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57 名傳南域

葉凡知道,惹下了滔天大禍,南域對他來說極度危險。姬家何其龐大,傳承久遠,底蘊深厚,高手如云,絕不會這樣放過他。 這一次,他將老管事姬仁斬殺,更是滅掉了姬惠的一綾印記,并沒有解決問題,相反姬家的反應會更劇烈。躲!現在唯有這一個字,沒有其他辦法。 大虛空術是虛空古經的精華要義之一,姬家絕不能容忍泄露出去,縱然是搖光圣主得到,姬家也要想辦法收回,更不要說葉凡這樣的小修士了。在這幾日來,他聽到了很多消息,喜件事都震動南域。 孔雀王大戰南宮正,落下帷幕,那片山脈一片焦灼,成為了不毛之地。但究竟孰強孰”外界并不知曉,當人們趕到那里時,兩位大能早已失去了蹤影。 搖光圣主與姬家圣主聯袂而出,在!!片南域追尋孔雀王,揚言要將其擊殺,激起千重大浪,但一時間難以尋到蹤跡。 青銅仙殿若恁若現,玄黃封堵,即將沉入東荒大地下,但到現在為止,過沒有絕代強者深入,大人物心有顧慮,在做最后的準備。 據說,姬家神體姬皓月身受重傷,險些被斬滅,如今下落不明,暗中很多人都在尋找。 早已塵歸塵土歸土的天璇圣地,唯一生者一十一十瘋老人,在太玄結繭沉睡,有不少強者守護,但破繭而出時,竟無人現,神秘失蹤,讓所有人駭然。整片南域,暗流涌動,各大勢力,都在遭出強者,四處打探著什么。 葉凡露出苦笑,目前南域有兩個人處境最危,一個是姬皓月,另一個人就是他。姬皓月神體初成,已算是一名強者,只要不遇到孔雀王,還是有生路的。而他,圣體未成,只要被現,將極度危險。東荒南域,非常不平靜,隨時可能會生驚人的大本件。 “自荒古時代傳承下來的姬家,如果你們想對我趕盡殺絕,別怪我不客氣,將大虛空術傳遍天下,我不相信你們敢將南域無盡人口殺光!”葉凡神色冷漠,準備魚死網破。 因為,就在最近這兩日,他明顯感覺氣氛不對勁,姬家名宿在尋找姬皓月,但更多的年輕強者也出動了,瘋狂搜尋,直欲擺地三尺。 當然,那只是最壞的打算,南域何其浩瀚,葉凡不相信,他找個山旮旯隱藏起來,還能夠被人現。 這幾日,他一直在荒郊野嶺中潛行匿蹤,轉換了一個地方又一個地方,他怕沒有徹底擺脫追蹤。。這種逃亡的日子很不好過,隨時都在戒備,生怕被姬家現。 直到第七日,葉凡才停下來,他不知道到了何處地界,進入一片古樹蔽日的深山中,他決定在這里默默潛昝,等風頭徹底平靜下去,再徹底遠離南域。外面實在太危險了,只能暫時隱伏下來。 葉凡準備靜心修行,早日達到岸邊境界,眼下他的苦海上空,一條神脈橫空,晶瑩如虹,直欲貫穿向輪海外。 天脈生成,神橋橫空,遲到彼岸境界只是時間的問題,眼下他所需要的是積累。 他手中有一塊純凈的“源”足有拳頭那么大,流光溢彩,不過葉凡并不打算現在用,留作沖擊彼岸時,揮作用。 這樣大的一塊源,蘊含的生命精氣不可想象,若是以前,足以讓他提升一個境界。 可是,正如吳清風老人所說的那般,修行越到后面越的艱難,一切都需要初期十倍的代價。這塊源可以助他破境,若達到神橋巔峰時煉化,定然可以一舉進軍彼岸境界。接下來的幾日,葉凡開始體悟所修行過的各種法門。道經》輪海卷是他的根基所在,是他走上修行道路的源頭。 此篇法門,并無秘術,也無殺招,完全是挖掘潛能。雖無大虛空術這樣的秘術,但卻被尊為修煉輪海的最強篇章,自有其道理,它著重根基! 如今那頁金色的紙張,上面的字跡消失了大半,所剩不多,很多星辰般的古字徹底磨滅了。 隱約間,這與葉凡的境界相合,消失的字跡,皆是他完全修成的部分,他猜測一旦達至彼岸圓滿,這卷道經將再無古字。 