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35 秘術現世

拙峰,一切都是那么的普通,沒有任何出奇之處,就連葉凡手中的這把古弓,看起來亦樸實無華。黑漆漆,像是被火燒過一般,甚至上面還有幾個蟲洞,顯得有些腐朽,似隨時會爛掉。 但正是這樣一把破5,所透發的波動讓天穹有些扭曲,像是有一種無形的力場傳向四面八方,星峰的諸多弟子站戰戰兢兢,臉色雪白如紙。 星峰有數位長老降落而下,對破落殿宇中的李若愚施禮,其中一人道:“恭喜師兄,拙峰一脈將大放異彩。”李若愚走了出來,對幾人回禮,道:“何出此言?”“拙弓已現,想來傳承即將開啟,九秘一出,其他主峰都要黯鰷失色,拙峰將照耀太玄,光輝沖天。”李若愚搖了搖頭,道:“拙弓是我偶然得到的,并不能預示傳承將開啟。“李師兄在哪里得到的拙弓?”星峰的幾位長老全都露出驚異的神色。“在半山腰的一個獾洞中,被那窩獾筑糶,當作木柴而用。” 聞聽此言,所有人都瞠目結舌,拙峰甚是奇異,堂堂鎮山重寶,被野獾當柴草筑糶,實在讓人無言。“古弓已現,拙峰崛起不遠矣,會一飛沖天。”星峰的一位長老這樣說道。“拙峰想要崛起,談何容易,傳承斷絕五百年,門徒皆無,滿山荒寂,想要重接斷弦,難而又難。”李若愚嘆了一口氣。星今的一位長老淡淡的掃了一眼葉凡,道:“這應該算是一個不錯的苗子。” 葉凡心中悒悒,這些老人都不簡單,他怕露出什么破綻,剛才以拙弓威壓星峰數十弟子,不知道這些老人作何感想,若是對他不滿,可是不妙。 此1,他已經將古弓收起,散去了恐怖的威壓,幾只老鴉呱呱大叫,從他身邊沖起,飛到了不遠處的一株枯樹上。 隨后,星峰的幾位長老告辭,就要離去。李若愚在后面喚住了他們,道:“拙峰將重整山門,請幾位師弟轉告星峰之主,還請稍微約束弟子,拙峰畢竟為一主峰,不要再闖入。”星峰的幾位長老聞言,身形頓時一滯,其中一人道:“我等會轉告。 直到遠離拙峰,星峰的幾位長老才低聲談論,當中一人蹙眉道:“拙弓為何這樣出現了?” “看來我們這位李師兄并不簡單,昔年我們都小覷他了,以為他質低下,難以有成,不想他獨守拙峰多年,竟然看不出深淺了。”“拙峰這個地方很怪,很多事情不能以常理度之,李若愚該不會成為第二位拙峰大能吧?” 他們想起了拙峰的過去,曾有一位前賢!質并不佳,但卻在拙峰傳承未現時,得到了修行法門,最終其成就堪比上古大能,法力蓋世。“拙峰,卓而不拙,華光內蘊,重新崛起不遠矣,我有這樣一種感覺。”星峰的一位年歲很大的長老這樣說道。“就算拙峰重新崛起,極度鼎盛,又能如何?星峰才是太玄門的根基,為最強傳承之一,史上半數掌教都出自我們這一脈。 此1,葉凡很慶幸,只烤了一只野兔,而沒有將九只老鴉打下來,他不知道要是真那樣做的話會發生什么。 黑漆漆的古5,上面的幾個蟲洞很醒日,葉凡怎么看都覺得奇異,若是重寶,怎么會被蟲子咬透。 李若愚站在九階天梯前,從葉凡手中接過拙弓,輕輕撫摸,最終將古5放在了古玉石階上。 九種顏色的玉石有水波流動,將拙弓淹沒,而后竟有火焰跳動,黑漆漆的古弓燃燒了起來。“前輩你這是在做什么?!”葉凡大吃一驚。“相傳,山為經,弓為根,此弓是拙峰的一把鑰匙,也許可以讓傳承再現。”葉凡見古弓在燃燒,驚道:“這可是一件重寶啊,不會就此毀掉吧? “毀不掉,只會融入拙峰中,威勢更盛,山弓一體,可衾天穹。李若愚感嘆道:“傳承確實不該重現呢,我不知道這樣做能否開啟。 火焰跳動,拙弓融入九階天梯中,徹底消失不見,最終一切都平靜了下來,葉凡感覺到了一股微妙的變化。 此峰,越發內斂,平淡無奇,似低矮了數百米,已經不足兩千六百米高,周圍很多“從峰”都比它高出一截。“我若是坐化在這里,你便離去吧。”李若愚說完這句話,盤坐在九階天梯前,像是枯木般一動不動了。“李前輩……”葉凡心中一驚,想要相勸,但卻無從開口。 最終,他走到一邊,翻看老人送給他的那本顏色泛黃的簿冊,里面有一些修行的法門,但更多的是感悟與經驗。 葉凡很快就被吸引了,他不缺修行的功沽,《道經》是東荒古經,是修煉輪海秘境的最強心法,他一直以來都是自己在摸索,缺少經驗,沒有人指點,這本泛黃的古冊對于他來說無疑是雪中送炭。整個晚上他都沉浸其中,看的如癡如醉,心中的一些疑問徹底解開。 葉凡體內,一條神脈在延長,像是一座橋梁通向前方,橫貫在金色的苦海上空,周圍霧氣迷蒙。