也不能阻擋葉凡離去,他腳踩神秘步法,眨眼消失在天際,時間不長就沖出去了上百里。“葉小弟你可真沒良心,我為救你,與人拼殺,你卻逃之天天,不理會我。”搖光圣女聲音甜膩,出現在遠空,擋住了前路。 她若神蓮初綻,肌體晶瑩,黑飄舞,狠狠輕靈,眼瞳若黑寶石般生輝,黛眉彎彎,稍一蹙,便有萬種風情。 衣帶飄飄,長裙舞動,將那傲人的玉休勾勒的曲線起伏,曼妙多姿,稱得上魔鬼的身材,可謂魅惑眾生。 可是,玉體偏偏閃爍圣潔的光輝,絕色感動人,卻有如此光環籠罩,一半天使,一半魔女,讓人生出錯覺。“我是不想拖累你,所以先走一步而已,你不是追上來了嘛。”說到這里。葉凡心中一陣狐疑,道:“剛才那個光彩是……”“是我道宮內蘊的一尊神祗,如何,展現出那種大開大合的劍法后,能夠騙過姬海月吧。” 搖光圣女甜笑,玉容不施粉黛,卻人比花嬌,讓人明晚什么是千嬌百媚,什么是一笑傾砥■,絕色姿容極其惑人。 就在這時,遠空一道神光沖至,華韻內斂,浮現出清晰姿容,竟與搖光圣女很像,不過卻是身穿戰?”銀光閃閃,金屬甲胄的冷光將其承托的更加美麗,有一股另類的氣質。“刷”這尊神祗沒入她的胸腹間,只留下點點神力波動,芳蹤渺然。 擺脫了姬海月,又被搖先圣女截住,葉凡感覺更加麻煩了,此女非凡,難以對付。“你有什么辦法可以讓我擺脫姬家,現在這片大草原上有 數百名強大的修士在尋我。搖光圣女巧笑言兮,美日盼兮,道:“踉我走吧,保證聯扁危險。” 葉凡蹙眉,他不想去搖先圣地,可是這個絕色美女實力強大,他多半難以擺脫。 “葉小弟盡管放心,不是去搖光圣地,我待被派往北域,到時候我們可以結伴而行。”她袖唇潤澤,感動人,帶著一綾笑意,道:“先離開這片草原。” 葉凡沒有多說什么,在后跟著她,來到一片荒蕪之地,有一片破敗的宮殿。 搖光圣女輕晷的邁步而入,而后對葉凡招手,道:“此地的域門,被我修復了,能夠傳送我們到數萬里之外,快擺脫姬家。”“不是去要搖光圣地? “我不會騙你,絕對不是。” 葉凡仔細觀察道紋,方位確實不是搗光圣地,眼下沒有更好的選擇,為了擺脫姬家,他決定冒險,站在玄玉臺上。當源被置入后,蝮時光華沖天,一股強大的能量波動傳出。域門開啟,虛空裂開,兩人邁步而入。不過,兩人距離有些遠,都有忌憚,不想靠的太近。 時間不長,無盡的黑暗消失,光明出現在前方,他們順利橫渡虛空,出現在一片花香鳥語般的凈土內。 溪水潺潺而流,草木芬芳,山清水秀,一座座亭臺點綴在山水間,清凈而自然。“這是我的一處居所,距離剛才那片地域足有三萬里,你大可放 放心才怪!葉凡心中腹誹。他打量周圍的景物,隨時準備遁走,他覺得搖光圣女很難纏。 “葉小弟我對你表現出了足夠的誠意,你無需處處提防我。”搖光圣女攏了攏秀,嫣然笑道:“我不要你的萬物母氣源根,我只想一觀你的荒古圣體,到底有何奇特之處。” 葉凡壓根就沒有將她當作救苦救難的女菩薩,雖然被稱作圣女,但其行事更像妖女,到了現在果然要對付他了。不過,總好過被姬家圍殺在大草展前,眼下他還有機會,鹿死誰手還很難說。“我的體質很糟糕,現在被稱作廢體,有什么好看的。”