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69 火焚太上

火域外,足有上百名騎士守護姬紫月,葉凡料想華云飛如此心機肯定不會貿然動手而留下破綻。 姬紫月靜靜立身孤墳前,若天闕仙子誤墜凡塵,如薄云掩明月,似輕風拂玉花,集靈秀于一身。輕風拂過,第一層火域內赤焰騰騰。 此刻,葉凡眉心鄖汪金色的小湖,深邃如剞卜,神識化形而出,凝聚成一道細絲,道:“昔日追殺你的麻衣人聽命于華云飛。” 以神識傳音完畢,葉凡沖向火域深處,他相信姬紫月若是有提防,對方很難有可乘之機。 他徑直來到第七層火域,祭出自己的鼎,收取五彩云焰,恐怖的火能如小溪、若河流,不斷淌進鼎內。 即將離開,他想準備一些保命的手段,不淬煉鼎,只是納于當中,縱收于輪海間,也不會給他帶來傷害。 最終,五色云焰將鼎徹底充滿,再也沒有一絲空間可以利用「萬物母氣封鼎,葉凡將之納于體內。告遠離火域后,葉凡深深的望了一眼,而后沖向北方。數日后,葉凡得知了一則消息,讓他心中驚喜。 如今,北域風波不斷,皆因“源”而起,南域很多修士都想去碰碰運氣。 搖光圣地與姬家,早在半年前就已經分批遣出強者,前往北域。他們屹立世間,深不可測,域門打開,可以直接橫渡到北域。 可是對于散修來說就比較麻煩了,想去北域最起碼要飛上數年。為此,大多數人只能另想他法,比如,付出不菲的代價,借道前往北域。 半個月后,葉凡來到了逍遙門,傳說此地為兩條龍脈匯聚而成,山峰林立,像是龍骨,連綿起伏,多奇樹異草,巍峨而不失秀麗。 在這片地域,它是僅次于圣地的超級大勢力,與太玄門不相上下,如今正步入鼎盛時期,門中高手如云。 葉凡來此是為了“偷渡”按照他所得悉的情況,只要付出不菲的代價,就可借助他們的域門揍渡虛空。山門外,足有上千人在等候。“兄弟你年齡這么小,也想去北域碰運氣?”一個滿臉絡腮胡須的大漢問道。“是啊,想去搏上一搏。”葉凡答道。“路途遙遠,北域兇險,年紀這么小,最好不要冒險。”一個枯瘦如柴的老人這樣勸道。這千金人有男有女,修為很難說清,參差不齊。 山門大開,走出幾名修士,為首的是一個中年人,臉色蠟黃,步履飄忽。 “我說諸位,你們真是運氣,這可能是最后一次了。因為,掌教出關后,得悉這一切,很不高興。”人群頓時一陣議論,很多人都很慶幸。 眾人陸續上前,無需黃臉人多說什么,紛紛呈現寶物,想要橫渡虛空,不花費巨大代價是不可能的。“命泉修士的武器,這也拿得出手?”黃臉中年人輕蔑的掃了一眼,直接將第一個修士拒絕。“請前輩通融。”那名修士再三懇求,道:“這是我祭煉了十幾年的武器,已經是身上最珍貴的器物了。” “你就是祭煉過一百年也無用,不要說是你,就是彼岸境界的修士所錘煉的武器,若是尋常之物,我們也不會收。”黃臉中年人露出鄙夷之色。這個修士非常不甘,但卻不敢再多說什么,怏怏退去。第二名修士呈上一面銅鏡,古意盎然,不過有些缺陷,上面有三道裂紋。“我們不收這種砍品!”“這可是道宮巔峰修士祭煉出的武器,威力強絕。”那名修士小心的解釋。 “再好的武器,出現致命的裂痕,也已是廢品,有何用處,縱是溫養上百年,也無法恢復。”黃臉中年人露出不耐煩的神色,揮了揮手,讓他離開。“赤月果一枚!”第三名修士上前,呈上一個玉盒,打開后露出一個紅彤彤的果實,狀若彎月,色澤晶瑩,香氣撲鼻。 