除卻金書外,九秘之一、老瘋子的步法、大虛空術是他孚握的三種無上秘術,在各自的領域,沒有唧一種術法可以越它們。 數日來,葉凡不斷揣摩三種秘術,他掌握的術法太少,這是他日前保命的絕學。 鼎,依然未成型,需要時間來錘煉,不過可以想象,萬物母氣蘊集,一旦鼎成,必將所向披靡。 葉凡不想給鼎加綴名字,覺得“鼎”之一字足以代表一切,什么玄黃鼎、萬物母氣鼎……都不如那一字明了。 葉凡喝了不少神泉,靜心潛修,感悟頗多,輪海上空的那段天脈,又生長了一段,通向神秘的彼岸指日可待。 第九日,葉凡手握菩提子,心中一片空靈,身如琉璃神燈,纖塵不菜,晶瑩透明,他處在一種奇妙的境界中。網絡 在這一刻,他與山石相合,與草木相融,與深,共存,心神寧靜,聆聽到了草木的呼吸,感受到了深山的脈動。 他似與天地萬物交融在一起,神識化形而出,如一縷清風,似一片云朵,在深山中穿行,神魂像是離體而出。 若是有大人物在此,一定會心驚,強大的修士到了后期,都是要靠悟道才能提升境界,進入那個層次,什么天材地寶都難起作用了。 葉凡境界不高,但眼下卻能這樣容身于天地道韻中,長時間空靈,實在難得。 突然,葉凡心生京兆,他與萬物相合,游歷在深山間的神識感應到了危險的氣息。幾乎在一剎那間,他看到了姬家名宿姬惠!瞬間,他神識回歸,刷的一聲睜開了雙目,在草木中長身而起。 “這個老不死的,怎么尋到我了……” 葉凡化成一縷輕煙,在山林中穿行,快向遠方沖去。 “此子的靈覺,如此敏銳,實在怪異。”姬惠低聲自語,向后揮手道:“傳訊,十方圍攏,不能讓他逃離!” 葉凡早有準備,在此地刻有很多道紋,那是獸皮古籍所記載的,他不能悟通,完全是照貓畫虎。到了現在,終于起到了作用,他沖了出去,圍攏的人卻受到了阻擋。“雕蟲小技!” 姬惠冷喝,大手一揮,轟隆一聲,前方山崩地裂,亂石穿空,刻有道紋的地域,被她以神力抹除。 后方,天空中人影密密麻麻,為了追蹤葉凡,為了收回大虛空術,他們調動了大量的修士。 姬惠不是唯一的級強者,為了葉凡這樣一個小修士,居然來了數位名宿,與姬惠身份相當。大虛空術,絕不能泄露! 葉凡沖出去數十里,但是卻大吃一驚,他引以為傲的度,無法擺脫幾位老人,實力擺在那里,度自然恐怖。“少年人,今日你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再也不可能逃走了!”老嫗姬惠神色冰冷,在后方傳音。“你是怎么尋到我的?”葉凡不解。 “我的精神印記是可以隨便抹殺的嗎?”姬惠臉色不是多么好看,強大如她,被一個少年抹去精神烙印,是一種恥辱,她冷聲道:“縱然紫月給了你通靈寶玉,但也不是絕對不能跟蹤,你膽大包天,將我大羅天網都敢收走!” 葉凡嘆氣,他已經將大羅天網反復祭煉,抹去了上面所有痕跡,網絲狠狠晶瑩如玉,已是不染塵埃,不沾神識,居然還是被對方尋到了。荒古世家的名宿,果然深不可測,不能以常理度之! 葉凡如流光、似電芒,山川大地快倒退,可是依然無法擺脫姬惠四人,他們間的距離竟在慢慢拉近。 到了現在,真的可謂山窮水盡,沒有什么出路了,葉凡思索,只能購一賭了,沖出山脈,向著人煙密集的地方飛去。 這是南域一個強大的國度,都城人口不下百萬,城池巨大,城內繁華無比,人來人往,川流不息。 葉凡沖到這座未知的都城上空,停住身形,轉過身來,以神識對四人傳音,大喝道:“你們再敢前進一步,我待大虛空術秘訣,傳遍這座都城,讓百萬人盡知。而且,我還會沖向下一座巨城,昭告天下,公布于眾,讓大虛空術不再是秘密。我不信,你們敢將南域屠戮個干凈!” 