葉凡不想讓她探其身體。 “葉小弟你太謙虛了,荒古圣體落有大秘密,無盡歲月以來雖然不能修行了,但圣地卻一直沒有放棄,若是現,一定會收入門墻。”搖光圣女嫵媚一笑,道:“我不會將你交給圣地,讓他們研究,我只想自己看看,到底有何神秘。”葉凡望著那張絕美而晶瑩的俏臉,道:“我如果不答應呢。”“那我只好先委屈一下葉小弟,讓你熟睡,自己看個仔細。”搖光圣女秀飄舞,纖秀的須項雪白而臬膩,非常動人。“你在此地布7了道紋,凝聚有山川大地之勢,想要把我封在這里?”葉凡打量周圍的秀麗山水。 搖光圣女睫毛輕顥,瞟了他一眼,眼神勾魂,道:“不要將我想的那么壞,我怎么會這樣對葉小弟呢。” 葉凡就要將鼎祭出,護住己身,而后飛遁,他不想與這妖嬈的圣女繼續纏下去了。“你……”就在這時,他大吃一驚,體內神力沉重,流轉不暢,難以將鼎祭出,他喝道:“你做了什么?” 搖光圣女出銀鈴般的笑聲,道:“看來葉小弟方才對我起了殺機,想運轉神力,一定感應到了自身的變化。”葉凡盯著她,一言不。 “在你和姬海月動手時,我不小心將‘封仙散,灑落了一些,是我搖光的太上長老花費數十年光陰煉制的,據說如果劑量足夠的話,可將大能的神力都封至干涸。”搖光圣女淡淡的笑著,道:“我這樣做,是不想與葉小弟生不愉快,不然我們若動手,我可能會不小心將你殺死哦,那豈不是大無趣了。”“行,你夠狠。”葉凡慢慢向前走去。 搖光圣女甜甜的笑道:“我知道葉小弟肉身強橫,堪比重寶,你就不要白費力氣了,別太靠近我哦。” 她豐臀;圓,蠻腰纖細,雙峰傲然,縝項秀美,玉容絕世,此刻搖動玉體,輕盈后退,蓮姿動人,笑的分外柔媚。葉凡恨的牙根癢癢,估測了一下距離,確實有些遠,這個搖光圣女太謹慎了。 就在這一刻,他集中精神,眉心金色的小湖震動,神識剎那化形而出,向前攻去。 “啊你”搖光圣女出驚叫,絕色容顏顯出痛苦之色,搖搖墜。 葉凡快向前沖去,強大的神識攻擊不止,風馳電畢,剎那來到了近前,虎躍而上,將搖光圣女撲倒在芳草地上。 可是,搖光圣女也僅僅最初驚叫了一聲,并沒有精神萎靡,她的眉心也神光綻放,璀璨無比。 這一刻,她刷的一聲睜開了雙眸,望向葉凡,同時那柔軟的玉休中傳出恐怖的神力波動。此刻,她雖然沒有被傷到識海,但卻無法分心,葉凡的神識力量太恐怖了,幾乎將她壓制。 葉凡感覺快接不住這具妙休了,柔軟的仙軀有汪洋般的神力在波動,即將將他掀飛。 他神識攻擊不斷,眉心那汪金色的小潮,像是一輪太陽一般耀眼,同時采取攻心術,一口向下咬去。沁人心脾的馨香傳來,他咬住了搖光圣女的耳朵,死不撒口。“你一一一一1一” 果然,搖光圣女羞怒交加,眉心射出的神華一陣蕩漾,葉凡則猛力催動神識之力攻擊。 章節名,我想寫推倒圣女的,怕被和諧,那啥,兄弟你們要和諧啊,月票,月票,翻倍最后一天了,再不投來,要失去雙倍的機會了。 太不和諧了,月票不夠猛烈,強烈呼喚。(未完待續,如知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