黃臉中年人雙目中露出一絲貪色“啪”的一聲合上玉盒,道:“罕見的靈果,可以通過。” “紫耀銅精一塊!” 當連續數人未能通過后,第九人呈上一塊紫銅,有點點光彩冉罐。 “真的是紫耀銅精,修行到第三秘境的名宿,最需這樣的煉器材料,可以通過。”黃臉中年人眼中火熱,戀戀不舍的將銅精交給身邊的人,讓那名修士通過。 想要在此借道,必須要花費極大的代價,有大半人提供的寶物與靈藥都不被接受。 “又不能直達北域,竟還要出這樣的天價!”不能通過人很不滿,在旁議論紛紛。 除卻圣地外,沒有任何一個門派可以直接橫渡到北域,縱然如此,還是有許多散修來此借道。 輪到葉凡時,他掏出一塊羊脂白玉僅的神鐵,不過龍眼大,頓時將黃臉中年人驚的跳了起來,眼中滿是貪婪之色,顥聲道:“這……難道是……傳說中的神鐵?” 小鐵塊潔白如玉,吸引了很多人的光,黃臉中年人捧在手中,反復觀看,最終嘆了一口氣,道:“可惜,被煉廢了,神精已散,真是暴殄天物!”“前輩,這塊鐵價值夠嗎?”葉凡問道。 此乃烏鴉道人煉廢的神鐵,他雖然沒有進入第八層火域,但卻祭出自己的鼎,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將那些雪白的鐵塊弄了出來。仔細觀察后,他覺得確實已廢,內蘊的精華幾近干涸,不再是絕世稀珍。“你還有這樣的神鐵嗎?”黃臉中年人詢問葉凡。 葉凡搖頭,道:“我怎么可能擁有這樣的神鐵,這還是偶然間在一座古洞中得到的。” 黃連中年人深感可惜,一張蠟黃的臉陰晴不定,道:“雖然廢了,但也是珍品,名宿煉器,若是加入當中,可以提升品質,算你通過。半個時辰之后,徹底結束,千余名散修只有四百多人留下,皆負付出了天價。“三日后,你們來此,過時不候。”黃連中年人讓他們留下印記,說完這句話起身走向山門。橫渡虛空,并不是一件輕松的事情,必須要仔細刻印道紋,不能有一點瑕疵,不然很有可能會出現意外,這么多散修來此借道,逍遙門不敢掉以輕心,每次都要花費數日時間來準備。“黃兄別來無恙。”天空中降下幾道人影。 那個黃連中年人姓黃,與他的臉色倒是很配,聞言轉身,露出笑容,道:“原來是姬家的俊杰,你們又來查看嗎?”“我們哪里是俊杰,不過是跑腿的而已。”當中一個青年上前道:“奉命行事,不得不如此。” 黃臉中年人滿面笑意,非常客氣,道:“這次要橫渡虛空的人都在此,絕對沒有大妖,不信你們自己來看。” 這幾個月以來,姬家橫掃南域,怒火沖天,追殺不到孔雀王與烏鴉道人,已經連斬了數十名大妖。“黃兄不要誤會,我們也只是隨佼轉轉。”縱然是姬家也不愿得姬家的幾名年輕人,自這數百人間一一掃過,沒有發現妖氣,拱了葉凡都已做好了戰斗的準備,見狀心中松了一口氣。隨后,眾人散去,葉凡是的并快,他避免與姬家的幾人相遇。“小友留步。”剛剛離開十幾里,后方就傳來傳音,只見黃臉中“前輩有事嗎?”葉凡不動聲色的問道。“小友真的沒有那種如羊脂玉般的鐵塊了嗎?”黃臉中年人盯著“我只是在古洞中撿到一塊而已。”“說的也是,憑你的修為根本得不到那樣的稀世之物。”黃臉中年人點了點頭,道:“你帶我去那座古洞看一看。” 葉凡頓時皺眉,道:“那座古洞太遙遠,飛上數天也難以到達,晚輩難以從今。” 黃臉中年人的臉頓時沉了下來,道:“不過讓你帶路而已,難道你不想去北域了嗎?”這就是一個真小人,毫不掩飾的威脅。“三日后就要橫渡虛空了,我若帶前輩去,肯定會錯過機會。”