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129 聯姻

“怎么會這樣?”姬紫月美眸波光流轉。紅潤的小嘴微張,滿臉不相信的神色,她無法理解,玄黃二氣為何浮現那對拳頭上。 此刻,葉凡的金色拳頭,僅僅觀看,就給人以強大的感覺,像是可以無堅不摧,萬物母氣似是熔煉在了上面。 “玄黃是天地交泰生出的母氣,是煉‘器’的圣物,怎么附著在你的拳頭上了,你是如何做到的?”姬紫月大眼中閃動著奇異的光彩。 葉凡松開金色的拳頭,玄黃母氣頓時消失,流轉回苦海內,繚繞在綠銅塊周圍。他亦很吃驚,生怕自己化成齏粉,這種母氣之重,他根本無法承受,一縷就足以壓碎一道山嶺。 方才,每個拳頭上都浮現一縷,實在讓他有些心驚肉跳。還好有綠銅鎮壓母氣,沒有意外發生。 綠銅沉在輪海中,玄黃母氣附著在上,連帶著他的身體都成為了一個載體,運轉輪海,很有可能會引導出玄黃精粹。 這讓他感覺很不妥,若無綠銅塊鎮壓,他隨時有化成齏粉的危險,這么多的母氣足以讓他粉碎無數次。 不過,危險總是與機遇并存,雖然讓人不安,但如果利用好的話,這等若是一件無堅不摧的利器! 浮現出一縷玄黃精氣的拳頭,那將有多么可怕?任你法寶萬千,任你神通無盡,我自一拳打穿! 葉凡在考慮,是否真的可以將玄黃母氣與己身熔煉在一起。不過細細想來,這太艱難了,眼下他恐怕無法做到。 真正的玄黃難以煉化,絕頂修士用來煉器,幾乎沒有聽說過有人煉體,因為實在太危險了。 “路是走出來的,一切都可以慢慢來……”他并不急于求成,有的是時間來慢慢摸索。 “你的身體很特別……”姬紫月很有靈氣,敏銳的捕捉到了什么。 “你看出了什么?”此刻,葉凡已返璞歸真,笑容陽光。一臉人畜無害的樣子,只是一個十四歲左右的少年, “方才,你肌體晶瑩,如琉璃寶燈,無瑕無垢,超越靈寶,根本不應如此……” 方才葉凡第三次拖胎換骨時,寶體生輝,血肉近乎透明,全部落在了姬紫月的眼中,這樣的蛻變過程讓她非常吃驚。 修士達到彼岸境界后,將會發生另類的新生,不斷的換血,洗練骨骼,完成破繭化蝶般的變化。 可是,按姬紫月所說,那種洗練血與骨的新生,遠遠無法與葉凡這種蛻變相比! “你這種升華很不一般,不符合常理。”她睫毛顫動,仔細打量葉凡。出驚疑不定的神色。 依姬紫月所述,達到彼岸境界后,體質如果說是蟲化蝶的變化,那么葉凡簡直可以稱之為蟲化鳳凰的新生。 “縱然你以妖族大帝的圣血淬煉肉體,也不應如此,這種蛻變簡直可與古代大能的拖胎換骨相比了。” 姬紫月越發驚異,不斷推測,自語道:“尋常修士,肉殼蛻變,再怎么不凡,也無法及你一成,難道說……你也是神體?!” 葉凡沒有回應,他這種拖胎換骨的變化,比達到彼岸境界時換血煉骨還要神異,他早已知曉。 畢竟,他服食的是神藥與妖帝圣血,他的荒古圣體一旦蛻變,自然不凡。 “其他修士的蛻變與你相比,根本算不上拖胎換骨。”姬紫月說到這里,充滿靈氣的大眼中出異彩,道:“你難道真的與我哥哥一般……擁有神體?!” “別拿我跟他比較,早晚揍他一頓。” “你……”姬紫月很不滿,皺了皺鼻子,道:“就怕皓月哥哥出現時,你會逃之夭夭。” “我暫時不想搭理他,等我修煉有成時,非將他打成個豬頭不可。”葉凡滿不在乎的說道。 “哼!” 姬紫月輕哼,大眼斜瞟,這樣說她哥哥。她當然不滿,咕噥道:“你再修煉一百年,也打不過我哥哥。” “不就是擁有異相————海上升明月嗎?到時候,我摘了他的月亮,在他的碧海中種花養草。” “我哥哥神體初成,在東荒年輕一代幾近無敵。就憑現在的你,連道宮秘境的門檻都沒摸到,還想與他為敵,真是……” 葉凡自然不是起了爭勝之心,不過是在輕松調侃而已,捏住姬紫月的瓊鼻,道:“等著看吧,不將那個驕傲的月亮痛揍一頓,實在對不起我的拳頭。” “你等著被打吧!”姬紫月氣極,張開小嘴,出晶瑩的牙齒,向著他的手指咬去。 “屬小狗的,居然咬我……”葉凡輕笑了起來,道:“神體有什么了不起,他的妹妹還不是成為了我的階下囚。” 話雖然這樣說,但葉凡著實很頭疼,姬家名震東荒,是一個超然的大勢力。如果知曉姬紫月在他手中,不用想也知道會發生什么。 “怎么處置這個她呢?” 殺又殺不得,放又不能放,姬紫月知道他很多的秘密,比如說綠銅塊等,絕對不能見光。 “妖族大帝的心臟為何在你身上?” “那塊綠銅到底怎么回事?” “你體質如此奇特,拖胎換骨時,與我哥哥相仿,難道真的是神體?” 