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16 妖精動人

“太極謂天地未分之前。元氣混而為一,即是太初、太一也。” “道者,天地人物之通理,即所謂太極也。” 這些都是古籍中的記載。太極是道的演化,天地初始,從無到有,萬物化生,是為太極。 古中國最神秘的一部古經————《易經》,早有關于太極的闡述,記有:“易有太極,始生兩儀……” 魏都外的山地間,一個如藍寶石般清亮的小湖前,葉凡由靜而動,而動而靜,一會兒如青松挺立,一會兒如柔水繚動,緩緩舒展身體,以有形肉殼來體現無形道韻。 葉凡不是神祗,不可能一下子就創出錘煉肉殼的體術,只能慢慢摸索,身體剛猛時如奔雷。舒緩時若輕風,一動一靜,倒也有些自然的韻味。 半個月過去后,他體會到了艱難,有時候光有想法是不行的,能否成行才是關鍵。 現階段,錘煉肉殼注定只能為輔,他一個小小的神橋境界的修士,不可能快速開創出驚世駭俗的體術,這一切都要慢慢來摸索。 眼下,真正的重點依然應該是修行輪海、道宮等秘境,這些無上大道秘法傳承無盡歲月,歷經時間的磨礪與洗禮,是真正成熟與完美的修煉體系。 “我內修輪海、道宮等秘境,外修強橫體術,兩者相輔相成,既有神通,亦有原始戰力。” 葉凡非常期待,希望變得更強。 “相信古中國的前賢大能的智慧結晶一定可與這個世界的無上大道碰撞出絢爛的火花。” 葉凡來到魏國已經快兩個月了,除了修煉外,他一直在思索如何橫渡虛空,但是卻沒有什么好辦法。 他還沒有突破輪海秘境,對道紋理解有限,不可能凝聚出天勢,開啟域門,橫渡虛空,想來想去。也只能依靠那些大勢力。 魏都內,車水馬龍,異常繁華,葉凡無意中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身穿道袍,頭戴紫金冠,但卻沒有一點出家人的樣子,大腹便便,紅光滿面,正是無良道士段德。 “這死胖子命可真硬,妖帝墳冢尸骨成山,血流成河,他被五位大人物逼進陰墳,居然未死……” 葉凡覺得胖道士非常不簡單,遠不像表面看起來那么和善,應該是個狠茬子,他沒有敢接近。 如今,他神識強大無比,精神力匯聚成一汪金色的小湖,化生成有形之質,凝聚在眉心。遠遠的跟隨,不用擔心被發現。 無良道士登上一座酒樓,大口吃肉,大碗喝酒,根本沒有忌諱,一點也沒有出家人的樣子。 半個時辰之后,他才離開魏都,滿身酒氣,搖搖晃晃,向著大山中走去。 “這死胖子酒足飯飽后,直接向深山里走,到底要干什么?”葉凡心有疑惑,遠遠的跟在后面,同時他有些心驚,以他如此凝練的神識,對段德依然有高深莫測的感覺。 無良道士速度很快,翻山越嶺,不比飛行慢多少,不多時來到了一處山門前,葉凡知道這是魏國境內的一個小門派,比起靈墟洞天都多有不如。 段德七拐八繞,深入了進去,葉凡沒有敢跟進,在外靜靜等待,半刻鐘后胖道士紅光滿面的溜了出來,而后大搖大擺的離去。 不多時,這座門派中傳來陣陣喝喊聲,一片喧囂,葉凡隱約間聽到。該派似乎丟了什么貴重的東西。 “這死胖子真無良。”葉凡趕緊飛遁,這個門派中沖出的修士飛向四方,他若是被人堵住,有理說不清。 “哪里走!”竟有一個老者發現了他。 “死胖子,我問候你個列祖列宗,該不會是故意的吧,成心讓我背黑鍋。”葉凡心中驚疑不定,眨眼消失在深山中。 半個時辰之后,他又捕捉到了無良道士的蹤跡,他有些懷疑段德或許已經覺察到有人在后跟蹤。 不過,無良道士并沒有回頭望一眼,似無知無覺,一邊打著酒嗝,一邊在自語道:“魏國修士的盛會,值得一觀,不知道能不能看到一些天材地寶。” “這死胖子原來是想去參加什么盛會。” 段德飛行五百余里后,在大山中降落下來,前方云霧涌動,峰青谷翠,有不少修士馭虹而來,進入前方的山谷中。 這是一處門派,山門前有一方青石,上面刻有“玄元”二字。沒有人阻攔,可以隨意進去,不少修士從四面八方趕來。 里面山峰秀麗,殿宇樓臺,飛瀑流泉,是一片非常祥和的凈土,早已來了不少修士。 葉凡一直尾隨在段德的身后,發現這個家伙果真是非常人走非常路,七拐八扭,趁人不備,來到了這個門派的后山。 前方。桃花綻放,粉紅一片,漫山遍野都是盛開的桃花林,像是有一片粉紅色的輕紗遮攏在山地上,花香撲鼻。 段德在前方止步,趴在一株千年老桃樹上,眼睛發直,口水都快流出來了,一副不堪的樣子。 葉凡遠遠的見到他這個德性,暗暗鄙視,不知道這死胖子發現了什么天材地寶。 “什么人?!”就在這時,有女子的嬌喝聲傳來。 葉凡再次觀看,發現段德眨眼消失了,蹤跡渺然,他感覺不妙,立刻遠遁。但是,周圍的桃花林,突然旋轉起來,粉紅色花朵漫天飛舞,像是晶瑩的花雨在灑落,他無法退走,找不到回路。 