“你若帶我去,下次還有機合。”葉凡心中鄙夷,明明只是最后一次機會了,這個家伙還真是無 見葉凡不說話,黃臉中年人臉色陰沉,道;“那種神鐵對我很重要,今天你必須帶我去。”“我真的分身乏術。”葉凡拒絕。“敬酒不吃吃罰酒!”黃連中年人森然道:“別逼我動手。” 葉凡一直在掩飾自己的神力波動,僅僅顯化在命泉境界而已,他感應到對方應該在彼岸巔峰,當下點了點頭,道:“好吧,我帶路。”說罷,他直接向前飛去。 黃連中年人收起森然殺機,滿意的點了點頭,露出虛假的笑意,道:“這就對了,我不會虧待你。”見左右無人,葉凡又向前飛出去數十里,而后立身在空中。”為什么停下來?”黃臉中年人面色不善,殺意再次浮現。”送你上路!”葉凡答道。虛空大手印殘式,浮現而出,黑色的大手遮蔽虛空,鋪天蓋地而“啪” 黃臉中年人直接被拍碎在空中,連哼都未能哼出一聲。對于這樣的小人,葉凡不想與之多糾纏,一巴掌拍死就是。 遙遠的天際,數人同時變色,正是不久前離去的那幾名姬家的年輕子弟,他們立刻發出驚聲。“虛空大手印的波動!“不對,不是正宗的虛空大手印,力道混亂!”三日后,葉凡重新來到逍遙門,與那數百人共同進入這一大派。兩條龍脈交匯,奇峰并立,氣勢巍峨,同時不乏靈秀。 敵百人被引領進一座山谷中,這里地勢開闊,建有一座巨大的祭臺,正是開啟域門之所。 “諸位祝你們一路順風!”逍遙門的一名長老大聲說道。 數百人陸續登上高臺,即將開啟域門,橫渡虛空。 葉凡長出了一口氣,終于要離開南域,徹底擺脫一切麻煩了。 “慢!”就在這時,逍遙門外突然傳來大喝,數十人快速飛來。 域門沒有開啟,那些人影眨眼及至。 這數十人以老者居多,各個精神矍鑠,透發出讓人心悸的氣息,生命力如汪洋一般旺盛,絕不是普返高手。 旁邊,有逍遙門的數名長老相陪,共同飛到此地。 “諸位恕罪。”這些人倒也很客氣,并沒有盛氣凌人,對所有人抱拳,尤其是對逍遙門的長老們更是不斷告罪。 葉凡的臉當時就綠了,姬家的人來了,足足有二十幾位名老者,其中他更是看到了一個熟人一一一一姬惠。 當然,最讓葉凡心驚的是,最中央那個老人,如深測一般空虛,如大海一般深邃,不可揣測。“這該不會是一位大人物吧?”葉凡感覺大事不妙。“您是姬長空前輩嗎?”逍遙門的一位名宿上前,看著姬家正中“正是老朽。” 逍遙門的人露出吃驚的神色,其中一人道:“聽聞姬長空前輩已退隱數十年,不想您再次出世,駕臨我逍遙門,我去稟告掌教。”“無需如此,我等即刻就是。”正中的那名老人再次告罪,開。 姬家發現烏鴉道人的蹤跡,不僅姬家圣主親出,更是足足出動了六名太上長老,想要去誅滅老道士。 姬長空正是當中的一名太上長老,他們在路過此地時得到稟報,有未名的修士在此施展出虛空大手印殘式。 這讓姬家眾人心中升起不好的預感,他們一直在懷疑,葉凡或許將大虛空術等傳給了孔雀王等妖族修士。 得知這一消息,他們中途停下,來此一觀,時逢逍遙派開啟域門,他們一下子聯想到了很多,快速趕來。 “我等只看一看,馬上就走。”姬家的太上長老,神目如電,親自在人群中掃視。 葉凡暗暗叫苦,在這逍遙門內如何逃走?四面前有禁制,姬家眾人更是攔在山門方向,讓他的心徹底涼了。 老嫗姬惠她掃過諸多修士,看到葉凡葉凡后,當時就驚叫了起來,道:“是你……怎么可能?!”“你這死老太蕃,眼睛怎么這么毒。”葉凡無奈,大步走了出來,現在板本逃不了,受圍于逍門中。