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32 九秘之一

葉凡覺得與李小曼已經平淡如水,他們所能有的關系也只是共同流落在這個世界而已。 除此之外,很難再有其他,曾經的點點滴滴,早已隨時間而逝,成為了綻開的煙花。 他也曾經想過,雖然不能在一起,沒有了曾經的感動,但還可以做朋友,可是上次的相逢,讓他感覺太一廂情愿了。 葉凡并不打算去與李小曼相認,與其感受那種冷溢,還不如似陌生人一般輕輕擦肩而過。 在來太玄門前,姬紫月在自己粉嫩的臉頰一番涂抹,幾乎快成一個小花貓了,唯有一雙大眼睛還很靈動,此刻彎成了月牙狀,她捕捉到了葉凡心緒的變化。 無盡仙山中,一百零八座主峰,代表了一百零八種傳承,是太玄門長盛不衰的根本所在。 縱然一些傳承現出頹勢,還有其他傳承正在崛起,歷經王朝更迭,歲月流轉,太玄門始終屹立不倒。 山門內,地勢開闊,人流涌動,足足有數萬人聚集在此,但卻一點也不擁擠,都在等候選拔。 而這僅僅是第一天而已,將持續七,若每天都有這么多的人,可以想想,將會有多少人趕到此地。 這些人來自周圍數十個國度,都有一定的天分,但僅有很少的一部分可以留下,必誦天賦異稟,極其出色方可。“這么夸張?!”眼前,人山人海,葉凡感覺相當的驚訝,這簡直比皇帝選妃子還要嚴格。 姬紫月瞟了他一眼,道:“當然了,太玄門名氣很大,昔日最鼎盛時,實力足以位列東荒前一百名內,是少有的超級大勢力,已經傳承萬載有余。”“這樣說來,你們姬家豈不是更可怕,穩穩壓制這樣的大派,我很難想象,你們家族會有何等的威勢,有多么的強盛。”“荒古世家與圣地傳承久遠,無法考量,底蘊有多么深厚,就是我身在其中,都沒有辦法真正了解。” 聞聽此言,葉凡也只能倒吸冷氣了,他實在沒有辦法揣摩這樣超然的古世家,到底有多么的恐怖。“小毛孩,我怎么覺得你對各大勢力沒有什么概念,一點也不了解。“別叫我小毛孩。”咋凡對這個稱呼感覺很別扯。 姬紫月輕笑,將他滿頭的黑發揉的亂糟糟,道:“看你不過十三四歲的樣子,也想老氣橫秋,冒充大人,真是的……” 就在這時,遠處的一百零八座主峰間,飛來數十道人影,全都白發披肩,皆是精神矍鑠的老人,有男有女,看起來像是一個個老神仙。 他們懸浮在半空中,俯視下方數萬人,其中一人開口,言礴意賅,聲音清晰傳遍每一個角落,所有人都可聽聞到。 按照老人所說,最初始的考驗,僅需穿越過前方的一座仙門,若是無仙緣根本無法通過。唯有過了此門,才能前往一百零八座主峰,進行測試,若適合某一座山峰的傳承,就可以留下來,成為太玄門的弟子。 葉凡與姬紫月混在人群中,隨眾人前行,很快就來到了那座神秘的門戶前。它足有千米高,由天然的山石屏障形成,里面霧氣迷蒙,是無盡深遠的峽谷。進去的人雖多,但足有九成人被仙光重新傳送了回來,被認作無仙緣。“太玄門的這道形似石門的天然屏障,據說是第十九代祖師祭煉成的,不適合修行的人,根本無法通過。”不少人在低聲議論。 被傳送出來的人,很多都很不甘,重新向前走去,但結果并沒有什么不同,依然如此。 太玄門有不少年輕的弟子守護在這里,沒有人敢鬧事,幾次被傳送回來后,那些人不得不瀹然離開。 輪到葉凡與姬紫月上前后,兩人都沒有什么可緊張的,與數百人同時走了進去。姬紫月輕松過關,輕盈的向前邁步而去,可是就在這時,光華一閃,葉凡被傳送了回去。 “這個家伙的體質……明明強橫的‘一塌糊涂”怎么可能這樣廢柴?”姬紫月的小嘴張成了0型,一臉不可思議的神色。 葉凡方才封閉了神力波動,苦海堅如神鈹,不可撼動,結果毫無意外的被傳了回來。他瞬間明白了原因,臉部紅心不跳,再次向前走去,周圍有人取笑,他毫不在意。 這一次,他溢出點點神力波動,毫無意外,順利通過,這讓外面等著看笑話的人,全都驚訝無比。 “你這個家伙,剛才怎么回事?”姬紫月充滿了好奇的神色「打量他,道:“你的體質非常特別,一定有什么秘密。” 數萬人最終只剩下了幾千人,分別向著一百零八座主峰行去「各自去尋覓自己的仙緣,他們當中依然會有很多人會落選,能留下的僅僅占少數。太玄門深處,秀麗的山峰無數,當中一百零八座主峰最為壯麗。 有的主峰,仙樂陣陣,云霧飄渺,霞光閃爍。有的主峰,生機勃勃,瀑布長達千丈,垂落而下,猶如銀河墜落九天。有的主峰,仙鶴飛舞,天宮懸浮,極其祥和,如世外凈土。