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67 暴風雨(下)

鼎,放大到一尺高,鎮壓而下,姬家名宿避無可避,像是自己往上撞一般。“砰”以萬物母氣錘煉成的鼎,到底有多么重,很難真正估量。絡大如姬家名宿,修到了第三個秘境,也難以承重,右肩當場塌陷了下去。“噗” 他噴出一口鮮血,像是被萬鈴大錘砸過的稻草人,一下子翻飛了出去,撞在一塊十幾米高的石筍上。“叔祖!”姬家名宿臉上寫滿了驚駭,看著不遠處的那具尸體,他根本難以相信,顫聲道:“是你……葉凡沒有時間回應,第二擊出,鼎雖無華,但卻大氣磅礴,鎮壓而下時,讓下方的地面前搖動了起來。這一次,姬家名宿早有準備,化成一道光彩沖了出去,避開了這一擊。“小崽子,你還活著?!”姬家名宿的臉上,既有憤怒,又有震驚,他無論如也沒有想到在第六層火域會見到葉凡。 都已經過去半年了,沒有人認為他能夠過下來,所有人都以為他早已灰飛煙滅,沒有一絲生存下來的希望。“我朝氣蓬勃,怎么可能會死,就是你們姬家被滅,我也死不了。”葉凡在說話的同時,馭鼎而行,直接向第七層火域遁去。 兩擊未能將對方滅殺,他果斷退走,畢竟對方修到了第三個秘境,修為之深厚與強大遠不是他所能夠比擬的。 “以前未死,今天迷你上路!”姬家名宿騰空而起,向葉凡追殺而去。此刻,他的右肩徹底變形,塌陷了下去,已經化成了血泥,即便他生機旺盛,也不可能立刻斷肩再生。“還是擔心你自己吧,別死在火域中。”葉凡的度何其快,達到彼岸境界后,腳踩神秘步法,如流星一般迅疾。“葉小賊,你得到我姬家大虛空術,還想活在這個世上,真是癡人說夢。”姬家名宿臉色陰沉,殺意沖天,緊追不舍。 “滾你姥爺家去,你們恩將仇報,還擺出這樣一幅姿態,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葉凡咬牙,道:“等我有實力了,非把你們姬家掀翻不可,讓你們真正委屈一番。 “比你強大百倍的人物都不敢說這樣的話,就憑你……再修煉一千年也終將成空。”姬家的這位老者,臉上現出悲怒,道:“我叔祖是怎么死的?!”家族中的一位大人物,居然死在了這里,這可是天大的事件。“他想不開,自己抹脖子自殺了!”葉凡揶揄,在這種敵對的情況下,他不想解釋什么。 “他到底是怎么死的?!”姬家名宿冷靜下來后,覺得根本不可能是葉凡所為,姬家的大人物何其了得,除非孔雀王親至,不然怎么可能被無聲斬殺。 “一會兒你過去親自問他吧勺” “小子,我捉到你后,抽了你的筋,扒了你的皮,直接搜你的魂魄。”姬家老者的軀體都在顫抖,一位大人物在這里死去,且不明不白,讓他無比憤懣。五彩云焰在前,熾烈的溫度傳來,葉凡一閃而沒,沖了進去。 姬家名宿瞠目結舌,當場止住了腳步,他可不敢跟進去,身上雖然有避火彩衣,但也不可能擋得住第七層的火焰。“你……你是如何做到的?”想到葉凡無懼第六層的紫氣,也不怕第七層的彩色云焰,他滿臉吃驚,久久說不出話來。 “你這老梆子,怎么不跟進來,你身上不是有避火寶衣嗎?”葉凡名副其實的站著說話不腰疼,帶著笑意,道:“我向你挑戰,在此大戰三百回合,你可敢應戰?”“詠”姬家名宿不動聲色,突然祭出一根筷子長的銀矛,想調穿向前方,擊殺葉凡。“咔嚓” 然而,銀矛剛剛飛出,就輕顫了起來,上面出現一道道裂紋,而后寸寸斷裂,被紫色焰火焚毀。 “你這避火寶衣不過如此,我還以為有多么神奇呢。”葉凡臉上笑意越來越濃,慢慢向回走來。“此地,名為紫氣東來,這方火域果然名不虛傳……”姬家名宿露出驚色。“哧”他揚起左手,掌心綻放毫光,而后一道雷電劈出,向咎沖去。“刺啦”雷電雖然狂暴,但依然被紫色的焰火消融了,慢慢消失在前方。 看到這一景象,葉凡徹底放下心來,將玉凈瓶取出,向嘴里灌了一口,快恢復了神力,而后從第七層火域大步邁出。 “我以為你的避火寶衣有多么神奇呢,不過如此啊。”他現在沒有任何顧忌,對方神力縱然再強大也無用,根本打不出來。而他肉身堪比寶刃,又有強大的神識,還有無懼火焰的鼎,綜合在一起,無懼對方。姬家名宿見葉凡敢出來,心中頓時一動,對方如此,肯定有恃無恐,他不敢大意,緩緩向后退去。“晚了,老家伙,看來你不能送我上路了,我倒是可以讓你下去跟剛才那個老古董團聚!”葉凡站在遠處,沒有沖過去,祭出金烈陽般的光華,一下子劃破了紫色的虛空。 