“你一一一一一一居 然還活著?”姬惠滿臉不可思議地神色,她簡直難以相信。”你這老孤婆子都沒死,我怎么可能會瑣落!”葉凡真的有些不甘,化解了一次次大劫,避開了種種危局,到頭來即將離開時,來了個大悲劇。“你姥爺的,九十九拜都過來了,就差這最后這一哆嗦了,怎么會遇上你們?!”葉凡無語問蒼天。“是他,竟是那個小賊!”“真是讓人吃驚,墜進第六重火域都沒有燒死,又活蹦亂跳的出來了。” 姬家的名宿皆吃驚無比,萬萬沒有想到還會見到葉凡,一個在他們看來早已化成灰燼的少年,居然活著出現在眼前。“小畜生你是如何袼下來的?”姬惠殺機畢露,眼泛寒光。“你這個沒臉沒皮的老貨,叫聲小爺來聽聽我會告訴你。”到了現在,葉凡也沒有什么可怕的了。周圍,所有人都知道了葉凡的身份,皆露出異色。 多半年前,葉凡這個名字傳遍了這片地域,大喝讓姬家名宿滾,成為姬家年輕一代的公敵,滿天下追殺他,可是最終也沒有待其手刃,只是追進了火域而已。 不想時隔多半年,他居然活蹦亂跳的再次出現,這實在是在打姬家的臉。 追殺不到孔雀王也就罷了,連他這樣少年,居然也沒有擊斃,再次冒了出來,讓姬家人情何以堪?所有人都嘩然,皆有些瞠日結舌。”嘩啦” 祭臺上的數百修士全都退后,只剩下葉凡站在上面,現在肯定無法橫渡虛空了。逍遙門的眾人面面相覷,不知如何是好,有人趕緊去稟報掌教與太上長老。姬家眾人的臉色都沉了下來。“小畜生你的命可真大,火域都無法奪去你的性命。”姬惠向前通來,其他人則圍攏了四方,根本不可能再效他離去。“你這個恩將仇報而又勢利眼的老貨!”葉凡心中琢磨,不到最后關頭,他不可能放棄。“怪不得紫月這些日子來不再慪氣,想來她也知道你沒有死……姬惠的臉色又難看了一些。“你們想知道我為何沒有死嗎?”葉凡掃視眾人。 所有人全都看向他,就連姬家的太上長老也不例外,他在三十年前才成為姬家的太上長老,連他進入第六層火域都要分外小心。“我是被一位大能相救才脫離了火域,他曾經受過我老瘋子大哥的指點。”葉凡大言不慚,絲毫沒有臉紅的感覺。 很多人都知道,他修有老瘋子的步法,姬家眾人自然明白,他是想抬出老瘋子保命。“小畜生,你提誰都沒有用!”姬惠臉色寒冷,道:“一個徹底瘋傻的老人,縱然為仙,又能如何,今天我將你千刀萬剮。”“諸位,你們都聽到了,她在辱罵天璇圣地僅存的瘋老人……”葉凡大聲道。姬家太上長老似心有顧忌,掃了一眼姬惠,道:“不要亂說!” “本來就已經瘋了,他能奈何我們。今日將這小畜生斬殺,搜他魂魄,尋出那種步法,我姬家將再多一門無上秘術。”姬惠以微不可聞的聲音自語。 葉凡距離他很近,別人聽不到,他卻聽的清清楚楚,道:“不僅恩將仇報,還想奪我秘術,你這老寡婆子,真是無恥!”“小畜生!”姬惠臉色鐵青,一巴掌向前拍來。葉凡沒有祭出鼎,過早暴露,他便沒有一絲希望了。”刷” 他的速度縱然再快,也無法躲過遮天焱日的大手,籠蓋了天空,避無可避。“砰” 大手拍落下來,一家子將他扇飛出去。如果不是他修為近來大幅度提升,且其肉身強度駭人聽聞,此刻已檉這一巴掌拍碎了。 “小畜生我不會拍死你,我還需要老瘋子的無上步法,會讓你生死不如!”姬惠臉色森然,聲音極其微弱,除卻姬家人外,其他修士很難聽到。 “砰” 姬惠再出出手,大手遮攏天空,狠狠的蓋了下來。葉凡還在忍,沒有祭出鼎,被動躲迫。“小畜生,我要好好的收拾你……”姬惠陰森森的冷笑,道;“你再逃啊?” “不要傷他。”