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28 虛空古經

第三章到了。 姬紫月嘴角微翹。瞪向葉凡,氣道:“要寶貝沒有,要古經更無,只有仙人命一條,你看著辦吧!” “你倒是很光棍。”葉凡頓時被逗笑了,道:“用你的話說,不老實交代的話,我有很多手段收拾你。” 姬紫月以晶瑩的貝齒輕咬紅唇,將頭扭向一旁,看向天際的云朵,想說什么,但最終還是忍住了。 葉凡并沒有立刻動手逼問,他有的是時間,當下最要緊的錘煉玄黃精粹,他的鼎碎了,附在綠銅上,實在讓他擔憂。 輪海泉眼中,綠銅塊一動不動,在它周圍玄黃精粹繚繞,碎鼎沉浮,與玄黃交融。不分彼此。 姬紫月說的很有道理,小鼎碎裂后,對葉凡來說,并不完全是壞事,這是一場機遇。 “碎了,我便重鑄!”葉凡的心神完全沉浸泉眼中,以輪海內的神力小心翼翼的擠壓碎鼎。 他現在不是直接接續,所要做的是更加徹底、完全的粉碎這尊鼎,使之徹底的與玄黃精粹融合。 在苦海中碎鼎猶如碎己身,神力流轉,心神沉浸在里面控制,竟有打碎自己的錯覺。 玄黃精粹如月華、似日暉,非常奪目,不斷與碎鼎相融相合,在葉凡的控制下,兩者無分彼此,漸漸成為了一道流光。 它環繞綠銅旋轉,霧氣迷蒙,玄而又玄,到最后光華內蘊,鋒芒斂去,變得無華而又樸實,蒙蒙玄黃二氣自然流動,給人以深不可測的感覺。 天地初始,誕生少許天精地髓,是萬物之母氣,有著難以想象的神秘力量。是煉器的瑰寶! 葉凡小心翼翼的控制,并沒有急于鑄鼎,他為了讓兩者徹底融合,不斷的錘煉此氣,同時向著綠銅烙印而去。 讓玄黃之精包容綠銅塊,反復摹刻與錘煉,欲與之合為一體,刻印下其上的天然道紋。 這注定是一個漫長的過程,需要時間慢慢來磨礪,初始一切都很順利,并沒有發生意外,有了一個良好的開端。 就這樣,葉凡在這片湖泊旁暫住了下來,又對姬紫月施加了數道封印,防止她破除禁制。 時間匆匆,轉眼間過去了半個月。 湖中霧氣迷蒙,波光點點,岸邊樹木蔥郁,花草芬芳。 一株參天古木下,姬紫月一動不能動,被禁錮在那里。葉凡不理會她的尖叫。專心致志,以手中之筆在其光潔如玉的俏臉上作畫。 他下筆很快,轉眼間一只蟾蜍成型,他點了點頭,似乎很滿意,將手中之筆放在一邊,取過一面鏡子,置于姬紫月眼前。 “啊……”姬紫月大聲尖叫,像是遇到了什么最為可怕的事情,直欲撕裂人的耳膜,她氣惱無比,咬牙切齒,大眼怒瞪葉凡。 “半個月過去了,你才給我寫出一段古經,實在太少,我需要完整的……”說到這里,葉凡話鋒一轉,循循善誘,道:“我有玄黃精粹,千百世難尋,你若給我講解古經,我便送你萬物母氣,說起來我們互惠互利,誰也不吃虧。” 姬紫月確實有些心動,大眼眨了又眨,道:“我需要時間慢慢考慮。”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想拖延時間。”葉凡坐在對面,準備好紙筆,將姬紫月右手的封印解開,道:“不要磨蹭了。萬物母氣近在咫尺,你不想收取嗎?” 姬紫月氣道:“你太過分了,我已經給了你數件寶物,你還不知足,大不了我與你魚死網破。只要我逝去,我身上的印記一定會出現在姬家,發生的一切都會呈現出……” 葉凡頓時無言,將一只鳳釵、兩個手鐲、一對耳墜全部推到她的面前,道:“這些東西,你讓我如何拿出去用?只要給我寫出古經,全都還你。” 姬紫月頓時換了另一種表情,泫然欲泣,道:“不是我不想寫出古經,家族宿老在我心海中封有仙咒,我若敢透出來,會當場形神俱滅……” 葉凡輕笑,道:“不要這么可憐兮兮,你說的這些話,我完全不相信。” 姬紫月美目中水霧彌漫,無助的低泣道:“我從來沒有對你有過敵意,我連妖族的人都放過了,對你更是沒有相害之心,你卻這樣對我……” 這確實讓葉凡很慚愧。抓到這個燙手山芋后,他感覺很難處理,殺又殺不得,放了的話后患無窮,一直逼問古經,卻并沒有得到玄法。 “我對古經志在必得,你就不要再演戲了……” 姬紫月頓時又換了一種表情,眼中水霧消失,開始磨亮晶晶的小虎牙,道:“我跟你拼了!” “那就拼吧。”葉凡開始拖其鞋襪。 姬紫月尖叫:“你要嗎,住手!” “到底寫不寫古經?” “我……” 葉凡將其鞋襪徹底拖下。