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41 瑰寶秘術

漢岸境界的修十,有諸多神麗,萬般術法。如果只對付心“以汗強橫者,手段無盡。 “你以為你是誰,真以為自己是神,高高站在云端?!”就在這一復,葉凡突然沖天而起,再次逼到了近前。 李小曼大吃一驚,她萬萬沒有想到葉凡竟然能夠飛行,顯而易見,對方可以修行,最起碼在命泉境界以上,絕非肉身強橫那么簡單。 “他的體質明明不可以,”她心中波瀾起伏,難以平靜。 陳風先是一驚,但很快就平靜了下來,從神力波動來看,對方不過是神橋境界而已。 “螢火之光也敢與皓月爭輝!”他翻開手掌,星光灑落,如水銀傾瀉而下,看似柔和,但卻重如萬鈞,他要以無盡神力活活煉化葉凡。 葉凡在虛空中邁步,步法神秘,每一步落下,都給人以道法自然的感覺,避開了星光。 下方,姬紫月掩住小嘴低語道:“這個家伙身上的秘密真多。真的很像傳說中那個瘋老人的步法” 到了現在,縱然是陳風也變了顏色,這種步法對他有一定的威脅,很是奧妙。葉凡如流動的云,似拂動的風,忽左忽右,讓人無法捕捉影跡。 此種步法確實玄奧無比,他足足研習了一年有余,也不過初窺門徑而已。 當日,老瘋子一步邁出,無盡山川大地身后,是名副其實的縮地成寸,比別人飛天遁地快無數倍,給葉凡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印象。 老瘋子所留下的道紋繁復到了極點,他只悟出了較為淺顯的部分,并沒有完全領悟。 “星光無限!”白衣陳風低喝,他揚起右手,一條星河流出,初時如湄消細流,但很快天空便被星輝淹沒了,葉凡無論躲到哪里,都有星光籠罩。 葉凡手掌一翻,多了一面紫銅八卦鏡,聚集無限神光,如一輪太陽一般璀璨,向著陳風照耀而去。 璀璨的光華,盛烈無比,巨大的光束一下子將那些星輝擊潰了,這是姜家長老的最強重寶,乃是難得一見的靈物。 “什么?”。這樣強大的寶物讓陳風一驚,快速后退。 遠處,姬紫月輕笑,道:“真以為這個家伙只會揮動拳頭,要是再被他近身纏住,就有好戲看了 突然,姬紫月笑不出來了,神色驟變,道:“虛空術” 葉凡的身體近乎消失,化成一縷黑煙向前飄去,剎那閃現出來,一巴掌向前拍去。 姬紫月不得不驚,葉凡先是展示了一種莫名的步法,接著竟施展出姬家古經中的大虛空術。 這是虛空經中記載的一種薦大的秘術。修煉到極致境界,可以穿越虛空,有鬼神莫測之能。 “我只給他寫了一小段而已,沒有強大的心法支撐,根本無法施展,這個家伙一定修習有仙典,不次于虛空經!” 此剪,陳風心中亦震驚,險些被葉凡格中,快速躲閃向一旁。 “嗡” 虛空搖顫,像是在崩碎一般! 葉凡沒有追擊,但是在陳風的旁邊卻出現一只黑色的大手,鋪天蓋地而下! “虛空大手印殘式!”姬紫月小聲驚叫了起來,自語道:“他一定修過某部古經,不然根本無法施出虛空大手印。” “啪” 陳風雖然很快,但是左臂還是被拍中了,當場臂骨粉碎,左臂軟軟的垂了下去。 黑色的大手在天空中散去,但卻鎮住了在場不少人,陳風臉色蒼白,額頭不斷冒出冷汗。 遠處,星峰的弟子全部震驚,陳風何其強大,但從開戰以來,卻并沒有占據過上風,此刻竟被人拍碎了左臂,這簡直不可想象。 “他到底什么來歷,為何會有這樣的手段?” “這怎么可能,陳風師兄都不是他的對手,居然被擊碎了左臂 姬紫月攥緊了秀拳,覺得葉凡身上有很多的秘密,遠不像表面看起來那么簡單。 “嘿!”白衣陳風冷喝了一聲,苦海中沖出一道星河,向著他的左臂涌去。 “噼噼啪啪。 他的左臂在震顫,而后一陣抖動,以星光洗禮和滋潤,斷臂再續! 這就彼岸境界的修士,傷體可以快速愈合。 “那是何等秘術?”陳風第一次露出凝重之色,那個黑色的大手印太神秘了,到現在還讓他心中不安。 葉凡心中也很吃驚,虛空大手印非常霸道,具有強大的攻擊力,可惜他只掌握了殘式,并不能全部展出。 相對來說,道經輪海篇側重根基的鞏固與挖掘,沒有強大的攻擊手段,缺少秘術。 “你不是想打斷我全身的骨頭嗎,有手段盡管施展出來吧 “真以為掌握了幾種秘法,就可以與我為敵了嗎?你的神力差遠了”。陳風面色變冷,張嘴吐出一口清氣,身上星輝閃耀,八顆星辰相繼浮現而出。 七顆星辰大如人頭,像是七輪小太陽懸在空中,而后化成流光,沖向四方。 剎那間,這片天空頓時不同了,一下子漆黑了下來,天上竟有星辰浮現而出。他以強大的神力封鎖了天空,設下天地囚籠,想要困死葉凡。 “借北斗星君神力一用”。陳風大喝。 天空中,七顆星辰頓時閃耀了起來,那并不是真正的北斗七星,是他修煉多年所積聚的北斗星光。說,彼岸境界的修十很強大,年段誦神。七星當空懸軀;城為了最強大的武器。 “天樞神劍!”陳風大喝。 北斗七星中,天樞星熾烈無比,筆直的射下一道劍氣,向著葉凡斬去。 “天激神劍!” 天斑星異常絢爛,灑落下奪目的光輝。凝聚成劍,劈殺葉凡。 “天譏神劍!” 第三道劍芒搏裂而下,如一道閃電橫空而過。 “鏗鏘” 天空上,天權、玉衡、開陽、搖光、天譏、天斑、天樞北斗七星大放異彩,綻放出璀璨奪目的光輝。凝聚成七口神劍,縱橫劈斬。 陳風將葉凡當成勁敵,沒有一點保留,冷聲道:“我說過要打碎你全身的骨頭,自然會做到。” 葉凡腳踩神秘步法,不斷躲避,這些劍芒確實很凌厲,他不想真正硬碰。 “嗡” 葉凡又一次打出了虛空大手印,一個巨大的黑手浮現在天空上,向著陳風拍去。 不過,這一次陳風早有準備,第一時間躲避了出去。 黑色的大手印,透發出的能量波動讓人心悸,慢慢消散在天空中。 虛空大手印確實威力絕倫,但是有一個致命的缺陷,那就是速度不夠快。 況且這是殘式,并不完善,難以一擊斃敵。 “還有什么手段,盡管施展出來吧!”陳風冷笑。 葉凡左沖右突,但是北斗七星始終懸在他的頭頂上方,不斷掃下劍光。 “陳風師兄以被北斗七星做為本名神星,果然強大,這種劍氣生生不息,無堅不摧!” “星峰一般的弟子根本不能以北斗七星寄托心神,陳風師兄天賦異稟,七道神劍橫空。斬殺此子為時不遠矣。” 葉凡沖天而上,直接揮動金色的拳頭,向前砸去,想破滅七顆星辰。 在他的體表下,有點點玄黃浮現,以此護身。 對方的神力非常強大,真的可以壓制他。相差了一個大境界,陳風施展強硬手段,不是葉凡所能夠抗衡的。 此亥,葉凡不斷運轉玄法,鼻于將一點萬物母氣調動而出,抵住了強大的神力壓迫。 最后,他撕裂開神力禁錮,沖上了高天,來到了北斗七星前。金色的拳頭擊在天穹上,虛空似乎塌陷了下去,空間一陣扭曲。 近身搏殺,他有強大的自信,一拳轟出,將天樞星辰轟碎,一片星輝頓時四散而去。 葉凡連連揮動拳頭,萬物母氣在體表一閃而過,天空中另外六顆星辰也被他擊碎了。 “這怎么耳能?!”陳風大吃一驚,他是彼岸境界的修士,神力強大無比,真正出手的話,足以壓制葉凡。 但是眼下,卻顯得如此的異常,對方竟然輕易將其本命神星擊碎,讓他有些不安。 “這個家伙還是人嗎,竟然將陳風師兄的本命神星擊碎,擁有多么強大的戰力?!” “縱然是彼岸強者,也不見得能夠做到。” 星峰的弟子都非常震驚,很是不解。 葉凡的肉身足夠強大,再加上萬物母氣繚繞在身,簡直是無堅不摧,沒有什么可以阻擋。 “我身不滅,本命神星便不滅,你以為打碎就可以了嗎?”陳風低喝,天空中頓時再次浮現出北斗七星。 “那我就將你打碎!”葉凡不得不拼命了,相差了一個大境界,縱然他有諸多秘法,也感覺很吃力了。 “七星化生,封鎖時空!”陳風大喝,北斗七星化成七道光束,俯沖而下,將葉凡包圍在當中。 “轟” 星辰閃耀,像是有一片星海墜落而下,將葉凡封印在了里面。 此剪,北斗七星化生出數不清的星辰,那里成為一方星空。 雖然并不是真正的星辰,都為星光凝聚而成,但是封印神橋境界的修士足夠了。 強大的神力,像是幾座大山在碰撞,想要葉凡碾碎成齏粉。 彼岸境界的修士,神力太強大了,這樣下去早晚能夠將其煉化成灰燼。 葉凡并沒有驚慌,因為他有強大的倚仗一萬物母氣,這是他敢硬撼彼岸修士的根本所在。 雖然無法將萬物母氣打出去,但是無盡星光碾壓而來時,全都在其體表破滅了,難以傷到他。 “若是能夠將我的鼎重新祭煉完成,或者將以萬物母氣成功淬煉身體,那時就不用這樣被動了。””自開戰以來,他一直在嘗試,但始終未能觸發一次。 這種傳說中的無上秘術,雖深奧艱澀。但并不冗長,完全可與道經相融在一起,他已經運轉了數百次。 漫長的等待,星峰的弟子全都不再說話,靜等葉凡被煉化成灰燼。 陳風通體光芒大盛,白衣無塵,他真如星君一般,不染凡俗氣息,立身在天空中。 “就是這個時候!”葉凡心中激動,運轉無上秘術數百次后,他終于觸發成功。 就在這一瞬間,他感覺無比的強大,戰力極速提升,他覺得沖到了彼岸境界。 “十倍戰力”竟然是十倍戰力!”他感覺這一切太夢幻了,這種無上秘術雖然很難觸發成功,但是卻稱得上無價瑰寶。 這是一種難以想象的變化,瞬間讓己身強大十倍,不能以道理解釋,這是一種化腐朽為神奇的力量! “咚” 葉凡一拳轟出,當場將漫天星辰都擊碎了,一步就邁了出來,速度亦十倍提升,他腳踩老瘋子的步法,剎那就沖了過去。 “砰” 陳風根本無法躲開,被一拳打飛,周身骨骼響個不停,一下子斷了數十根。 星光閃耀,他神力潰散,失去了戰斗力。 同一時間,葉凡感覺身體一陣空虛,強大的戰力如潮水一般退走了,徹底消失不見。 這是一種很怪異的感覺,瞬間登臨數峰,下一秒鐘又被打回原形,非常神奇。 “無上秘術,絕對是瑰寶!”葉凡心中難以平靜,他認為這比虛空古經還有價值。 “這怎么可能,陳風師兄竟然被打敗了,為什么會這樣?!” “他施展了什么秘法,竟打碎了漫天星光,將彼岸境界的修士擊飛” 星峰的弟子全都呆呆發愣,有些難以接受這個事實。 當中,李小曼最為震驚,心中波瀾起伏,難以平靜,她感覺很虛幻。 “殺人不過頭點地,你雖然揚言要打碎我全身的骨頭,但我卻不想要你的命。”葉凡向前走去,俯視摔到在塵埃中的陳風。 此宏,陳風一身白衣沾滿塵埃,一頭黑發零落大半,臉色蒼白,無法接受這個現實,遭創的身體難以動彈一下。 “誰是誰非,你我心里都明白,星峰向來獨尊,容不得別人強勢,希望你們今后好自為之。” 戰勝彼岸境界的強者后,葉凡心中突然平靜了下來,此前的躁動完全的消失了。 此刻,星峰有很多人向這里飛來。 “快走,有超越彼岸境界的修士出現了。”姬紫月上前,拉起葉凡沖天而起。 就在這時,拙峰突然沖來一道彩虹,橫跨很多座山峰,如一座真實的橋梁橫貫十幾里,李若站在虹橋上,將葉凡二人接引到上面。這頓時讓所有人倒吸冷氣,這是多么強橫的法力啊,化生彩虹,橫跨十幾座山巒,這種手段駭人聽聞。 遠空,幾名老人頓時定住,向虹橋拱手,道:“李師兄,我等并無惡意。” “我知曉。”李若愚僅僅說了這三個字。 那座橫貫拙峰與十幾座從峰的彩虹,如水波一般退去,武著三人剎那出現在拙峰之巔。 “李師兄不一般啊,” “我越來越覺得,他將堪比上古的大能。” 星峰的幾名長老低語。 姬紫月暗暗咋舌,她感覺李若愚高深莫測,比姬家的名宿還神秘。 “星峰的弟子太不禁揍了。”姬紫月大眼斜膘,故意挑起話頭。 “星峰最杰出的弟子,你們并沒有見到,雖然無法與東荒神體相比,但也不是你們目前所能夠抗衡的。”李若愚這樣說道。 最終,姬紫月打著小哈欠,向自己的小木屋裊裊娜娜而去。 直到這時,葉凡才向李若愚請教,道:“我足足運轉數百次,才觸發無上秘術,前輩可有什么辦法,將這種幾率變大。” “隨著境界的提高,觸發的幾率會變大。除此之外,那就是尋到其他幾種無上秘術,每多修成一種,觸發幾率就會提升一成。” 葉凡心中震驚,按照李若愚所說,九秘之所以被稱為無上秘術,那是因為太過不凡了。 九秘若是徹底合一,不說其他八種秘術的無上偉力,單拙峰這一種,就可以達到圓滿,幾乎可以隨時觸發成功。 “這,讓人難以相信!” “是啊,化腐朽為神奇。”李若愚也點頭,道:“或許,正是因為太不可思議了,連上天都不允許九秘合一,故此才被拆分,失落八方。” “是何人來到了我拙峰之上。為何不出來一見。”就在這時,李若愚突然開口。 但是,周圍靜悄悄,并沒有任何聲音。沒有絲毫的異常。 拙峰上,看不到陌生的身影,只有幾十名新收的弟子,正在半山腰建木屋。他們似乎沒有聽到李若愚的聲音,茫然無知。 葉凡眉心那汪金色的小湖,一陣跳動,強大的神識化形而出。掃向八方。他感覺到了一股奇異的氣息,但卻無法精準捕捉,不能確定是否有人。 李若愚面色平靜,站在拙峰之巔,沒有任何動作,他周圍的草木頓時繁盛了起來,向著周圍生長而去。 “原來是姬家的強者,大虛空術名不虛傳,可穿越虛空而行,果真是震古爍今,不愧為無上秘術。”李若愚抬頭凝望,似可以透過虛空,看到本源。 就在他的腳下,一條藤蔓伸展向半空,翠綠欲滴,上面一個花蕾含苞待放,射出晶瑩的霞光。 在這一瞬間,藤蔓不斷生長,快速伸展,如蒼勁的虬龍一般,沖到高空中,花蕾迎風綻放,花瓣晶瑩剔透,燦燦生輝,將一片虛空禁錮,包容在巨大的花朵中。 這是自然大道,花瓣代表了永恒,禁錮了一方空間! “拙峰一脈,果然不凡,難道要出現第二位大能了嗎?”虛空幻滅,一個老人從虛空中邁步而出,立身在晶瑩的花瓣上。 推薦一本輕松爽文,很輕松,很爽快的那種,書名《極品巫男》書號:,外面也有直通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