就在這時,姬家的太上長老姬長空阻止了姬惠,道:“皓月曾對我說過,此子體質極其特殊,不要斬滅,讓我來細看。 “刷” 姬長空如大岳、似深淵,高深莫測,一探手就將葉凡攝了過去,就像是摘花取葉一般。葉凡心中凜然,沒有妄動,依然在等待。 姬長空沒有禁錮葉凡,強大如他,面對彼岸境界的修士,真的如俯視蟻蟲,根本無需在乎。 他直接探向葉凡的苦海,當觸碰到的剎那,當時就變了顏色,失聲道:“怎么可能?!” 周圍,無論是姬家眾人,還是逍遙門的名宿,亦或是準備橫渡虛空的修士,全都露出驚色,向他與葉凡望去。 讓姬家的太上長老如此失態,到底會是怎樣的體質,所有人皆心中震動,迫切想要知道。 “這個小畜生,還真是一個妖鄔!”姬長空這吃驚無比,臉上寫滿了驚容,道:“若是荒古前惹上這個孽畜,我們姬家可能還真會有大麻煩。不過現在……他成不了氣候。”“他到底是什么體質?”旁邊,有姬家名宿詢問。 “是古籍中記載的荒古圣休,無盡歲月前,此體蓋世無雙,天下難逢抗手,荒塔都要饋壓數載,才能將其鎮死。”姬長空連連感嘆,道:“想不到這個孽畜,竟然是這樣的體質,真是讓人吃驚。”,這…, 所有人全都震驚,沒有想到,葉凡竟有這樣的體質。不過,眾人很快又釋然,圣體已經成為過去,如今只是廢體的代稱,東荒神體已經崛起。 “這個孝畜,實在出乎我的意料。”姬家太上長老,露出一絲奇色,道:“他能修到彼岸境界,真的很不簡單,取出他的源帶回去,應該可以讓皓月的神體更上一層樓。”姬長空一口一個孽畜,讓葉凡心中暗怒,很想在他的老臉上拍一巴掌。周圍眾人全都變色,唯有姬泉眾人大喜。“這個孽畜,肉身如此強大,真是讓人驚訝。”姬長空探查出葉凡的體質后,臉上驚容不斷,道:這個孽畜的輪海中似有異寶,讓我看看到底是什么!”葉凡心中冷笑,一動不動,任這個老古量施法。 姬長空五指齊張,如龍爪探出,頓時光華大作,綻放出一股奇異的偉力,無法抗拒!葉凡沒有抵抗,反而非竄配合,將鼎祭出。 無聲無息,小鼎出現在虛空中,姬長空一把攫到手里,當場失聲驚叫,比方才還要震驚。鼎中,霧氣迷蒙,玄黃流動,封在鼎口。 “萬物母氣,不對,是萬物母氣源根!”強大如他,也心神失守,這種傳說中的瑰寶圣物,歷來只在神話古史中出現,讓他激動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想不到啊,這個小孽畜,竟得封了一宗圣物,哈哈……”姬長空周圍的人,深深震驚,全都凝望向那尊鼎。姬家諸多名宿更是圍上前來,一起打量,亢不想親手撫摸。姬長空想要將這尊鼎看個仔細,想讓將萬物母氣流動起來,不要阻在這一刻,葉兄也動了,直接催動鼎,揭開鼎口的母氣封印。”轟”就在這一刻,一股如海嘯般的聲音傳出,無盡刺目的光芒淹沒了當一股熾熱的溫度,讓遠處的眾多修士都靈魂顥栗,全都驚的快速縱然如此,還是有一些修士化成了飛灰。 此刻,場中央一片絢爛,五色光華沖天,像是打開了仙界之門,五彩云霧洶涌,籠罩了那片天地。這是一股無法想象的恐怖能量,五色光華,成為了天地間的唯一, 葉凡在第七層火域,也不知道收集了多少火能,鼎可大可小,能裝下大片的石林,里面徹底充滿,全都是五彩云焰,沒有浪費一絲空間。此刻,他將所有火焰放出,簡直是一場天大的災難!要知道,這是連大人物都能夠活活燒死的火恐怖火能!“啊一一一一一一” 姬家太上長老姬長空發出慘叫,徹底成為了一個火人,沖天而上,不斷的掙扎。