神橋一夜間竟延展了一試,這是他解開心中的迷惑后,立罕見影的收獲,如是能夠橫貫苦海,到達另一端,那么他佼算是破入彼岸境界了。“呱呱呱” 在接下來的幾天里,葉凡感覺很元語,可謂鳥光罩頂,非常不祥,幾只烏鴉不時在其頭頂上方盤旋。據說,這是古弓孕育出的精靈,若是射出,可穿云裂天,所向披靡。 葉凡猜想,所謂的精靈是“器”孕育出的“神祗”他不知道這樣的赤器是什么等階,想來一定非常恐怖。 至于那九支箭羽只是載體,并不是多么特別,關鍵是古弓與九只精靈,相合在一起,極其可怕。 這幾天,星峰的弟子沒有闖入拙峰,但很多人都很不忿,經常在周圍徘徊。 葉凡沒有理會他們,在這幾日間他不斷探尋,他覺得這樣的超級大勢力,縱不如姬家與搖光圣地,可若是開啟域門后,多半亦可橫渡半個東荒。 半個月后,李若愚醒轉過來,不斷自語:“大成若硤,大盈若沖1大巧若拙……”葉凡快速走上前去,對老人施禮,道:“前輩可有收獲?” “拙峰理應如此,根本無需仙霧彌漫,瑞彩繚繞,我想我發現了一些原因。”李若愚似有所獲,道:“山為經書,傳承秘法,需要相應的心境,與之相合,才能烙印下仙術。” 老人生命無憂,沒有坐化,讓葉凡放下心來,他開始關注山門的事情。在這半個月以來,常有星峰的弟子出沒,似是在等待他下山。“我說你們煩不煩,整天在拙峰前轉悠,想在此偷盜嗎?” 拙年下,有星峰弟子冷笑,道:“各座主峰間的大比要開始了,算算時間還有兩個多月,到時候希望你不要怯場。”“關我什么事,我又沒有說參加,你們去斗吧,到時候我去捧場。”葉凡站在拙峰上,笑著應對下方的人。“你既然加入拙峰,成為了此峰唯一的弟子,縱然想不參加也不行,到時候希望你能夠笑的出來。” 星峰的弟子在葉凡手中吃過大虧,對他甚有敵意,可以想見,一旦大比開始,他們必然要針對葉凡。“還有這樣的事情,我棄權!”葉凡一點也不覺得臉紅。“這家伙哪來的,臉皮怎么這么厚,這種話都說的出。?”山下,一干人日瞪口呆。 “可惜,最少要打上十場才能棄權……”有人搖頭,露出幸災樂禍的神色,道:“到時候,會有很多人好好的照顧你的,慢慢享受0巴。“是同階間的戰斗,還是跨境界的戰斗?”葉凡問道。“你以為你是神體?還想跨境界戰斗……”下方,星峰的弟子全都露出鄙夷的神色。“這么說,是同階修士間的對決,要不現在咱們就切磋幾場?”葉凡嘿嘿笑道:“歡迎苦海境界的修士來拙峰交流。” 山下,這些星峰的弟子大多在命泉境界,他們來此是想找機會收拾葉凡的,聞言面面相覷。 幾個命泉境界的修士,露出和善的笑容,向前走來,道:“我們都是苦海境界的修士,如此那便切磋幾場。” 半個時辰后,一則消息傳到星峰,十幾名弟子被人打的鼻青臉腫,扣在拙峰,正在那里修山路。 拙今不少弟子嘩然,立刻有人飛向拙峰,有些人想強闖,但被身邊的人攔住,全都在山門前降落而下。“認賭服輸,這可不是我強迫的……”葉凡站在山上,沖下喊道:“你們也走過來幫忙修建拙峰的嗎?”“我說這個小子哪來的,怎么這么另類,連我們星峰的弟子都敢扣押。“你不知道嗎,半個月前,他將我星峰數人打成重傷,后來更是以一把魔弓,與我星峰數十弟子對峙,將長老都驚動了。” “在大比前,拙峰進行小比,歡迎苦海境界的修士前來切磋。葉兒一臉人畜無害的樣子,在上面喊道:“不過,要一個一個的上來。 拙今上,被封禁的十幾名星峰的弟子,心中大罵葉凡無恥,這個混賬又開始“釣魚”了。 不過,這一次沒有人貿然上前,有前車之鑒,這些人自然明白當中有古怪,覺得葉凡一定掌握有類似拙弓一樣的古寶。 陸續有星峰的弟子飛來,想要看看到底是何人,敢扣押星峰的弟子,人群中一個白衣女子,神情一怔,感覺有些不可思議,正是李小曼。此刻,葉凡沒有注意到她,快速向山上沖去,他感覺到了一絲異常。 他懷中的菩提子,輕輕顥動了一些,有些溫熱,一種奇異的感覺涌上他的心頭。“難道是那種秘術將要出現了?!”葉凡的速度達到了極致,飛快沖上了山巔。 拙年之巔,出現一片虛空,極度安謐,里面草木繁盛了又凋零,一會兒綠葉欲滴,一會兒凋萎枯寂。 九階天梯,朦朦朧朧,不斷放大,竟有瓊樓玉宇浮現在上,橫在虛空中。李若愚像是化石一般,盤坐在那里,與九階天梯對立。 今天思路不順暢,就這一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