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55 打你進十八層地獄

姬仁看似老邁,但走動作起來,如雷霆出擊,迅疾而凌厲,直接撲殺而來。葉凡腳踩神秘步法,轉身就走,這個老管事絕非他所能夠對抗的。 姬仁非常恐怖,一步登上高空,而后一腳向下踏來,天空都一陣搖動。他看起來身材佝僂,但是此刻卻強大的讓人心驚,那只大腳在放大,長達數米,重重的跺了下來。“砰” 葉凡心中吃驚,快速躲向一旁,那只大腳一下子踩在地上,發出一聲巨響,一道道大裂縫蔓延向四方,地表完全被震裂了。“你走不了!” 老管事姬仁,輪動巴掌,向下拍來,如磨盤一般的大手,發出隆隆聲拍了下來。 “你這合眼老狼……”葉凡咬牙,換了一個方位,向外沖去。“轟” 那只大手拍在虛空伺,讓氣流劇烈沖擊,像是雷暴在轟鳴,葉凡險些被掀飛出去。 可以想象,這個老管事有多么的恐怖,大手拍空,依然有如此駭人的威勢。“你的身后事,我會安排媽的。”“你這個頭發都快掉光的老東西,還是安排自己的后事吧。”葉凡沖向遠方,他的速度不可謂不快,但是卻發現無法脫離這片地域。 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流轉,大地上光華閃耀,阻擋了他的步法,縱然是沖到了高空,依然受限于此地。這方天地,猶如牢籠,被人封鎖了,根本無法沖出去!“你走不掉。”老管事姬仁,神色冷漠,佝僂著身子,道;“我會給你一個痛快,每年都為你燒些紙錢,灑一些酒水。” 他并指如刀,向下揮斬而來,竟有一片大火沖出,如一把火焰神刀,燦燦生光,將天空都籠罩了,神火騰騰跳動,熾烈無比。葉凡間不容發間沖了出去,躲避過斬下來的火焰刀。 熾熱的溫度,頓時讓后方燃燒了起來,眨眼間地面一片焦灼所有草木全都化成了灰燼,紅土被燒焦,竟化成了亮晶晶的瓷器。 “恩將仇報!”葉凡對姬仁咬牙,但更恨姬家名宿姬惠,道:“狼心狗肺的老太婆,不要讓我逃走,不然有你們好看!” “說什么也無用了,怪只怪你學了虛空古經所記載的秘術,連姬家的諸多直系子弟,都沒有機會修煉,就更不要說你這個微不足道的外人了。” 姬仁探出大手,五指如天鉤,竟然發出藍紫色的光芒,有雷鳴響起,抓向葉凡的的天靈蓋。“咔嚓” 數道紫色的雷電繚繞在他的五指間,如龍蛇在盤繞,讓虛空都一陣扭曲,眨眼而至。葉凡心中凜然,直接展出大虛空術,化成一縷黑煙,在這片空間沖擊。“咔嚓” 紫色的雷電果然不凡,第一道璧下,將地面擊出一個水桶粗細的大洞,深不見底,冒起陣陣青煙。 “果然掌握了大虛空術,留你不得!”姬仁目露寒光,手中的幾道雷電同時射出,紫色電光劃破虛空。 “當” 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發出,葉凡手中出覡一塊銅匠,猛烈顥動,將幾道雷電都吸收了,正是大雷音寺銅匾。 這塊匾額半廢,難以發揮任何威力,但是葉凡多次研究后發現,它能夠吸收雷電以及音波攻擊,甚是奇異。“這樣根本不是辦法!”葉凡將銅匾收起,覺得太被動了,對于他來說,姬仁修為難測,根本無法硬撼。 老管事姬仁向下逼來,淡淡的道:“少年人你何必呢,掙扎也無用,只會痛苦,我想給你一個痛快,不要自誤。” 他雖然話語平緩,但步步殺機,張嘴吐出一片魔云,天空中像是發生了滌嘯一般,隆隆作響,向著葉凡沖擊而去。 葉凡駭然,這老東西太強大了,吐氣如雷,浩蕩如海,他沖天而起,道:“你到底做了什么手腳,如何封鎖了這片空間?”“我有重寶一一一一大羅天網,布下后包羅天地,就憑你根本無法破開。”姬仁面色漠然,老臉無波。“你是如何尋到我的?”葉凡再次問道。 “紫月小姐暗中送你玉佩,我們早已發覺,你以為抹掉印記就可以擺脫追蹤了嗎?我自一開始就跟了下來。不過你的速度確實太快了,直到今天,我才再次尋到你。” “好,好,好,我算知道你們的心性了,姬惠你個死老太蕃姬仁你這個狗奴才……” 姬仁如鬼魅般出手,森然道:“時間差不多了,你該上路了!” “妄” 天空一陣顥栗,一只黑色的大手顯化而出,周圍黑云翻滾,透發出讓人心悸的氣息,正是姬家虛空大手印。 姬仁是名義上的管事,只是一個老奴而已,卻掌握了這種秘術,顯然地位很不一般。 虛空大手印霸道無比,威力絕倫,漆黑如墨,遮天蔽日,向著葉凡重重的拍來! 他想躲都來不及了,這是虛空古經所記載的一種無上秘術,極其可怕,黑手遮天,完全將他封在了下方。“下輩子投個普通人家,不要惹上這樣的是非……”老管事姬仁的聲音不大,無情而冷溢,在天空中回蕩。“哧” 葉凡將紫銅八卦鏡取出,發出烈陽僅的光束,照耀向天空的大手。