姬家名宿,當場有十幾人直接化成了灰燼,連掙扎一下都不能!“老子要玩一票大的!”葉凡雙眼綻放神輝,抓住玉凈瓶向口中灌神泉,瘋狂催動那尊鼎,帶著無盡烈焰,擊向姬長空。“砰” 姬家的大人物擋的住鼎的轟殺,卻擋不住這種烈焰,五彩云焰被鼎聚攏,全部集中在他那里,完全將他淹沒了。他不過成為姬家太上長老三十年而已,可以說是姬家最弱的大人 第六層火域的紫焰,就已經可以對大人物造成生死威脅,葉凡親眼看到,那里有不少人形灰燼,第七層的火焰就更不要說了,絕對是致命的! 可嘆姬長空,被五彩云焰籠罩后,強大如他,也發出了撕心裂肺的吼叫,根本難以撲滅。他的神力完全被點燃了,全身都是火焰,每一寸肌膚焦糊了,骨骼都被燒斷了,神魂亦在熄滅。“啊……”他凄厲長嚎道:“這是傳說中的五行真火!” 聽到這個名字,遠處眾多修士澆靈靈打了個冷顥,五行真火之可怕,無法想象,只要身在五行中,必被焚成灰燼,根本無法撲滅,沒有沒辦法反抗!“啊……”姬長空化成一段焦炭,墜落在地,不斷的翻滾。而姬家其他名宿,大半化成了飛灰,只有少數人距離較遠,躲過一 更有幾人燒殘了半身,五行真火撲之不滅,為了活命,自己咬牙截斷了半截軀體,在遠處翻滾。所有人全都悚然,這太恐怖了! 同時震驚無比,葉凡一介少年,修為并不多么可怕,竟然將要活活燒死姬家的太上長老,這絕對要震動南域! 葉凡大聲喝,道:“先有孔雀王,后有烏鴉道人,斬殺你們姬家的大人物,今天我也加入!”他大口喝神泉,不斷催動鼎,火焰全部集中向姬長空。 不遠處,姬惠下半截軀體徹底焦糊,被她咬牙截斷,神力幾乎被快燒了,但總算保住了性命。“你這死老太蕃,也有今日!”葉凡就要上前。姬家另外幾名逃過一劫的名宿急忙出手,將姬惠攝到遠方。與此同時,遠空傳來大喝:“何人在我逍遙門攪鬧?!”逍遙門的掌教與太上長老被驚動了。 葉凡看了看姬長空,眼見他變成焦炭,神魂都將熄滅了,他知道縱然仙人降世,也救不了這個大人物了。 他腳踩無上步法,剎那來到了祭臺前,將臺下的大量的源置入祭臺間,道紋早已刻好,只要有源提供能量,便可開啟。 葉凡騰空而上,立身在祭臺土0 磅礴的能量波動傳出,神光沖天,域門打開,空間被撕裂! 葉凡直接沖了進去,開始橫渡虛空! 當逍遙門的掌教趕到時,看到這一切后,他的腦袋轟隆一聲,這是一今天大的事件! 他感覺一陣頭大,姬家十幾名名宿被燒成了灰燼,一個大人物被活活燒成焦炭,這絕對要震驚南域。 姬家必然要發瘋,不足一年,連續死去三位太上長老,南域必將涌起滔天駭浪!“快,將祭臺摧毀,不能讓他逃走!”有人大喝。頓時,一道道光華,沖向祭臺,轟隆一聲大響,祭臺崩碎,化成虛空粉碎,但沒有人墜落而出。“耽擱了一段時間,他恐怕已經在數萬里開外了。“虛空粉碎,以他的修為來說,多半要化成齏粉。 葉凡早有準備,步入虛空的剎那,他就進入了自己的鼎內,早已料到這種事情會發生。因此,在虛空崩碎時,他在鼎內萬物母氣源根祭成的鼎內,安然無“這個卑鄙的小畜生!”“啊一一一一一一”姬家幸存的名宿全都仰天長嘯。這件事情,必將震動南域,傳遍天下。毫無疑問,暴風驟雨將起! 兄弟們爽嗎,有感覺的話,祭出你們的月票,葉凡會以鼎全鄰接受,來的猛烈點吧。 迫切需要兄弟們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