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25 照破山河萬朵

純文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這絕對是一代天驕人物。可惜埋骨在此,無人知曉,在迷惘中死去。 想畢古來諸多修士都心有戚戚焉,成仙無望,很多強者晚年都在懷疑與迷茫中郁郁而終。 葉凡找不到出路,認準一個方位向前走去,不久后又發現了一具白骨,仰面躺在地上,下頜微張,死前似乎充滿了落寞。 這里亦有血字,葉凡蹲下身來,細細辨認。 “成仙……難!難!難!”五個字道盡了個中辛酸,此人臨死前,似乎很絕望。 “還有字!”紫衣少女大眼瞄向那條雪白的手臂下方。 葉凡輕輕推開骨臂,它立刻化成了白粉,在下面寫著幾個字:天璇楊易真。 “天!”紫衣少女驚嘆,紅潤的小嘴張的很大,滿臉震驚的神色,道:“天璇圣地的楊易真,那可是被記載在東荒古史中的絕代人物啊,一萬五千年前縱橫東荒。少有抗手,他竟殞落在這里……” 聞聽此言,葉凡也非常吃驚。天璇圣地早已不復存在,只剩下了老瘋子一人。 這座巨大的銅殿,果然是蓋世強者的埋骨地,昔年諸強飛蛾撲火,前來尋找成仙的希望,但最終卻郁郁而終,死在此地。 第三具白骨引發了紫衣少女的尖叫,她非常激動,因為暗紅色的血跡雖然很模糊,但還是可以辨清字跡,死者是姬家的名人。 “是我姬家九千年前的宗祖,不僅在我姬家族譜中有記載,且東荒古史中也留下了他的名字,想不到……” 葉凡繼續向前走去,接連看到了足足三十幾具尸體,有少數人留有名字,竟然全都是古史中記載的絕代強者。 空曠的銅殿,一片虛無,沒有盡頭,根本尋不到出路,湖中的水沒有流進來,這里自成一方天地。 “成仙這么難……”葉凡心有所感,古往今來,東荒最頂峰的人物,到頭來似沒有人可以跨過去。 “這些人是怎么殞落的。我們若是死在這里,是不是連白骨都無法留下?”紫衣少女悶悶不樂,她從來沒有想到過會有這樣一天。 “不能被困在此……”葉凡靜靜思索,卻也沒有任何辦法,這么多人杰都死在了這里,他如何能夠脫困? 突然,銅殿震動了起來,一股巨大的力量,如銀河墜落,似星域枯寂,龐大的壓力讓人有窒息的感覺。 銅殿中一片迷蒙,竟有混沌翻涌,像是霧靄,朦朦朧朧,向著兩人淹沒而來,摧枯拉朽,根本無法阻擋。 這是一種本源的力量,像是宇宙初開,天地剛成形一般,星辰閃耀,混沌暴烈。勢不可擋,兩人若是被淹沒,必死無疑。 “我不想死呀……”紫衣少女咿呀喊叫,口中不斷念叨著幾位傳說中已經成仙的古人的名字。 葉凡徹底心涼了,他真是沒有一點辦法,不可能阻擋混沌的力量,在這一刻很多身影浮現在他的心間,短暫的剎那,像是經歷了一生。 突然,葉凡的輪海輕顫,寂靜如磐石的綠銅塊,竟搖動了一下,涌來的混沌頓時一滯。 而后,他感覺海底泉眼一空,古樸的銅塊竟脫離輪海,浮現在眼前,沒有光澤,亦無能量波動,樸實無華。 “這是什么?”紫衣少女睜大了眼睛,睫毛輕顫,露出迷惑的神色。 葉凡心中涌起滔天駭浪,綠銅塊竟然出來了,這是前所未有的事情,在他身前輕輕震動了一下,而后周圍便風平浪靜了。 綠銅塊一閃而沒,再次沉入葉凡的海底泉眼,這讓他心中難以平靜。紫衣少女非常吃驚,不斷追問,但他沒有回答。 銅殿一片空寂。昏昏沉沉,葉凡與紫衣少女驚訝的發現,他們不在原來的位置了,前方竟出現兩個門戶。 在此地有十幾具白骨,骨骼有晶瑩的光澤,并沒有化成骨粉,足以說明了他們的不凡。 葉凡走上前去,輕輕敲了敲,白骨竟發出陣陣鏗鏘之音,似金石一般,絕不是凡骨,歲月也未能徹底將其磨滅。有數幾具白骨前遺有血字,其中一人的絕筆,讓葉凡稍微一陣愣神。 “我有仙心一顆,久被塵勞封鎖,何日塵盡光生,照破山河萬朵?” 這是一種大氣魄,同時也是一種無奈,更是一種絕望,實力達到這等境界,絕對已是震古爍今,但依然成仙無望,這幾句話道盡了遺憾與落寞。 “這個人……”紫衣少女一陣失神。喃喃道:“世間傳言,這個人疑似成仙了,他竟死在了這里。” 被認為成仙的人物,竟殞落于此,更加讓人懷疑,“仙”究竟是否存在。 葉凡打量十幾具白骨,心中感慨無限,他現在也有懷疑了,東荒這片大地上,究竟是否真的出過“仙”? 路過十幾具骸骨,來到那兩個門戶前。