葉凡左沖右闖,發現不能遁走,反倒進入后山深處,出現在剛才段德所在的位置。 直到這時,他才知道段德看到了什么,前方落英繽紛,花雨飄落,在桃花林間有一個清亮的小湖,岸邊上是成片的千年古桃樹,掛滿了鮮艷的衣裙。 桃花飄舞,整座小湖都一片粉紅,晶瑩的花雨將那里籠罩,陣陣清香飄來,非常漂亮與美麗,仿若仙境一般。 當然,這不是最重要的。最讓葉凡吃驚的是,湖中有十幾名美麗的少女正在沐浴,黑發如瀑,藕臂如霜似雪,晶瑩的玉體閃爍著惑人的光澤,與漫天的花雨相比,更加吸引人的目光。 “死胖子,我被你害死了!”葉凡暗暗叫苦,他知道無良道士多半已經發覺他了,這是成心將他引到這里背黑鍋。他想逃都不能,桃花林落英繽紛,所有花瓣都閃爍著霞光,這里顯然刻有道紋,凝聚山川大地的奇異偉力,已經自成一方天地,截斷了去路。 如銀鈴般的笑聲從桃花林中傳來,數名女子身披輕紗,如出水芙蓉,裊裊娜娜而來,玉臂裸露,雙腿修長,輕紗難擋,如羊脂白玉,無比的動人。周圍花雨紛飛,她們體態曼妙,紗衣難以蔽體,皮膚晶瑩富有光澤,具有無以倫比的誘惑力。 葉凡未能逃走,本以為這群女子將會殺來,沒有想到她們根本沒有露出殺機,反而蓮步款款而來,是個正常男人看到這樣一副景象都要血脈噴張。 可是葉凡卻心中凜然,這絕不是一群正常的女子,不然的話,怎么會如此大膽,裸背露肩,毫不在乎,巧笑嫣然而來。 “段德,缺德道士你給我滾出來!”他沖周圍喝喊。 陣陣輕笑傳來,幾名女子大大方方,肌膚如玉,沾著點點水珠,格外晶瑩,衣不蔽妙體,來到了近前。 “小兄弟膽子不小啊,竟然深入我派重地,偷窺我等出浴……”當中一名亭亭玉立的女子,攏了攏滴水的烏黑發絲,帶著淡淡的笑意,看著葉凡,讓人感覺春風拂面。 “完全是誤會,我被一個死胖子坑了,他在陷害我,讓我背黑鍋,剛才明明是他在這里偷窺,與我無關。”葉凡在心中問候無良道士的女性親屬,這死胖子太缺德了。 那個清澈透亮的小湖中,所有女子都走上了岸,全都只用一條白色的輕紗遮體,曼妙惑人的肌體若隱若現,根本無法遮擋住,非常的具有誘惑力。 她們雙峰高聳,粉臂如玉,小蠻腰盈盈一握,潔白無暇的玉腿筆直而修長,輕盈的移動玉足,一片旖旎風光,周圍花雨紛飛,這樣大膽的女子絕非常人。 為首那名雙十年華的美麗女子,紅唇潤澤,貝齒如玉,笑的甚是嫵媚,烏發披散在雪白的胸前,她的嗓音帶著磁性,非常悅耳,道:“是否被陷害并不重要,既然你已經來到這里,也算是一場機緣。” “我不需要機緣,諸位仙子放我離開吧,真的與我無關……” 為首那名女子額頭中心有一顆紅痣,為她平添了一股另類的惑人氣質,她玉體修長,裊裊娜娜來到近前,伸出纖纖玉指向著葉凡而來。 葉凡想要躲避,但發現對方的動作竟快過他,無法避開,他心中駭然,這絕對是強者,這群看起來嫵媚妖嬈的女子,恐怕大有來頭。 那只纖纖玉手,捏了捏他的臉頰,道:“我感覺到了這具肉殼的不凡,血氣澎湃,如大河滔滔,絕不是凡體……” 葉凡心中凜然,但卻笑道:“各位仙子,是個正常的男人此刻都要獸血沸騰,并非我體質特殊,你們能不能站遠一點,不然折損我的壽元啊。” 這名女子的身體散發著陣陣馨香,她淺笑道:“不用害怕,我們不會殺了你。” “各位仙子對這具寶體可滿意否?”就在這時,桃花林中傳來了無良道士段德的聲音,他紅光滿面的走了出來。 “缺德道士你坑我!”葉凡盯著段德。 “小子你還有臉說我坑你……”段德臉色不善,說到這里神情非常激動,道:“三年前,在妖帝墳冢前,你將我坑慘了,道爺我九死一生,全都是拜你這個小兔崽子所賜。” “你爺爺的,三年前你搶了我三件通靈武器,到頭來卻說我坑你,你真是該天打雷劈!” “三件通靈武器算什么,那塊廢銅在哪里?道爺我在妖帝陰墳殺了個九進九出,差點將命扔在那里,結果連綠銅塊的毛都沒有看到,小子你坑死我了……”胖道士越說越激動,一副要要活剝了他的樣子。 “段道長,我對這具寶體非常滿意。”就在這時,旁邊那個雙十年華的女子輕笑起來,非常靚麗動人,散發著讓人無法抵抗的魅力。 “既然滿意,那便給我一滴妖帝所遺留的精血吧。”胖道士眼中閃動著奇異的光彩,道:“我相信你們妖族說話算話,不會反悔。” 葉凡大吃一驚,這群女子竟然是一群妖精,且他由妖帝精血想到了那顆妖帝之心,他無力呻吟,而后瞪向胖道士,道:“死胖子你敢坑我?” 無良道士瞥了他一眼,氣道:“小子別給我提坑這個字,三年前你坑的是我的命,今天我不過是坑了你的身體而已。” “你行!”葉凡很想在他的胖臉上留下自己的鞋底子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