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68 凜然

姬家興師動眾,大旗獵獵作響,殺氣沖霄漢,寒光照鐵衣。 這根本不像人1旮的力量,像是天兵天將殺至,異獸踏虛空,奔行云岌上,蒼宇都在顫栗。 姬家圣主,這一次沒有與虛空相合,整個人立身在高天上,被無盡的光環籠罩,如東荒的神王在再生。 以他為中心,震動出一股汪洋般的波動,強橫無匹的神力上卷九天,下蕩九幽,在這一刻,姬家圣主成為了天地的中心。 神風浩蕩數十曇,姬家圣主橫空而過,直接降落在第六層火域,紫氣沖天,但卻無法靠近的他的軀體,他所過之處,焰火無聲的湮滅。 可以說,在這一刻他不是神王,堪比神王,威勢幄天。在其身后,有六七名老者,跟隨降落。 地上,血液早已干涸,頭顱與軀干分開,沒有殘靈留下,滅殺的非常徹底,縱然他們法力逆天,也無從相救。 十幾根烏黑透亮的羽毛,無規則的插在地上,將尸體包圍,這是骸骨沒有被紫焰焚毀原因所在。 “這是……”一位年歲極大的老人,白色的壽眉長達半尺,當時就皺起了眉頭。道:“火鴉神羽。堅如精鐵。烈焰難熔。這些……是修行超過千年的老鴉蛻下的羽毛。” 在場幾位老者面面相覷,其中一人思索了一會兒,道:“一千五百年前,南域有一個烏鴉道人,法力深不可測,后來莫名失蹤,至今未現。”姬家圣主捻住一根鳥羽,在手中彈了彈,頓時發出鏘鏘之音,如神鐵在震顫。 一位太上長老頓時變色,道:“這個老妖魔壽無將盡,但修為卻越發的恐怖了。” “不管他是誰,無論他多么強大,只要尋到,都要誅殺!”姬家圣主語聲冰寒,殺氣彌漫四野,雙眸開闔,兩道光束,絢爛奪目,如絕世利劍橫掃火域。 不過半年而已,姬家連續折損兩位太上長老,這對荒古世家來說,是奇恥大辱,本應君臨天下,氣吞山河,然而如今卻被人連連挑釁。 到了如今,孔雀王依然逍遙塵世間,沒有被斬滅,現在又出了這樣的狀況,若不能立威,姬家何以面對天下?這一日,南域震動,姬家昭告天下,必殺名單上再添烏鴉道人避一名號。 東荒南域,所有修士皆驚,這半年多來,風波不斷,從來沒有真正平靜,如今風云再起。 對于很多人來說,根本沒有聽說過烏鴉道人這個名字,但是各派的太上長老得悉后,莫不變色。 一股巨大的風暴席卷南域,姬家動了真怒,誓要立威,讓很多門派都戰戰兢兢,生怕被席卷進去。狂瀾怒起,南域大動蕩,比上次還要甚!牛凡遠離火域后,在這段時間里,聽到不少消息。 半年前,青銅仙殿沉入東荒大地下,就此失去影跡。與它共消失的,還有數十位老人,都是壽無將盡、再無法續命的強者。 這預示著,又一個時代落寞,東荒一下子少了數十位絕頂人物,青銅仙殿是名副其實的強者墳墓。 不過,這并不能說明東荒經歷了浩劫,生老病死是常態,要不然這些人在最近幾年內也會相繼坐化。 東荒實在太浩瀚了,連有多少國度郗璇之不盡,少了幾十人而已,根本無多大影響。 另一則重要消息是,孔雀王法力滔天,當日搖光圣主與姬家圣主聯手,也未能將他與青蛟王留下,他們帶著妖帝后人已前往東荒北域。 此外,這半年來,姬家、搖光圣地等也在遣強者,分批去北域,那里神源驚世,自荒古傳承時代傳承下來的大勢力都想分一杯美羹。 北域的太初古礦,本是枯寂之地,可是最近這一年來,越發的不平靜了,據說有人形生物出沒,天籟之音讓人為之沉醉。半個月后,葉凡重回火域,外面大動蕩,唯有這里最安全。 姬家人退走后,這里又成為了寧靜之地,除非搖光圣主親來,不然相信沒有幾個人可以闖進第七層火域。 這半個月來,他在某一大國的古籍室翻看了很多史籍,了解火域的一切。 關于火域,有諸多傳說,許多記載近乎荒誕。 是的,無法確定為史實,只能歸為傳說,因為記載太過匪夷所思。 如,有一本古籍中記載,火域最深處,燒死過一位仙人。另一本古籍則有記,荒塔曾在此出現過,沉浮了數千年。 還有記載,九層火域共有十種火焰,不過第十種無根無源,古來總共不過出現過數次而已。 這讓葉凡心中很波動,火域竟然涉及到了仙,還有荒塔,雖然不過寥寥幾筆,言語模糊,但卻讓他難以平靜。葉凡重返第七層火域,準備想辦法淬煉自己的鼎。 五彩云焰溫度熾熱,可將大人物燒成灰燼,端的是恐怖。