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62 紫氣東來

紫氣像是刀子一般,直欲將葉凡割裂,這讓他心中愕然,這僅僅是一絲而已!“出來!” 葉凡心中焦慮,竭盡所能運轉萬物母氣,想要將其調動出來可以很明顯的感覺到它活躍號異;少。 玄黃流轉,終于彌漫而出,不過僅僅是少量而已,覆在他的體表,根本不能將完全護住其身。大事不妙! 葉凡徹底變了顏色,向大羅天網催動神力,他完全將自己遮攏在里面,撐起一片牢籠,包羅天地,困守自己。“砰” 虛空徹底裂開,那片晶瑩的碧玉葉一下子粉碎,化成了飛灰消失在葉凡的眼前。 這是一件禁器,威力絕大,可以展現出不可思議的力量,但致命的弱點是用過數次,就會粉碎。如在荒古禁地時,姬家、善家、搖光圣地的三位長老,每人都掌握有一件禁器,使用數次后,自動毀滅。而這件碧玉葉,還無法與那三件相比,使用一次,就化成了齏粉,嚴格來說只能算是一件小禁器。 虛空裂開,葉凡墜落在一片紫色的世界,沒有火焰,只有紫氣在流動,迷迷蒙蒙,但是溫度之高讓人駭然。 他竭盡所能催動神力,向大羅天網運轉,網絲出星辰般的光輝,形成一片光幕,暫時擋住了紫火。 可是,還未容他慶幸,光幕一下子塌陷了下來,紫氣仿佛重若萬鈞,光幕根本擋不住,熊熊燃燒,快消融。“這是什么火焰,竟然可以燃燒神力?”葉凡心中驚駭。 大羅天網要是毀掉,他真的沒有辦法了,萬物母氣雖然很活躍,但沒有全部彌漫而出,無法護他周全。“哧” 光幕再次塌陷,即將徹底消失,紫霧壓落了下來,陣陣恐怖的熾熱,讓人心驚肉跳,已隱約間傳遞進來。姬家名宿的重寶也無法擋住紫火! 這里是大人物煉器的所在,被他們看中的火焰,冉然是世間稀珍。姬惠的大羅天網雖然不凡,但也不可能與大人物的寶物相比,根本無法擋住紫火。“哧” 光幕徹底塌陷,紫霧壓在大羅天網上,晶瑩的網絲一下子就暗淡了下去,而后竟出咔嚓咔嚓的聲響。 大羅天網出現裂痕,即將歿在紫火下,葉凡大駭,玉凈瓶的內神泉向外流淌,澆濯向他的口中,而后他化成一道光彩,向一個方位沖去。眼下到處都是紫氣,他根本不知道那邊是外圍,那邊是火域中心,無法判別。“咔嚓” 最后一聲脆響,大羅天網寸寸斷裂,徹底焚毀了,葉凡的肉身縱然再強大,也無法承受紫火的炙烤。 不過,溢出的萬物母氣,雖然很少,但總算起到了一絲作用,在其體表流動,迷迷蒙蒙,竟逼的那些紫霧無法真正貼身。 可是,即便如此,他也些無法承受,像是有千萬柄鈍刀,在慢慢割裂他的血肉,劇痛讓他難以忍受。 紫氣的溫度,究竟高到了什么程度,根本難以料想,現在隔著一段距離,就讓他將要崩裂了。“該死的萬物母氣,怎么還不流轉出來?!”葉凡大吼,快奔跑,不斷向口中誘神泉。只要萬物母氣不能將體表全部覆蓋住,這樣下去,他必死無疑。沖出去數里,葉凡差點絕望,前方五色彩霧繚繞,比之紫氣還要駭人。“,這是中心方位!”他掉頭向回沖。 葉凡越法寶的肉身,此刻一片血紅,即將燃燒,少量的萬物母氣,無法全部隔絕恐怖的熱量。 就在這時,他突然一呆,手中的玉凈瓶還不如大羅天網,怎么沒有焚毀?他剛才焦慮,完全忽略了這一異常。 要知道少量的萬物母氣,在其體表流動,并沒將玉凈瓶覆蓋無法讓它與紫色的火焰隔開。“它怎么無恙?!”葉凡感覺血肉都快干枯了,他覺得再酪幾步的話,一定會“砰”的一聲碎裂,而后化成灰燼。他沒有任何猶豫,祭出玉凈瓶,將自己收了進去。“先是自投羅網,而后又收自己進玉凈瓶……”葉凡現,這么離譜的事情,居然連續做了兩次,真是被逼的無奈了。 玉凈瓶中到底有何器物擋住了紫氣,讓這宗寶物無損?葉凡進入里面,感覺一陣清涼,昏昏沉沉的頭腦為之一清。 此瓶雖然在荒古禁地傷了根本,但內部空間依然非常廣闊,最起碼能放進一座五十米高的丘陵。神泉之水,所剩不多,漂浮在一旁。 在其他角落里,還有一些零碎的器物,如食物與水,大雷音寺銅匾、青銅古燈、金剛寶杵等。反復尋找,他吃驚的現,竟是那枚菩提 葉凡深深的知道,它是圣物,不過先入為主,認為它只能幫助悟道,并沒有作其他聯想,畢竟它是一枚種子,不曾想它竟可抵住紫火。 他又驚又喜,自大雷音寺得到的諸物,其他都已半廢,唯有菩提子最為神秘,無損無缺,且道圖天成。 葉凡持菩提子,就運神力,沖出玉凈瓶。出現在外面的剎那,紫氣避退,快卷向兩旁,為其讓開一方凈土,一片空明。