同一時間,他又取出天羅傘,抵在上方。可是,紫銅八卦鏡射出的光華,難以擋住虛空大手印。”啪”黑色的大手,鋪天蓋地而下,重重的拍在天羅傘上,發出“咔嚓 一聲脆響,傘面出現裂紋,葉凡的身子當場橫飛了出去。姬仁不再多語,再次祭出虛空大手印,拍向葉凡。 大手如烏云,透發出讓人心顫的可怕波動,如山一般壓落了下來。 “啪” 天羅傘何其強大,但此刻根本抵不住虛空大手印,再一次被重重拍擊后,一下子四分五裂。 天羅傘被生生打碎! 葉凡口中噴出一口鮮血,倒飛出去數十米,他心中長嘆,實力拳距過大,連天羅傘這樣的重寶都裂開了,還怎么打?“嗡” 虛空顥動,黑色的大手再次拍了下來,將天空上的太陽都遮敫了,一片巨大的陰影蓋向下方。“喀嚓喀嚓” 大手還沒有真正劈下來,葉凡腳下的地面,便無法承受壓力,而快速崩裂了,可想而知他承受了多么恐怖的威壓。葉凡祭出紫銅八卦鏡冬其快速放大,如一面巨大的盾牌,擋在頭頂上方。“當” 刺耳的金屬顥音尖銳無比,讓人的身體都跟著一顥,像是神祗在打鐵,如金石裂空。紫銅八卦鏡這件重寶也出現了裂紋,即將不保! 葉凡一陣肉痛,這可是姜家長老的武器,稱得上一件重寶。雖然在荒古禁地傷了根本,但依然稱得上一件強大的寶物,可是卻根本無法阻擋虛空大手印。“當” 又是一聲刺耳的顫音發出,紫銅八卦鏡龜裂,而后“嘩啦”一聲,爆碎在天空中。 葉凡差點被震進大地中,嘴角溢出一縷血跡,望向天空,道:“你這老不死的……” 兩件重寶被毀,就是將剩下的玉凈瓶祭出,依然會是這個結果。 “啪” 姬仁探出大手,一下子將葉凡抽飛了,雖然不是虛空大手印,依然強大無匹。 如果不是葉凡修成寶體,此刻已經粉身碎骨了,即便這樣,還是翻滾出去數十米遠。 “砰” 大手再次探來,拍向葉凡,他躲之不及,險些被抽碎身體,好長時間才掙扎站起。 姬仁佝僂著身體,俯視下方,面無表情,聲音漠然,道:“與姬家相比,你太微不足道了,徒勞掙扎,有何用呢?對你出手,跟殺一只雞、屠一只狗沒有區別。”“你這老不死的,不過是別人豢養的一只狗,不要擺出這副高高在上的姿態,就是那死老太蕃姬惠來了,她也不配。” 姬仁老臉上沒有任何怒色,古井無;,道:“猶如微塵,弱如蟻蟲,本來你與超然的姬家不會有交集,可惜你的命不夠好,大虛空術不是你這樣的人可以染指的。”姬仁老態龍鐘,真如俯視蟻蟲一般,沒有情緒波動。“你這個老奴才……” 就在這時,老管事姬仁降落而下,向前逼來,道:“在抹殺你之前,我需要了解一些事情,需要抽出你的魂。” 憑借真正的戰力,葉凡沒有一點機會,隔境界如隔天塹,況且他都不知道這個老家伙到底有多么深的修為。葉凡在等待機會,準備動用最后的殺手锏!在姬仁走到近前后,他覺得可以出手了。 就在這一刻,葉凡的眉心突然浮出一輪金色的小湖,像是一輪金色的太陽定在那里。 潮震動,神華璀璨,一道刺目的光束直沖而出,化成一把金色的利劍,猶如斬天之刃! 這是強大的神識攻擊,服食金色圣果后,葉凡的神識力量達到了不可思議的程度,凝練無比,可以化形而出! 這種神識攻擊,他摸索了足足一年有余,漸漸被演化成強大的殺招,專門攻擊人的心神!“啊一一一一一一”姬仁大叫,抱著頭顱,仰天翻倒在地。強大的神識襲殺,一擊湊效! 此前,老管事姬仁始終冷漠無比,臉上沒有任何波瀾可言,此刻滿臉猙獰,大聲嘶吼,痛苦掙扎。 葉凡渾身骨骼都在震動,肌體晶瑩,神力涌動,金色的拳頭重重的向前砸去。 “砰”這一拳直接打在了老管事的下頜上“啪嚓”一聲,發出脆響,頷骨斷裂。“你這個老奴才,不是高高在上嗎,我直接打你進十八層地獄!姬仁被剛才那一拳打在下巴上,直接沖飛到了半空中。葉凡側身,用力擺腿,如鐵鞭般揮動而出。 “啪”葉凡的右腿重重的劈在姬仁的胸膛上,直接又將其從半空中砸了下來。 縱然姬仁修為深不可測,但是肉身也絕對無法與圣體相比,胸骨當場折斷,塌陷了下去。“你這個老奴才,剛才不是視我如螻蟻嗎?”葉凡一腳踢出,姬仁肩頭釷二碎,一下子橫飛了出去。葉凡不等其落地,七步就近了上去,而后重重的向下踏去。“砰”他一腳將姬仁跺了下來,重重的摔在地上。 “荒古世家了不起啊?早晚有一天,我要去姬家走上一趟,闖一闖你認為高不可攀的姬家圣地!那個死老太蔞,千萬要活的長久一“砰”葉凡一腳將在地上翻滾的姬仁踢向半空。 二十九日開始,月票翻倍了,各位書友你們還在等什么?再過十幾分鐘,就到時間了,猛烈的砸來吧。 后面,持會更加波瀾壯闊,請各位祭法寶,月票支持下。(未完待續,如欲中后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