古籍中,稱這種彩霧為火中稀珍,世所罕見,整片南域唯有此地未絕,是煉器的極品火源。 葉凡經過小心妁嘗試,以鼎收取五彩云焰,送進輪海,以金色汪洋阻隔,初步成功。可是,僅僅一瞬間他就便了顏色。 這種火焰太可怕了,金色汪洋都難以徹底隔絕那種熱量,讓他的形體有干枯的危險。 總的來說,他修為遠遠不夠,縱然體質特殊也難以支撐,畢竟他的圣體還沒有修成。 連姬家的大人物,都選擇第六層火域煉器,不敢輕易進入第七層,可想而知五彩云焰的恐怖。 關鍵時刻,苦海中的那株青蓮輕輕搖顫,霧氣迷蒙,一下子將輪海淹沒了,清涼的感覺彌漫在身。 葉凡長出了一口氣,覺得自己太冒險了,若不是有這樣一株神秘的青蓮,他恐怕真的有些危險。“既然已經開始,就要做到最好。”他不斷汲取五色云焰入體,借助青蓮護住輪海。最終,五彩云焰翻騰,熊熊燃燒,足夠淬煉鼎后他才住手。就這樣,整整一個月的時間,葉凡都在淬煉自己的鼎。 五彩云焰,熄滅了很多次,他也不知道汲取了多少火精,直到又過去兩個月他才停下來。 鼎更加凝練了,越發的古樸,經過五彩云焰的淬煉,鼎內一片迷蒙,萬物母氣生生不息,重新出現。 這是萬物母氣的源根,永遠不會枯竭,源源不絕,經過一番淬煉后,母氣重新溢出,鼎不在死寂,像是有了生命。 至此,煉器告了一個段落,他不打算進入第八層火域了,利用五彩云焰已經是他的極限,只能等日后修為精進再來此地了。而后,他在地默默修行,準備等外界徹底風平浪靜后,遠離南域。又過了一傘月,就在這一日,葉凡忽然聽到火域外傳來獸吼聲。“難道又有大人物來來此煉器?”他潛行而出,向遠方打量。火域外,是一片不毛之地,大地干裂,寸草不生。 此1,有數十頭蠻獸,立在虛空中,鱗甲猙獰,充滿了肅殺之氣,每一個騎士都強大無匹,鐵衣閃爍,寒氣森森。 葉凡有些驚訝,竟見到了姬紫月,她眸蘊詩菁,空靈自然,紫衣飄飄,如凌波仙子,自空中降落在地,默默向火域內望來。 天空中,一個藍衣男子豐神如玉,衣袂獵獵,如拈花之神祗隨她一起落在地上,正是太玄門的華云飛。“葉小弟,我們來看你了,你若泉下有知,就安息吧。”華云飛嗓音帶著磁性。 葉凡真的元語了,明明活著,卻被人這樣詛咒,他知道不知道說什么好了。“華表兄,你去別處轉一轉,我想一個人靜一靜。”姬紫月平靜的開口。“好。”華云飛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么,繞火域而行。 姬紫月靜立了片1,而后親自動手,在手中長劍在地上掘土。后方的騎士上前,想要幫忙,被她阻止,她親自掘出一個深坑,將葉凡逍落在拙峰的衣物放了進去。 而后,將土填上,形成一個墳頭,在前面立了一塊碑,有玉指在上刻了一行字跡。葉凡無言苦笑,明明活著,卻連墳墓都有了。 姬紫月在衣冠冢前,默默無語,與平日活潑的性格截然不同,很安靜,久久都沒有移動一步。 就在這時,葉凡發規華云飛進入了火域中,像是一片藍色的云朵輕靈無聲。“這個家伙想做什么?”葉凡與他相距很遠,靜靜的觀察。 突然,他神情一滯,眸子一下子凌厲了起來,他見到一個熟人,一個身材高挑的老者,出現在火域中,向華云飛施禮。當初,一個麻衣人手持五層銀塔,追殺他與姬紫月,險些讓他飲恨而終。數月前,麻衣人在火域被他斬殺,他曾經見到這個老人前來探尋。”華云飛!”葉凡萬萬沒有想到,真正的幕后指使者竟然是華云飛,實在出乎他的意料。 在他的印象中,華云飛超塵脫俗,一曲彈畢,百鳥來朝,百花為其綻放,如謫仙臨塵。 這樣一個豐神如玉的男子,有出塵之姿,有靈慧之氣韻,心機卻如對此深沉,手段狠辣,實在讓他心中凜然。 距離太遠,且那兩人以神識傳音,根本不知道在說些什么,葉凡只能靜靜觀察。不久后,那個身材高挑的老人遠去。 華云飛靜立了很久,自語道:“奇異神體,有非凡偉力,我若得之,必取其源……”他慢慢向火域外走去。“這個人隱藏的太深了,縱然我說出去,也沒有人會相信。”葉凡略微思索,道:“不行,我需要提醒姬紫月,華云飛明顯包蔑禍同時,他決定離開火域,離開南域,哪怕是飛行,也不能在連片地域呆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