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43 秘圖

血色殘陽下,枯藤繞青石,林鳥歸巢,一片凄靜。老瘋子躺在大青石上,面對夕陽,老眼中有著無限的眷戀,同時有傷感的神色,兩行淚水在老臉上顯得格外醒 這本是一個驚天動地的蓋世強者,六千年前便已經在東荒難尋對手,而此刻卻蜷縮在這里,枯瘦的身軀瑟瑟發抖,讓人心生同情與憐恫。“前輩……”葉凡走上前來,在大青石前蹲下身,凝望老瘋子,他心有同情,但卻不知道如何幫助這個老人。 老瘋子抬頭看了他一眼,而后又轉頭看向即將沉下去的紅日「世間一切似乎都砷↓以引起他的注意,唯有那輪血色的紅日,才能吸引他全部的心神。 “那一年,夕陽如血,天璇菜血。那一天,萬物凋零,天璇殞落……”老瘋子活了這么大的年歲,卻不斷的淌淚,一雙老眼如都渾濁了。“前輩,過去的事情已無法挽回,死者已矣,還是想開一些吧。”葉凡相勸。 忽然,廣陽徹底消失,沉下山峰。 就在血色殘陽消失的剎那,老瘋子的雙眸中突然射出兩道奪日的光華,一下子洞穿了虛空,傷感之色盡斂,他騰的一下子坐了起來。 他像是變了一個人一般,如絕世利劍出稍,鋒芒畢露,讓山嶺上一片寂靜,所有鳥獸都戰戰兢兢。 葉凡感覺到了強大的壓迫,如果不是他擁有超越靈寶的肉身,此刻恐怕已經骨斷筋折。近在咫尺,老瘋子如山岳一般,流轉出的龐大壓力,無法想象。“他們的氣息……”他凝望葉凡,而后一把抓住了葉凡的手臂,雙目一下子深邃了起來。 葉凡澆靈靈打了個冷顥,這個瘋老人太可怕了,這種壓力,讓他無法掙動一下,遠超越所見到的任何修士。 他一下子想到了荒古禁地,想到了天璇圣女,想到了九座圣山上的無盡白骨,想到了那些荒奴,老瘋子所說的“他們”多半是指這些。 可是,早已過去一年多的時間了,他身上的氣息已被裱蕩干凈了才對,老瘋子居然還能夠感應到,這種恐怖的靈覺讓人驚悚。 老瘋子在他的身上一拂,剎那間天璇圣女的影跡浮現而出,活生生的立在半空中,明眸皓齒,體態輕靈,風姿如玉,絕美無雙,活靈活現,近乎完美。 葉凡瞠目結舌,這是怎樣的一種神通?輕輕一拂,就拘禁出活生生的影跡,真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老瘋子再拂,無盡白骨,密密麻麻,出現在山嶺上,當日在九座圣山上所見到的骸骨,全都呈現了出來。突然,老瘋子抱住自己的頭顱,痛苦的長嚎了起來,如孤狼悲啼。“哈哈哈……”最終,他又仰天大笑了起來,狀若瘋狂。不成仙,便瘋魔! 他一會兒哭一會兒笑,如昔日初次相遇時一般,情緒失控,讓人覺得可憐復可嘆。天璇圣女端莊秀麗,冠絕群芳,讓星月都要瀹然失色,立身在空中。 無盡白骨陰氣森森,像是真實的降臨在此,圍繞著老瘋子轉動,場面非常的詭異,讓人感覺毛骨悚然。 旁邊,葉凡誤以為來到了荒古禁地,重新相遇了風華絕代的天璇圣女以及那些骸骨。 老瘋子發出一聲沉悶的低吼,而后霍的枯起頭來,正視天璇圣女還有那些白骨,眸子中射出兩道璀璨的光芒,竟在天空中刻下一個“道”字。 隨后,他昂首而立,雙手緩慢而有力的劃動,所有人影都被刻印在虛空中,成為一幅巨大的圖案。 里面,白骨無盡,尸山血海,正中央天璇圣女白衣勝雪,黑發如瀑,栩栩如生,像是有靈魂一般。 這……”后方,葉凡心中吃驚,以虛空為圖,烙印靈韻,這種手段,聞所未聞見所未見,今日親眼所見,實在讓人震撼。 老瘋子雙手劃動,竟有道的氣息在流轉“鏘”的一聲震音發出,他在那幅圖案上刻下一個“仙”字。光華燦燦! 那個“仙”字像是有著奇異的魔力,將圖案內的人影全都照耀的暗淡了下去,到最后仿佛只剩了一個“仙”周圍只有一些影影綽綽的虛影,連最中央的天璇圣女都模糊了。 圖案漆轉出迷蒙的氣息“仙”字道韻無盡,竟給人以大道無邊,道法自然的感覺。老瘋子伸出一指,點在自己的額頭上。 天空中的巨大圖案,化成一道烙印,沖進他的頭顱,他臉上露出喜怒哀樂等各種不同的表情。葉凡心中凜然,老瘋子這是在做什么? “鏘” 老瘋子的額頭,那道烙印浮現,內部的影跡越來越暗淡,只留下一個光華燦燦的“仙”字。“他這是在斬天過去,還是在更深刻的記憶?”