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36 自然大道

挫峰上,九階天梯不斷放大,化成九座平臺,上面瓊樓玉宇,云霞繚繞,朦朦朧朧。李若愚緩緩升起,被一股力量牽引,進入那片飄渺的宮闕間。 山上,極度的虛空,深篤的靜謐,像是一方世界在演化,莫名的“道”與“理”在交織。 萬物盡顯,生機勃勃,周而復始,循環運動。最初,繁花似錦,綠葉欲漬,最終卻枯萎凋零,回歸到它們的本根。 葉凡站在拙峰之上,一動不動,眸子由燦爛到枯寂,由光明到空洞,像是也經歷了一番由繁盛到凋落的演變。 天地間仿若有莫名的軌跡浮現,形成繁復深奧的規則與秩序,衍生出神秘的紋絡與圖案。 拙峰,返璞歸真,在演化道與理,整座;。峰便是一部經書,需要與之相應的心垤廠才能捕捉到流轉而過的神秘軌跡。 葉凡不是李若愚,來拙今不過半月有余,不明此山的來歷與根本,若與此峰契合很有難度。不過他懷中有菩提子,乃是自大雷音所得,道圖天生,演化自然,讓他的心快寧靜至極。 菩提,是傳說中的悟道圣樹,又稱智慧樹,可芾人開啟神性,體悟天地間的道,最是不凡。 葉凡得此神秘菩提子相助,融入到了這一道法自然的境地中「心境與那草木共繁盛與凋零。“大成若缺,大盈若沖,大巧若拙……” 莫名的聲音在回響,李若愚在宮闕間一動不動,靜如磐石,聆聽天地間的妙音。 斷絕傳承五百年的拙峰,玄法再現,道門大開,妙諦紛呈,沒有地涌神泉,沒有天降瑞彩,只有一種樸實的傳承,一種道韻在流轉。 葉凡心中空靈,與拙峰合一,李若風所感悟到的一切,他同樣聆聽在耳,菩提子稍有溫熱,他寧靜而自然。起初,并不是所謂的仙術傳承,而是拙峰的根本心法。“九秘之一”不是修行的玄法,它是一種秘術,可融于心法內,揮出種種神秘莫測的偉力。 拙峰的心法傳承是這一脈的根本所在,唯有以此法門修行,自身實力強大起來,才能將秘術揮出來。 九秘之一,瑰麗絕世,運轉起來,偶然觸,可數倍、十倍的揮出戰力,是所有圣地與荒古世家都眼紅的罕世秘法。 沒有心法,沒有招式,僅僅九種秘術,若是合一,東荒的幾部古經都可換得,可想而知它有多么大的價值。 拙峰的根本心法確實有獨到之處,不愧為太玄門最強傳承之一,五百年前的峰主能與搖光圣地的太上長老爭鋒,同歸于盡,足以說明了問題。 縱不能與《道經》相比,但也很神妙了,葉凡相互印證,受到了不少啟,當然他最關注的還那是那“九秘之一”。這是他迫切想得到的,對于他來說,吸引力甚至還在姬家的虛空古經之上,若是對敵時偶然紲,戰力數倍提升,絕對是最可怕的殺手鋼! 可是想象,若是成功引動出玄黃母氣于雙拳上,再觸出如此秘法,絕對極其恐怖,任你法寶無盡,任你神通無雙,我自一拳打穿。 當然,數倍的觸戰力,并不僅僅局限于肉身,可以體現在任何手段上,比如施展神通,比如御器,甚至于飛行的度……在葉凡眼中,九秘絕對是無上秘法,拙峰的這一秘,他一定要得到。 忽然,一種莫名的道韻在流轉,顯得無比神秘,與拙峰的古樸心法相比,有很多不同。沒有聲音傳來,沒有波動蕩漾,有的只是一種奇異的神韻,在拙峰之巔顯現。 葉凡感覺懷中的菩提子頓時溫熱了幾分,輕顫了幾下,他猜測手半是九秘之一呈現了,再也不理會拙峰的根本心法傳承,開始捕捉那一縷神秘的道韻。 不得不說,拙峰的前賢大能,無比了得,不留一字,不留一言,以整座主峰為經,傳下九秘之一,使之不絕,流傳后世,手段極其非凡。 整座拙峰,古意盎然,像是穿越時空,歸回到了萬載以前,如荒山野嶺,似從未被開過,比現在還要普通,但卻有一自然的氣息在流轉。 遠處的那些主峰上,很多強者在眺望,遠觀拙峰的奇異變化「不少人露出了吃驚的神色。“沒有祥云漫天,沒有瑞彩萬道,沒有仙樂陣陣,看起來這樣的自然,理應未到開啟傳承之時,卻給人高深莫測的感覺……” “走了,曾有一位前賢大能,亦是在不應開啟傳承的時間內,得到了拙峰的根本心法與秘術,最終法力滔天,堪比上古的大能,強絕到了極點。 “難道說,李若愚也是這樣的人不成,會成為拙峰史上的第二位大能?或許,真有這樣的可能,傳說昔日的那位前賢資質普通,平平凡凡,李若愚與他真的有相似的特質。”