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40 肉身

葉凡的聲音并不高。但卻讓星峰的弟子全部變了顏色,陳風在他們當中有很威望,乃是彼岸境界的修士,平日間誰敢與其這樣說話。 “大言不慚,不怕風大閃了頭嗎,想斷陳師兄的腿,再去修煉一百年吧!” 星峰的弟子屢屢被壓制,心中倍感憋屈,此刻被葉凡簡短的幾句話激出了火氣,他們迫切想看到葉凡被鎮壓。 “陳風師兄是何等的人物,殺他易如反掌,在陳師兄眼中他不過是土雞瓦狗爾!” 陳風,一身白衣,潔凈如雪,整個人不沾塵埃,不染俗氣,看起來非常出塵,像是從世外凈土走出的一般,確有超級大派的杰出弟子的氣韻。 他有一點冷漠,但更多的是從容,淡然一笑。道:“年少無知,意態輕狂,不懂深淺。我已經給你機會了,可惜你沒有把握住,既然如此,我便親手打斷你全身的骨頭。” 葉凡一腳將一塊千斤巨石踢了出去,撞向前方的陳風,道:“不優越你能死啊?”他很看不慣對方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 陳風輕輕一拂,白衣飄動,衣袖掃過,那塊千斤巨石頓時化成齏粉,紛紛揚揚,灑落而下。 “小毛孩小心一些。”姬紫月暗中傳音,道:“他是彼岸境界的修士,想要打敗他,只能依你那強大的肉身,欺近前他的身前才有機會。” 比拼神力,對抗法術,葉凡勝算太小,唯有近身搏殺,依超越靈寶的強大體魄,才有機會重創對方。 要知道在不久前,面對姬家彼岸境界的修士姬霞,他就是這樣擊敗的。 葉凡展動身體,敏捷如風,一步一個殘影,讓人陣陣目眩。瞬間沖了過來。 白衣男子輕飄飄的后退,他不是楊師兄,對葉凡早有防備,不想讓其的過近,想依強大的神術,粉碎葉凡。 但是,他低估了葉凡的速速,不光是他,就是姬紫月也張大了小嘴,出一臉吃驚的神色。 因為,她看到了一種強大的身法,似有耳聞,但卻從未見過! “這是……”姬紫月的小嘴張成了“”,皺了皺鼻子,自語道:“難道是傳說中那個瘋老人的步法?” 葉凡邁步時,給人以道法自然的感覺,似行云流水,非常自然,如羚羊掛角無跡可尋。 白衣男子已經夠快了,像是一顆流星一般,迅疾到了極點。留下一道道殘影,但是葉凡卻如影隨形,跟了上來! 他必須要黏住對方,進行近身搏殺,不然的話,形勢非常不妙,畢竟相差了一個大境界。在此前,他不斷向白衣男子移動,就是為了給自己創造機會。 眼下,他無論如何都不會輕易放棄,腳下道韻流轉,徑直追了上去! 周圍,所有人都很吃驚,陳風何其強大,彼岸境界的修士行動如電,但卻被葉凡攆上了,無法走拖,足以說明了那種步法的神秘。 “真以為我怕你?”陳風被葉凡纏上,感覺很意外,對方的動作太快了,快到他無法擺拖。 修為到了他這種境界,可以說翻手為云,覆手為雨,有不可想象之神通,在其雙眸中星光流轉,有無限星辰在幻滅。 “哧哧” 陳風的瞳孔中,有星光流動,兩道光輝射出,比利劍還要鋒銳。璀璨奪目,直接向葉凡的頭顱洞穿而去。 若是金石阻擋,也要崩裂,更不要說血肉之軀的人了,但是葉凡卻神色平淡,左手如光,輕輕彈指。 “鏘鏘” 兩聲震音發出,兩道鋒銳的星光如水晶炸裂,一下子碎開,而后破滅在空中。 “嗡” 虛空在輕顫,葉凡的金色拳頭向前砸來,像是雷神之錘在震動,可怕的壓力讓周圍的人有陣陣窒息的感覺。 陳風白衣飄動,星光耀體,眸子深邃無比,在他的身前,有一片光幕快速交織而成,隔斷了他與葉凡。 “砰” 可是,葉凡金色的拳頭太霸道了,勢猛力沉,如一座山峰砸了下來,恐怖的波動讓周圍的人全都站立不穩。 “咔嚓” 光幕當場碎裂,根本無法阻擋。化成一道道流光,消失在空中。 “咚” 葉凡的金色拳頭,像是有黃金神火在熊熊燃燒,將虛空都砸的塌陷了下去。 陳風終于感受到了葉凡肉身的強橫,不禁變了顏色,身影如夢似幻,不斷閃避,苦海中有一片流光射出。 這是一個玉盤,快速當大,如一面天穹,上面鑲嵌有一顆顆奇異的珍珠。