老嫗姬惠變色,其他三位名宿也一下子止住了腳步,若是大虛空術盡人皆知,這種后果無法想象。 “你們姬家不是想保密嗎,我讓南域皆知,反正我已經沒有生路了,不如成全天下修士。” 姬惠臉色陰沉如水,其他三人也是震怒無比,覺得對面的少年真的有些難纏,恨不得一巴掌將其怕死。 葉凡冷冷的看著他們,而后直接開口大喝道:“滾,立刻給我滾!”自荒古時代傳承下來的姬家,何其然,沒有人敢辱,一個小修士竟然如此!姬家幾位名宿,尤其是姬惠,臉色鐵青,額頭青筋蹦跳,但還是忍住了。 就在這時,姬家其他修士追了上來,大多都是年輕人,天空中密密麻麻,到處都是人影。“還有你們,都給我一起滾!”葉凡大聲傳音,不硨被追殺,他早已怒了一肚子火,當下沒有什么可顧忌的,反正已經撕破臉皮了。 不能逃生,便魚死網破! 他的聲音,如天雷在震動,整座巨城都聽的清清楚楚,下方不乏修士,全都露出驚色。“那些人不是姬家的強者嗎?居然有人敢這樣對他們說話,真走了得,堪比孔雀王了!”“那個少年到底是誰,敢叫姬家名宿滾,饋住了所有人,沒有一人敢上前,恐怕也是一位大能吧。”葉凡在這片地域,一直默默無聞,但自這一日起,注定將被所有人知曉了。 敢挑戰荒古世家權威,單人面對姬家諸多強者,形成對峙的局面,實在讓人吃驚。 “我說的話,你們沒有聽到嗎?都給我滾!不然后果自負,你們知道會生什么!”人若不畏生死,什么都不可怕了,什么都不在乎了。 姬家幾位名宿,額頭青筋騰騰跳動,黑霧繚繞,眼神嚇人。姬家走出的修士,從來沒有人敢如此對待。“殺了他!”“幾位老祖,為何不讓我們過去?” 姬家的年輕子弟,眼睛都快瞪裂了,怒沖冠,無論走到那里,他們都被視為驕子,今日居然被一個少年這樣羞辱,根本無法忍受。 葉凡第一次在年輕一代揚名,卻是以這樣的方式進行的,很顯然將成為姬家年輕一代的公敵。“葉凡……”姬惠緩緩開口,盡量讓自己的聲音平淡,道:“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死老婆子,閉上你的唱,我跟你沒什么話可說,再提我的名字,一切都無法挽回!”葉凡徹底豁出去了。現在,饋不住這些人,他便連一點生的希望都沒有了。 姬惠的胸膛在劇烈起伏,脖子上一一狠狠筋脈清晰可見,像是藤條一般粗,在痙攣與顫抖。 她已經不記得有多少年,有人敢這樣對她了,縱然強大如她,活了這么久的歲月,也很難咽下這口氣。 “老祖,還等什么,殺了他!” “讓我們過去殺了他!” 姬家年輕一代,全極無法忍受,各個殺氣沖天。 “我只在說最后一句,立刻都給我滾,~給你們十息的時間!”葉凡掃視前方。 姬家年輕一代,有人長嘯,泄憤怒。 下方,巨城中的修士皆瞠目結舌。 很顯然,葉凡必將名傳南域,成為荒古世家年輕一代的公敵。 “哈哈哈……”就在這時,有人長笑。 一條身影眨眼而至,快到了不可思議的程度,像是一直立身在巨城上空,而不是突兀出現的。 這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清秀絕倫,絲柔軟,眼神清澈,氣質脫俗,如花樹堆雪一般清新,正是孔雀王。“說的好,姬家的人你們聽到了嗎,還不快滾!”孔雀王睥睨南域,所向披靡,是屹立在絕巔的人物。 他的出現,讓所有人都變了顏色,很多人都戰戰兢兢,要知道孔雀王一聲大吼,就直接震碎過姬家名宿,強大的無法揣度! 孔雀王走了過來,拍了拍葉凡的肩頭,看起來如蓮花一般脫俗,沒有一點大能的威勢。 眾人吃驚,葉凡到底與孔雀王是什么關系,難道大有來頭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