“那些宮殿沒有坐落在山峰上,而是漂浮在云朵上……”葉凡深感吃驚。“這有什么奇怪,這樣的超級大勢力理所當然如此,我們家還有一座永不墜落的古城呢。“這……”葉凡只能默默感嘆了。 “在此隱忍一段時間,我在暗中觀察,看看都有誰要對付我,到時候將徂們全都揪出來”姬紫月牙閃著大眼,而后又道:“不過,既然來到了此地,也不能白來一趟,太玄門有幾種傳說中的神秘古法「有獨到之處,縱是圣地與荒古世家也很眼熱。” 葉凡很心動,道:“那還有什么可猶豫的,就選擇具有這種傳承的主峰吧。” “可惜,據說那幾種古法近乎斷了傳承,沒落多年了,我們只能碰碰運氣了。”姬紫月來自荒古世家,見多識廣,對太玄門有一定的了解,最終兩人向著一座很荒涼的主峰走去。這座主峰并不是很雄偉,不過三千米而已,隸屬于它的“從峰”能有數十座,不少都比主峰還要高出一截。 很明顯,這是一種沒落的傳承,此地非常安靜,幾乎看不到人影,主峰上可謂古木狼林,老藤盤繞,非常荒涼,久未有人出沒的樣子。 “雖然是一百零八座主峰之一,代表了一種強大的傳承,但是看樣子似乎已經徹底沒落了,此地太荒僻了,連個守護山門的弟子都禾有。”葉凡感覺難有收獲。 姬紫月揉了揉自己的小花臉,而后大眼中竟射出兩道神光,幾乎快化成了有形之質,開始掃視前方的主峰。“昔年,這座主峰鼎盛無比,可惜五百年前,此峰之主與搖光圣地的太上長老爭鋒,同歸于盡,傳承近乎斷絕。”“那還來這里干嗎?”葉凡不解。 “太玄門一百零八座主峰,從來沒有真正斷過傳承,因為每座主峰都是一部天然的經書。縱然沒落數百、甚至上千年,也早晚有一天會重新興盛起來,經書自現,傳承再次開啟。“這里到底有什么,讓你這樣感興趣?”“傳說,此峰傳承有一種仙術,具有鬼神莫測之能,讓所有圣地都眼紅。”姬紫月大眼放光。“仙術?”“不錯,因為它太神秘了,近乎妖邪,幾近為仙,故此被稱作仙術。“它有什么獨到之處?”葉凡很好奇,覺得這種傳承一定很不其『“這種仙術若是修成,運轉起來后,格爾可以讓一個人的戰力疊加數倍、甚至十倍。”姬紫月很走向往。 這是一種神秘的傳承,當運轉這種術法后,有時會發出數倍于己身的戰力,雖然只能偶然發生,并不能每次成功,但是依然很恐怖,對敵時若是偶然觸發,往往佘造成難以想象的殺傷力。“還有這樣的術法?”葉凡非常心動。 “據說,當年有一本非常神秘的古經,沒有記錄深奧的心法,僅僅記載了九種秘術,便與《道經》、』虛空經》等仙典齊名。可惜,那本古經被拆分了,九種秘術再也難以同時出現,分落八方,有幾種秘術甚至可能永遠消失了。傳言,此座主峰的仙術,便是當年的九種秘術之一。”“僅僅九種秘術,就堪比圣地的古經……”葉凡倒吸冷氣,這座主峰的傳承,乃是九秘之一,來歷甚大!“希望可以尋到這種秘術。”姬紫月的眸子中有神華在流轉。“太玄門僅此一種秘術嗎?”姬紫月點了點頭,道:“他們能夠得到一種秘術,已經算是天緣了。 此刻,前方一片寂靜,甚是荒蕪,主峰下的山門前雜草叢生「根本不像是一處仙山,不遠處的一株古樹上,幾只烏鴉呱呱大叫,扇動翅膀飛起。山上的道路,徹底被荊棘淹沒了,草木雜亂橫生,似乎久未有人清理了。 就在這時,一個身材佝僂、顫顫巍巍的老人,從山上一座破敗的殿宇中走出,向下走來。 “你們是來測試的嗎?”他老眼渾濁,道:“五百年了,傳承始終未現,近乎斷絕,不知道還要等到何時,你們來此,也許只能白白蹉跎了歲月。”“我們不怕,有的是時間來等。”姬紫月笑的很甜,上前扶住老人,笑語嫣然,很活潑與靈動。三千米高的主峰,上面有不少殿宇,但是不少都倒塌了,古木壓落在上,藤蔓遍布,院中的野草都足有半人高。“這簡直快成與郊野地了……“是啊,傳承不現,誰愿來這里,自然一片荒涼。”老人感嘆連連。 就在這時,十幾道神虹沖過,向著前方那座主峰飛去,葉凡沒有想到,這么快又看到了李小曼,她已經是一名命泉境界的修士,能夠馭虹而行了。“前方那座主峰,極度鼎盛,你們選擇此峰,遠不如選擇那里的傳承。”這名老人好意的建議。“我們只在乎此峰的傳承。”姬紫月淺笑。 老人笑瞇瞇的點了點頭,道:“好,有志氣。你們一定知道,此峰的傳承乃是傳說中的九秘之一,希望你們能夠有所獲。”總算寫完了三章,困的不行了,各位書友請多多支持,辰東很是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