“果真如此一一一一一一葉凡一下子想到了很多,在 佛教傳說中,最厲害的火是什么,自然是業火!眾生業力凝聚的火焰,可將佛燃燒成灰燼,可滅世間諸神,沒有什么可以阻擋。 世間諸罪加身,匯在一起,便成業火,佛陀悟道時,講究大慈大悲,經歷過業火的焚燒,最終才成就道果。 而他悟道時,最為倚重的便是一株菩提樹,讓他大徹大悟,抵住諸般業力,達到圓滿。毫無疑問,那株菩提圣樹,無懼業火,開啟神性,最是不凡。 當然,這個世間,很難有真正的永恒,也許佛陀圓滿僅代表一種境界,而不是所謂的永生。 佛陀是否為仙,世人不知,畢竟大雷音都毀滅了,連那株傳說中的菩提圣樹,也僅僅留下這樣一枚種子而已。“連世間最強的業火都可以擋住,自然不怕這紫火了……”葉凡心中非常激動,手中這枚菩提子,讓他越覺得神秘與不凡。 方圓三米內,紫火不侵,一片安寧,葉凡長了一口氣,有這樣一枚神圣的種子在身,讓他倍感心安。 葉凡靜下心來,喝了一些神泉,開始療傷,就在方才那片刻間,他的肌體已接近燃燒,遭受了重創,受到了嚴重的傷害。 他并急于離開這里,如今的南域,對于他來說,也許唯有此地最安全,各大勢力都在尋他,如果出去,被人現,必死無疑。 葉凡一動不動,整整盤坐了三日,喝下一些神泉,才終于將傷休修復,恢復到巔峰狀態。“大人物們果然恐怖,在這樣的地方煉器,需要多么強橫的實力?!丁, 若沒有菩提子,他在這里片刻都不能生存,他暗暗驚駭,那些大人物果然無法揣度。 運段日子以來,他不斷逃亡,可謂準備充足,玉凈瓶中有足夠的食物與水,完全可以長期隱居在此。 既然打算常住,葉凡開始在“紫氣東來”這片火域探查,了解這里的一切。 此地,非常寂靜,紫霧繚繞,沒有一點聲響,除卻犬牙交錯般的石林外,沒有其他任何景物。 “這些石頭,到底有什么特別之處,連姬家名宿的重寶都歿掉了,它們卻安然無恙。” 葉凡用力劈開一塊石頭,并沒有現異常,這讓他很是不解,最終只能歸為,火域通靈。“連大人物們都選擇在此煉器,我或許可以利用這些紫氣,將我的鼎錘煉成型。” 火,對于煉器來說,甚為重要,當初他在韓長老煉藥的洞府,借助地下的火煞,就將鼎煉成了。 如今,這里的紫火也不知道比火煞強上多少倍,一定有更加非凡的效果。 葉凡心中多少有些激動,畢竟在這個地方萬物母氣已經變得很活躍了,也許真的能夠成型。 在這片地域轉悠了半個時辰,葉凡大體看了一遍,并沒有見到什么特別的地方。 除卻一些人形的灰燼外,他現了煉器時廢棄的一些材料,在此留下痕跡者,不用想也知道,皆是大人物。“火源品質越高,煉出的器越強大。傳說,過去有些蓋世人物,會花費半生的時間,采集火焰之精,來祭煉極道武器。”葉凡覺得,∽對于他來說,可能是一種莫大的機遇。“你們想將我趕盡殺絕,說不定就此成全了我……”他已經得知,此地有九種火焰,層層遞進,越向里走,火能越的恐怖。 現在,不過是第六層而已,不少大人物都選擇在此煉器,第七層的火焰會有何等威能?第八層又是怎樣一番情景,實在讓人浮想聯翩。至于第九層,葉凡覺得,有些難以想象了。 關于此地,有很多記載,最古老的史籍中,甚至牽扯到了“仙,還有荒塔。不過,只有寥寥幾筆,甚是模糊,言語不清。葉凡并不知道這些,如果明曉,一定會更加激動與震驚。 他持菩提子,向七層火域走去,方才已經隱約見到,是五色的彩霧,透出讓人心悸的可怕波動。 前行數里,前方五色云霧朦朧,根本不像火焰,簡直像是仙氣一般,看起來祥和無比,但卻讓人心驚肉跳,靈魂都有些顫。僅僅站在邊緣區域,沒有進入,葉凡就有灼熱感,這還是手持菩提子的結果。 他神情一滯,沒有深入,就已經看到了一些人形的灰燼,還有一些煉廢的器物。“有大人物選擇在第七層煉器,不過似乎很兇險,有些人死在了里面。 他感覺有些寒,大人物都有死傷,可想而知,那種五色霧氣多么恐怖,這樣的火焰早已出了想象。“我還是借助菩提子老老實實的在第六層錘煉鼎吧,若是能夠成型,再考慮進入第七層進行精煉。” 葉凡可不想現在冒險,他覺得可以愎慢來,若是在這里初步成功,可以嘗試引動第七層、甚至第八層的火能,來淬煉自己的鼎。“萬物母氣的源根,極道火源,這樣的組合一定可以錘煉出我鈞鼎。”他想錘煉出最強大的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