葉凡暗暗吃驚,老瘋子這種手段,讓人難以揣度。直至過去很久,老瘋子才平靜下來。“啪 這時,他在大青石上輕輕拍了一巴掌,頓時有腰朧光暈閃現,浮現出一幅神秘的圖案。毫無疑問,這一刻他是漆醒的,并不是胡亂拍打青石。 葉凡心中一驚,凝神觀看,雙目蘊集神光,朦朧的光暈,在青石上閃耀,像是鬼畫符一般艱澀。似曾相識,看著非常眼熟,他有極其熟悉的感覺。”神秘格步法!” 葉凡大吃一驚,這幅圖案乃是繁復的道紋,非常的深奧與艱澀。他曾經就記過老瘋子的步法,但是與這完整的道紋相比,差的實在太遠了,這才是真正的神秘步法。 葉凡心中驚疑不定,老瘋子從他這里取走一圖,又還給他一圖,似是想兩不相欠。 此1,容不得他多想,集中全部秸神,就記這幅神秘的刻圖,光暈迷蒙,沖入他的雙眸,化成圖案,刻在他的心間。 這幅秘圖異常深奧與復雜,葉凡不過演化了一遍,立刻感覺天旋地轉,他的境界太低,根本無法參悟最深奧的道紋。“這種步法一定是一種無上秘術!”他暗自吃驚。 就在這時,青石粉碎,化成了齏粉,什么也沒有留下。 老瘋子長身而起,向山嶺深處走去,葉凡驚疑不定,在后面跟隨,這個老人雖然瘋瘋痛痛,但是也有清醒的時候,他來到太玄一定有道理。 這是一片荒山野嶺,比拙峰還有過之,但卻不是主峰,并沒有佇何太玄門人在此。 前行了大約了十幾里,老瘋子突然一腳跺下,前方一座百米高的矮山一下子裂開了,猶如被天神以巨斧立璧過一般。后方,葉凡瞠目結舌,一腳之威,讓人悚然。矮山裂為兩半,猶如敞開的兩扇大門,老瘋子徑直走了進去。里面迷迷蒙蒙,猶如玄境,竟然別有洞天,像是一片獨立的空間。“什么人,敢闖我太玄重地?”喝喊聲突然傳出。 葉凡在此止步,不敢前進了,數條人影從那迷蒙的空間中飛出,阻攔老瘋子。 一道道絢爛的光芒沖起,向著老瘋子沖去,可以清晰的看到,有強大的鐵印,遮天的大網……各種強大的靈寶,全都散發著恐怖的波動。 但是,老瘋子大袖一揮,所有寶物全都化成了齏粉,根本沒有一點懸念,所有光華全部潰滅,簡單而隨意,可以說沒有費一點力氣,勝似閑庭信步。 剛從迷霧中沖出來的七八道人影,見狀全都駭然,可是沒有等他們再做任何反應,老瘋子輕叱一聲,這些人全部被震昏,墜落在地。 這幾人皆是白發白須的老者,絕對是太玄門的長老,但是在老瘋子面前跟螻蟻沒什么區別。 葉凡心中凜然,老瘋子如果想殺人,強大如太玄門也將變成尸山血海,東荒恐怕沒有人擋的住。 老瘋子大步前行,徑直進入前方的迷霧中。葉凡感覺很驚異,見那些老人全都昏死了過去,他沒有顧慮,大步向前沖去。迷霧散盡,漫天星辰浮現,竟來都了一座山谷中。 在這里,有一座巨大的祭臺,上面刻印有很多道紋,更有很多古字,標明有東荒的各部分區域。域門! 葉凡心中吃驚,他一下子想到了域門二字,這里一定是太玄門的重地一”一域門! “如果能夠提供足夠的源,激活道紋,便可以可以從此地橫渡虛空!”葉凡想到這里,大步向前沖去,若是能夠從這里橫渡到東荒的另一端,將了卻他一大心愿。 太玄門、姬家、搖光圣地所在的區域屬于東荒的南部,而瑤池圣地卻在東荒的北端,南北相距到底有多遠,沒有人能夠說清。 如此距備,修士縱然能夠馭而行,也需要數年苦功,著實讓人頭疼,如果沒有域門,墊片東荒根本無法互通,地域實在太大了。在這片地域,除卻姬家與搖光圣地外,當屬太玄門最為勢大。 可是,他們畢竟不是圣地,刻下的道紋,最遠也只能達到東荒中部,并不能到達最北端。 老瘋子登上祭臺后,并沒有利用上面的道紋,而是自己動手「快速刻印上無比繁復格紋絡,整座祭臺咔嚓喀嚓作響。 他不過是想利用這里海量的“源”而已,道紋他完全可以自己刻印,老瘋子來太玄門竟是想橫渡虛空!他究竟要去哪里?葉凡非常驚訝,很想知道這個答案。“我該離開太玄門了,但是否與老瘋子一起橫渡虛空呢? 葉凡心中悒悒,這樣一位蓋代人物,著實讓他有了跟隨的念頭。但是,天知道老瘋子要去什么地方,萬一出現在荒古禁地,或者太初古礦這樣的生命禁區,那后果不堪設想。 這樣的活化石,所出沒的地方,絕對不能以常理庋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