出一只光潔如玉的小腳丫,如羊脂玉一般晶瑩,閃爍著點點光澤,纖秀而柔美。 “你……”姬紫月羞惱無比,臉色粉紅,徹底嚇壞了,顫聲道:“快住手。” 葉凡不緊不慢,在其溫潤如玉的腳心涂抹了一層蜂,然后抓來幾只蟻蟲,放在上面。 古木林中,頓時傳來姬紫月又羞又氣的尖叫聲:“小毛孩葉凡,我跟你沒完,啊啊啊……” 半個時辰之后,葉凡手持幾頁紙張走到湖邊,他神情專注,認真研讀上面記錄下的。 “大道如淵,萬物之宗,和光同塵……” 葉凡一邊研讀,一邊思索,姬家的古經果然有獨到之處,絕不在《道經》之下。 開篇幾句話,點名了這本古經的所側重的要義,大道本體是虛空的,但作用永無止境,這便是姬家的《虛空經》。 虛空大道,消磨萬物鋒芒,化解萬物紛爭,協調萬物光輝,混同萬物塵垢,但己身卻永遠虛空,永恒存在。 可惜,姬紫月非常堅決,寧死不屈,只寫了有限的幾頁而已,想要得到整篇古經,還需要時間。 這幾頁很不連貫,關于“道宮”的闡述實在少的可憐。只有少半頁,他細細觀看。 “谷神不死,是謂玄牝,玄牝之門,是為天地根……” 雖然不過短短的半頁,但卻讓葉凡明曉了道宮要修煉什么。 “果真要修五尊神祗!” 人能養神則不死,道宮中有五尊神祗,若能化為己用,可延長壽命,孕生五氣,神祗與氣相合,會發生種種玄秘之事。 道宮似非常神秘,比輪海還要不凡,將開啟與挖掘出種種神異,可惜葉凡僅僅看到了半頁而已,并不知后續要做什么。 想要修道宮,必須橫渡苦海,到達彼岸,才能進行。 在接下來的時間里,葉凡開始苦修,他不想浪費一點時間。 在這個過程中,他亦不斷錘煉玄黃精粹,令其包容綠銅塊,反復祭煉,相融相合,摹刻道紋。 當然,葉凡所做的最為重要的一件事,是開始淬煉妖帝圣心的精血,他需要強大的力量,這顆心臟沉浸在命泉中,若是不利用起來,實在浪費。 這一次,他是以玄黃二氣逼迫圣心,令其血光漫天,以此來收取精血。 有綠銅塊鎮壓在海底,妖帝圣心無法反抗,像是盤在淺灘的虬龍,不敢有任何大動作。 足足半個月,葉凡稱得上是壓榨,不斷淬煉妖帝圣血,洗練己身,肌體晶瑩如玉,排出種種雜氣,即將發生拖胎換骨的變化。 姬紫月將這一切看在眼中,驚在心中,她隱約間覺得葉凡身上有很多秘密,遠不像表面看起來那么簡單。 提煉妖帝圣血第十九天,這一日發生了驚人的變化,通紅如玉的心臟,像是再也無法忍受,徹底爆發。 葉凡的金色苦海完全沸騰了,如果不是綠銅塊定住了這里的一切,他恐怕將形體碎裂。 妖帝心臟“怦怦”跳動了起來,徹底恢復生機,不甘被剝奪圣血,想活活震死葉凡。 當日,連超越彼岸境界的強者都無法承受,可想而知它的恐怖! 綠銅塊上玄黃二氣流轉,穩固了輪海,沒有讓葉凡發生危險。那顆如紅寶石般璀璨的心臟,熊熊燃燒,竟直接破開了葉凡的苦海,化成一道璀璨血光,消失在天際。 葉凡苦海劇痛,雖然快速閉合了,但很長時間才讓他恢復過來,這個結果讓他目瞪口呆,喃喃自語道:“我壓榨的太狠了,確實不對,妖帝圣心居然……飛了!” 強大的妖帝圣心不甘每日被其索取,最終……蹤影渺然,破天而去。 “天啊,那一定是妖族大帝的心臟,竟在你的體內!”姬紫月瞠目結舌,滿臉吃驚的神色。 葉凡沒有去追趕,盤坐下來,將最后收集到的圣血洗練血肉之軀。 在這一刻,他通體如玉,五臟閃爍,骨骼燦燦,皮膚晶瑩,經過圣血的洗禮,他感覺到陣陣難以忍受的疼痛傳來。 終于,繼服食兩種圣藥后,他開始第三次拖胎換骨。 這是一個痛苦而又難熬的過程,足足持續了大半日,一切才平靜下來。葉凡像是一尊神祗一般站起,神霞四射,與日月同輝,與星辰同耀,晶瑩如七彩琉璃。 直至過去很久,光彩才消失,他反撲歸真,恢復成原來的樣子。 他感覺到了強大的力量,第三次拖胎換骨,讓他像是浴火重生一般,渾身精力似取之不盡用之不竭! 五指并攏,握緊的剎那,金色的拳頭竟有金色的雷電交織,像是可以直接打穿天地。 最不可思議的是,玄黃二氣竟浮現在金色的拳頭上,像是熔煉在了上面。 姬紫月非常驚訝,小嘴張成了“”型,道:“你這個家伙……做了什么?” 清風吹來,葉凡黑發輕舞,攥緊金色的拳頭,他覺得無比強大,玄黃二氣彌漫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