記載道經的紙張不是武器,但卻勝似武器,這里的火焰也不能將它焚毀,化成金光后無堅不摧,極其鋒銳。好強大的靈物,你是送寶給我嗎?”姬家名宿吃驚,而后露出喜色,這個級別的武器他都不曾擁有,對方不過一個少年而已,竟身懷異寶。“能收去的話便送你了!”葉凡大笑。 哧的一聲,金書擦著他的身邊而過,險些斬中。姬家名宿不說話,掌指震顥,不斷擊在金書上,想要將其擊下,收取過來。 葉凡暗暗估量,對方的肉身確實可怕,修了三個秘境后,早已是脫胎換骨,不過比起他來還是差上一些,看到這里,他心中大定。 就在這一刻,姬家名宿冷笑,施展大虛空未,化成一縷黑煙,一下子撲殺到了近前,寒聲道:“小崽子你太得意忘形了,近身搏殺你,看你還怎么逃!”他自信這樣的距離內,葉凡再也無法逃脫,必死無疑。 葉凡祭出金書,不過是試探對方而已,早已料到對方會襲殺過來,等的就是近身搏戰的這一刻。 他沒有避退,金色的拳頭,直接迎上了對方唯一的左掌,勢猛力沉,像是一柄萬鈞重的大錘砸了下來。 “砰” 姬家名宿如遭雷擊,滿臉不敢相信的神色,接著神情痛苦無比。 “咔嚓” 他清晰的聽到自己的左手骨斷裂,完全變形。此刻,整條手臂都在麻,身子如被拋出去的石塊,倒飛而去。 “你……”他非常果斷,沒有任何猶豫,直接施展大虛空術,就要遠遁而去。 在這一刻,他深深體會到了邪門這二字的含義,一個少年而已,修為明明遠遜于他,卻這樣的古怪,讓他連連吃大虧。 可惜,葉凡早有準備,不給他機會,那尊鼎早已祭出,化成一米高,饋壓而下,天穹都在輕輕顫抖,紫氣像是被蒸干了,那里成為了一片真空。大虛空術失效! 姬家名宿被頭上的鼎饋壓住了,他的身體嘎嘣嘎嘣作響,渾身的骨節在震顥,莫大的壓力讓他難以承受。“喀嚓” 他高舉的左臂,最先崩碎,直接化成了血霧,而后他的頭蓋骨出現裂紋,面目猙獰,顫聲道:“這是什么鼎?”“萬物母氣源根祭煉成的鼎。”葉凡站不遠處回答道。“什么?”他神色變化,震驚無比,道:“一綾玄黃,可壓碎一道山嶺,這么多……” 一縷萬物母氣確實可以壓碎一道山嶺,不過成鼎之后,葉凡還揮不出那樣的威力,他若是有足夠的神力,逕尊鼎就是不烙印上深奧的道紋,也足以讓他縱橫天下了。 洞穿天穹,擊沉大地,蒸干大河,不在話下,可惜萬物母氣成鼎,返璞歸真,徹底內斂,僅僅沉重無比,沒有表現出實際的恐怖。 “咔嚓” 姬家的名宿難以承受,又有多處骨骼裂開,面色變的慘白,萬物母氣源根祭煉成的鼎,實在太恐怖了。 葉凡也不好受,那尊鼎像是個無底洞,源源不斷的汲取神力,很難滿足它,尤其是眼下饋壓這樣一位強者的情況下,所需神力更是浩瀚了。僅僅片刻間,他已經喝了五口神泉,不然多半支撐不住了。”老東西你趕緊上路吧!” 葉凡咬牙,一邊催動神力,一邊在虛空中邁步,沉重的腳步「讓空間都似乎垌陷了。“砰” 他終于來到了近前,右腿橫擺,猛力踢出,姬家名宿當場大口噴血,胸骨塌陷,震飛了出去。 “轟” 那尊一米高的鼎,緩緩鐮壓而下,姬家名宿再也沒有力量阻擋,渾身崩裂,當場化成了齏粉。 最終,什么也沒有剩下,僅有的一點血霧,剎那間被紫焰蒸干。那件避火寶衣,更是灰飛煙滅,沒有殘存下點滴。 葉凡對這尊鼎越的喜愛了,古樸無華,威力絕大,修了三個秘境的強者一旦被饋壓,也要吃大虧。 唯一不足,耗費神力過巨,實在讓人無法承受。且,難以示人,若是讓人知道,此鼎是由萬物母氣源根鑄成,將會引起軒然大波。 葉凡很想守在第六層火域,等待姬惠進來探查,將其誅殺,不過他沒有沖動行事,現在所要做的是,暫避風頭。 姬家大人物被烏鴉道人斬殺,必然會引來狂風暴雨,火域絕對難以安寧了,他必須要先一步撤離。 孔雀王打死姬家一位太上長老,惹得姬家圣主與搖光圣主聯袂出手,打進棲霞山脈深處,如今又一位大人物殞落,恐怕這場風暴將會更大。 接連損失兩位大人物,姬家必須立威,不然顏面何存?!葉凡從另一個方位悄悄遠去,離開了火域,靜靜等待一場大風暴。果然,就在當日,姬家圣主率領諸多強者親至。 蠻獸嘶吼,踏在天穹上隆隆而來,咆哮震天。火域外密密麻麻,到處都是人影,到處都是鐵騎,整片火域徹底沸騰了。 兄弟們,讓暴風雨來的猛烈點,讓你們手中的月票飛起來,認準目標,砸向遮天。看到各位巨巨都在嘶吼,咱們遮天也不能太落后啊,月票猛烈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