連日來,姬紫月不斷追問,葉凡不可能告訴她。 葉凡在此地隱修期間。出去過一次,為的是了解外面的情況。 讓他感覺無比詭異的是,在地下暗河漂流了一個月,竟依然沒有離開魏國,不過是從西部來到了東部而已。 此地有一個超級大勢力,名為太玄,它占地極廣,東部無盡仙山都屬于該派。綿綿山脈中,足足有一百零八座主峰,每一座都代表一種傳承,每種傳承都遠超靈虛洞天這樣的小派。 在這片廣袤的地域,除卻姬家與搖光圣地外,沒有任何宗門可以穩穩壓制此等規模的超級大派。 東荒,浩瀚無垠,國度無數。 昔日,太玄門鼎盛時期,實力可以排進東荒前一百名,稱得上一個巨無霸。尤其是在這片地域,更是赫赫有名,周圍數十、上百個國度內,少有門派可與之并列。 “超級大勢力……”葉凡不想惹上該派。 此外,他聽到最多的是關于姬皓月的消息。 姬家神體出世,震動東荒,預示著姬家在未來的數千年內,將極度鼎盛。神體活上數千年不成問題,這是人們的共識。 姬皓月強勢崛起,不斷攻打妖族,已經挑了數名大妖的洞府,所向披靡。 兩個月以來,若論風頭之勁,沒有人可與他相比,可謂光環耀眼! 不少超級大勢力都在猜測,姬家為何如此大動戈。 葉凡有一種直覺,姬紫月很不簡單,不然的話,絕不可能在顏如玉的金蓮異相下活下來,姬家對她應該很重視才對。 可是這段時間。并沒有關于姬紫月失蹤的消息,像是被人刻意隱瞞了下來。 葉凡暗暗思量,姬家多半以為姬紫月意外落在了妖族手中,故此四處征伐,這讓他冷汗直流。 在這非常時期,葉凡最好的選擇就是隱居下來,若是被人發現他拐走了姬紫月,那定然是天大的禍端。 數日后,葉凡開始祭“器”,鼎早已粉碎無形,與玄黃二氣合一,已經可以重新鑄煉了。 這是一個非常艱難的過程,萬物母氣最是不凡,與鼎熔煉在一起,想要成型,不說勢必登天也差不多了。 葉凡選擇在綠銅塊上鑄鼎,在其斷面上鍛造,讓人感覺不可思議的是,竟在半月內令鼎的粗胚成型! 綠銅塊神秘莫測,在其上煉化玄黃,并不是多么艱難。 玄黃小鼎成型后,古樸自然,道韻天生,極其不凡,讓人一眼望去,就看以移開目光。 可是,剛剛離開綠銅塊,小鼎瞬間化成了玄黃二氣,一下子分解了,這讓葉凡很是無奈。 天地相合,相生相長,溢出天地之精,萬物混而同波,天精地髓彌漫,是為玄黃。 萬物母氣,極難定型,想要真正成鼎,實在太艱難了! 但這也意味著,一旦煉化成功,就會得到無以倫比的“器”。 這次修行停下來后,葉凡又想到了姬家,感覺有些頭痛。 他在一株古樹上,嘴中叼著一條草梗,看著不遠處的姬紫月,道:“小丫頭,我給你找個婆家吧。” “去死!”姬紫月氣惱,用大眼瞪他。 “這么激動嘛,你總歸是要嫁人的,保證給你找個好婆家。”葉凡叼著草棍,自顧道:“到時候,我們便算是自己人了,我就不去找你哥哥的麻煩了。” “你在亂說什么!”姬紫月氣鼓鼓,不拿正眼看他。 “思來想去,避免將來我一不小心把你哥哥宰掉,唯有和親這一條路可走了。”葉凡大言不慚,自語道:“說起來,你們姬家也算的上大戶人家,與你們家聯姻,倒也不算吃虧。” “沒見過你這么無賴的家伙!”姬紫如玉的雙頰皆鼓了起來,很想咬葉凡一口。 姬皓月擁有神體,橫空出世,可謂光芒萬丈,絕不是眼下的葉凡可比擬的。姬家在東荒何其強大,地位超然,卻被葉凡這樣說,娶她的話,似乎還是姬家占了便宜。 “我給你找的婆家,很是不凡,得到了妖族大能的傳承,他的名字叫龐博,絕對配的上你。” “要嫁你去嫁吧!”姬紫月螓首扭向一邊,嘟著嘴小聲詛咒道:“祝你與妖百年好合,到時候生個小妖怪,不,是人妖。” “你這小丫頭嘴巴倒挺毒。”葉凡啞然失笑,扔掉嘴中的草梗,道:“既然不愿嫁給妖怪,我就勉為其難,自己將你消化掉算了。” 姬紫月的眸子閃爍著靈氣,道:“我其實很想告訴一個秘密。” “什么秘密?”葉凡在古樹上,懶洋洋的問道。 “法不傳六耳,你過來……” 葉凡走到近前,道:“如果是關于古經的秘密,我很樂意傾聽。” “秘密就是……我想咬你!”姬紫月徹底發飆,咬向葉凡的耳朵,她早已被氣壞了。 “別這么兇巴巴。”葉凡托起她的下頜,笑道:“其實,聯姻是為了你好,我想讓你恢復自由,不然的話天天將你困在身邊,我心中不安。” “你是怕我們家族還有我哥哥尋上門來吧?”姬紫月紅唇潤澤,小虎牙燦燦生光,很想在葉凡身上咬一口,這樣才覺得解氣。 “頭疼啊……讓我想想。”葉凡輕揉太陽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