葉凡心中震動,兩扇門戶形似太極中的陰陽魚,左側的門戶是一個黑色的陰魚,右側的門戶是一條白色的陽魚,全都似不規則的彎月。 “這……合二為一,是為太極!”葉凡不得不驚。 道家、中醫、傳統文化,從孔廟大成殿梁柱,到樓觀臺、三茅宮……太極圖被稱為古中國第一圖,與鼎一樣神秘。 在那黑色的陰魚門戶上,刻有一個蒼勁的古字,氣勢迫人,直欲將人崩飛出去。 “死!” 這個字可以說非常的不祥,如魔咒一般,烙印在上面,竟有些血淋淋的味道。 而在那白色的陽魚門戶上,鐵鉤銀劃,也只刻了一個字,為:“生!”筆力雄渾,神韻天成,流轉出一股祥和的氣息,與陰魚門戶截然相反。 此刻,身后無路,迷蒙一片,暗淡無光,前方有生死選擇,葉凡與紫衣少女都難以平靜,只有兩條路可以前行。 “沒有什么可以猶豫的,自然是選擇生門,誰會選擇死亡。”姬紫月皺起了瓊鼻,一雙大眼瞇成了月牙狀,道:“你可千萬別想不開,去選擇死門,我還想成仙呢……” 葉凡沒有理會,而是默默思索,最后自語,道:“太極生兩儀,陰陽并起。陽者為生,陰者為死。” 不過,他并沒有做出這樣的選擇,因為與道還有太極不符,他凝視陰陽兩扇門戶,道:“陽極生陰,陰極生陽,陰陽互逆,生死易位。” 他看過不少古籍,虛虛實實,陰陽相生,有很多類似的說法,最后他指向死門,道:“這才是真正的生路!” 姬紫月小嘴張成了“”形,驚道:“你在亂說什么?” “生門,看似祥和,但永遠不會有出路。死門,一定會柳暗花明又一村,絕處逢生。” “你確信?”姬紫月撲閃著大眼,瞪著他道:“你可不要異想天開,不然會害死未來的仙人姬紫月,那樣的話你便結下了天大的因果。” 葉凡心中也有些猶豫,他完全是因看到這分裂的太極而做出的決斷,可是這里是星空的彼岸,并不是古中國,他的邏輯不一定適用。 姬紫月皺起了嬌俏的鼻子,道:“小你到底有沒有把握?” “咚” 葉凡在她如玉的額頭上敲了一下,道:“叫哥,別沒大沒小。” 姬紫月淚眼汪汪,將一對亮晶晶的小虎牙磨得咯吱咯吱直響,氣道:“再敢敲我,將來別怪我不客氣,我可是未來的仙人。” 最終,葉凡選擇了死門,大步前進。 “轟” 突然,如海嘯般的聲音傳來,陰魚門戶中烏光如淵,直沖而來,陽魚門戶中白光爍爍,穿透而至。 黑與白的對立,生于死的光華交相輝映,陰陽二氣流轉,鋪天蓋地,發出隆隆聲,像是汪洋在怒卷,又如驚雷響徹九天十地。 太極初成,生死對立,陰陽二氣迷蒙,這種碰撞無比可怕,可以衍生萬物,亦可讓天地枯寂。 突然,綠銅塊一顫,再次沖出,定在陰陽門前,雖樸實無華,但卻巍如重山,一下子讓陰陽二氣消失了。 “這到底是什么寶物?”姬紫月小嘴張的很大,她非常吃驚,一雙靈動的大眼閃爍出奇異的光芒。 葉凡并沒有回應,當風平浪靜后,綠銅塊重回他體內,他繼續大步向前走去。 陰魚門戶,血淋淋的意境如森羅地獄,迎面撲來,在這一刻他與紫衣少女同時看到了尸山血海,無盡骸骨,數十上百萬,他們像大風大浪中的一葉扁舟,隨時可能會被打翻。 葉凡堅定不移,用力推開了黑色陰魚所代表的死門。 后面,沒有森然殺機,未有血雨腥風,有的只是一條空寂的道路,不知延伸向何方。 “嗒”、“嗒”、“嗒”…… 空曠的腳步聲在回蕩,像是一條數萬年沒有人走過的古路,靜到極點。 “這條古路通向哪里,難道在盡頭有成仙的秘密?”姬紫月的大眼彎成了月牙狀。 足足過去半個時辰,葉凡終于來到了盡頭,就在前方,混沌迷蒙,陰陽二氣流轉,這是一間空曠大殿,依然為青銅所鑄,在地上有幾具燦燦生輝的白骨。 一個巨大的“仙”字刻在前方銅壁上,有著難以說清的韻味,竟是以鮮血書寫而成,烙印進青銅內,血跡如新,根本沒有干涸,燦燦血光四射而出。 非常的妖邪! “仙”應該圣潔無比,怎么會以血來褻瀆? 且,這這種“血”明顯非同尋常,也不知道過去多少萬年了,所有強者的血肉都已灰飛煙滅,只有少數蓋代強者留下白骨。而此地,“仙”字上的血,卻依然鮮紅欲滴,燦燦生輝,似還在流淌,實在讓人無法想象。 “該不會是‘仙’的血吧?!” 明天努力更新三章,呼喚月票~~~~~~~ 書迷樓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收藏書迷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