如日月星辰在閃耀,當空而懸,將葉凡罩在下面。 “哧哧哧” 劍氣千幻,星云彌漫! 這面玉盤非常神異,剎那間讓天空漆黑一片,夜幕降臨,每一顆珍珠都在綻放星輝,化成一道道利劍刺下。 簡直就是一片劍雨,黑色的夜空,耀眼珍珠,锃亮的玉盤,同時震動,絞殺葉凡。 “咚” 如黃鐘大呂在震動,悠悠青銅顫音響徹開來,讓周圍的人雙耳嗡嗡作響。 不知何時,葉凡手中多了一塊巨大的銅匾,上面刻有大雷音寺四個古字,他揮動向天,將所有劍雨全部擋住。 銅匾如山,沉重無比,在葉凡手中震動,劈在上方的玉盤上! “嘩啦啦” 像是七彩琉璃被打碎了,一塊塊玉石碎落而下,一顆顆奇異的珍珠在跳動,那件靈寶被生生打碎。 白衣陳風風馳電掣,但并未能拉開距離。后方有一股強大的能量在波動,像是巨大的火爐一般,在身后炙烤著他,完全將他鎖定。 “你真以為就你肉身強橫?”陳風被葉凡追攆,頓時動了一絲火氣,堂堂彼岸境界的修士,何曾這樣被動過。 “星河十二劍!”他一聲低喝,通體有十二道劍光沖起,像是上抵云霄,下沖地獄一般。 十二道星河奔騰咆哮,各自化成一把巨劍,立劈而下。向著葉凡的肉身斬來。 便峰的修士以漫天星輝煉體,非常重視肉身的修行,只要達到神橋境界,他們的體質便會開始蛻變,無比強橫。 彼岸境界,自然更是了得,引動星河神光入體,數年如一日的積聚,體內會出現無盡星光,可凝聚成劍,無堅不摧。 “鏘鏘鏘” 劍光震動,十二道星河,由大量星光匯成,攪動八方風云! “砰”、“砰”…… 讓人震驚的事情發生了,葉凡收起大雷音寺銅匾,揮動金色的拳頭,一拳一拳的砸了出去。 虛空在扭曲,像是一個不穩定的空間,那雙金色的拳頭,正是動亂的根源,震動出的恐怖的力量讓人駭然。 滾滾星河給打散了! 是的,接連有三道星河,被葉凡三拳轟碎,漫天星輝灑落,沖向四方。 “砰”、“砰”、“砰”…… 又是接連九拳,金色的拳頭沒有什么可以阻擋,超越靈寶,己身就是最強大的武器。 九擊過后,十二道星河徹底破滅,化成點點流光,快速消失在半空中。 陳風的身體頓時一震,他對葉凡的肉身更加忌憚了,輪海震動,他接連祭出三件強大的武器。 云鏈,以玉髓祭煉而成,晶瑩閃閃,亮如白玉,繚繞在天空中,無瑕無垢,像是一片潔白的神圣云朵。 星盾,刻有滿天星辰,如絕壁一般,壓落而下,更似一方天穹墜落。 月刃,宛如月牙,銀輝絢爛,旋斬而至,無堅不摧,殺氣沖天。 后方,星峰的弟子全都倒吸冷氣,這是陳風的一種絕殺,三種可怕的武器配合在一起,少有人可以抵擋。 云鏈橫鎖天空,想要將葉凡活生生封死! 星盾與月刃,像是星沉月殞,墜落下蒼穹,像是有一方小世界在破滅,將葉凡淹沒在里面。 這是一種強大的攻殺之術! 葉凡終于被阻,被無盡星光與月輝覆蓋,被圣潔的云鏈橫鎖在下方。 陳風畢竟是彼岸境界的強者,實力是毋庸置疑的,擺拖糾纏,沖上了高天。 后方,星峰的弟子全都出笑意,他們對陳風的手段充滿了信心。 “縱然他的肉身再強橫,能夠比靈寶還要可怕嗎,看他如何逃過這一劫。” “早就說了,陳風師兄殺他,如破碎土雞瓦狗一般!” “蚍蜉撼樹,不知天高地厚,早已料到是這個下場。” 突然,沉悶的聲響發出。 “隆隆隆” 星月之輝突然崩散。 “砰” 無盡星光沖起,那面星盾被葉凡一拳打穿,他黑發飛舞,神威迫人。 “當” 又是一拳揮出,月刃折斷,月華散盡,斷刃暗淡無光,墜落在地。 “咔嚓” 葉凡雙臂掙動,云鏈寸寸崩斷,圣潔的光芒消逝,神圣云朵潰滅。 星峰的弟子瞠目結舌,李小曼也出不可思議的神色,三重強大的法寶都無法將其鎮壓,反而被其打碎,這樣的肉身讓人難以相信。 天空中,陳風一陣肉痛,三件寶物被他祭煉多年,早已有了靈性,然而卻在今日一朝破滅。 “這簡直就是傳說中的人形蠻獸!” “這還是肉身嗎,簡直就是一宗重寶……” 很多人都在倒吸冷氣。 “一切都該結束了……”陳風冷漠如冰,站在高空中,通體綻放出點點星輝,如一個白衣星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