周圍,很多主峰的強者都在低聲自語,眺望拙峰。“平淡無華的開啟傳承,比聲勢驚天的傳承更加適宜拙峰,想必如此,才能得到圓滿的奧義,拙峰如其名,這種自然與平凡才最適合它,是其卓而不拙的根本原因所在。 很多主峰的強者都意識到,拙峰將要真正的崛起了,且很有肯能會出現一位大能! 李若愚資質平平,當年能夠成為太玄門的弟子實屬運氣使然「沒有人看好他,認為他只是拙峰不絕、延續下去的一顆草種而已,沒有人會認為他有仙緣,能夠有不凡的成就。 可是,眼下這一切,似乎徹底顛覆了過去,若是李若愚真的走上昔日那位前賢的道路,堪比上古的大能,酈么就是力壓這片地域的姬家與搖光圣地也不是沒有可能。 不光是很多長老被驚動了,就連各座主峰的峰主也都開關而出,凝望拙峰,眸子中閃現出各種莫名的光彩。 且,不久后,太玄門的掌教還有太上長老們,以及不少隱居在山脈深處的名宿,也全都浮現在云朵之上。 “李若愚,并非真的愚鈍,勤能補拙,他走上了前賢的道路,或許真硌是我太玄一脈未來的守護者。”“若真的堪比上古大能,我太玄門縱是成就圣地與荒古世家般的地位,也不再是空想。”太玄門的掌教與太上長老們全都露出了鄭重的神色。“拙峰荒寂五百年,弟子詔零。如今傳承開啟,自各座主峰挑選杰出弟子,送往拙峰。”太玄掌教下達了這樣一則命令。 在太玄門的大人物做出決斷前,各座主峰的弟子早已開始議論,很多了解掛峰歷史的人,打定主意,要投入過去。過去的破落主峰,如今重啟傳承,進入所有人的視野,變得光輝燦爛起來。 在各座主峰異動、所有人都在各懷心思時,葉凡在拙峰上捕捉到了那一縷微妙的神韻。 天地間仿若有一條條“線”在交織,有一道道未明的規則化成了秩序,衍生出莫名的力量,在虛空中構建出種種紋路。在他眼前,拙峰之巔不斷變幻。 萬物枯萎,草木凋零,化成泥土,回歸本根,由動而靜,返回本性,像是有一種永恒的法則在演變。 從初生到歸根,歷經生機勃勃,極度鼎盛,再到繁華落盡,極致寧靜,回歸本源,天地間有一條條“道紋”在生滅。 葉凡的眸子,由光燦到灰暗,由生機到空寂,然后再逆轉,與這些莫名的紋絡在一同變化,捕捉它們的軌跡,與它們共同演變。 他暗自驚嘆,拙峰的前賢果然了得,將秘法蘊在自然變化中,烙印在整座拙峰上,實在是奇偉無比。 他像是抽絲剝繭一般,分辨與捕捉,將點點滴滴,納于心海中,這就是他所要的“九秘之一”的傳承。 葉凡一動不動,與天地相融,與拙峰合一,用自然洗禮,仿若化成了拙峰上的一塊石,一株草,一條藤,鑒那點點滴滴,無盡神韻「全部烙印在心間。 最終,寂靜的拙峰上,一切景物都在他眼前消失了,只剩下一顆種子與一片泥土,他如一縷輕柔的風,拂動而過。 自然的種子,在泥下破土而出,煥出一抹綠意。他心神寧靜,古井無;,最終化成幾滴水珠,灑落而下,輜潤進泥土中。 他的心神像是與這顆種子徹底合一了,成為了那抹生機勃勃的綠意,拙年之上,一片安謐,一株綠芽煥出無限的生機,成為了天地間的唯一。“咚” 葉凡心中一震,雙目恢復了清明,九秘之一,化成種子,烙印進他的心田,破土而出,成為了永恒的生機,孕育在自然中的無上秘術被他徹底得到。 再看拙峰,山還是那山,水還是那水,草木還是那草木,沒有什么特別的變化,依如過去。 他如一朵流動的云,他似一道拂動的風,身心空靈,無上秘法在心田浮現,如涓涓細流淌而過。葉凡并沒有得到拙峰的根本心法,但是收獲了九秘之一足矣! 半日后,李若愚醒轉,長身而起,整個人極其飄渺,顯得無比的虛無與遙遠,像是立身在云端,隔著一片星空,沾柒著歷史的塵埃。 不過,很快便生了變化,云霧散盡,他變得普通了起來,像是鄉村中的平凡老者,沒有一點出奇之處。 此1,拙峰下早已聚滿了人,不過卻沒有一人擅闖,更無一人飛臨高天,全都在山下靜靜的等候,絕大多數人都是為投師而來,想要加入拙峰這一脈。 此時,再也沒有一人敢輕視拙峰,再也沒有一人敢將這里當做荒山野嶺,隨意降臨。 絕大多數人都是各座主峰的杰出弟子,甚至有不少人是各座主峰的峰主的子嗣。李若愚靜靜立身在山上,沒有看山下眾人,望向葉凡,道:“你是荒古圣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