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14 十大弟子

“韓易水你什么意思?”吳清風老人面沉如水。 “我想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韓易水白發如雪。膚色白皙,雙眼很細,嘴唇很薄,看起來給人一股陰鷙的感覺,他端起石桌上的茶杯,輕啜了一口,道:“吳長老你何必如此?” 吳清風長老向前走了幾大步,沉聲道:“韓易水你不要太過分!” “難道我說的不是實情嗎?他一個小小的凡人,也敢來我靈虛洞天討要靈器,那是我派弟子龐博留下的遺物,與他沒有半點關系。”韓易水自始至終都無波無瀾,啜飲香茗,冷冷的掃了一眼葉凡,道:“速速離去,這不是你應該呆的地方。” “啪” 吳清風長老再也忍不住,一巴掌將石桌拍碎,道:“韓易水你欺人太甚,既然你不講道理,那咱們憑實力來說話!” 旁邊還坐著兩名長老,其中一個人趕緊打圓場,道:“韓長老我看算了吧。不就是幾件破銅器嗎,沒有什么可研究的,還給那個孩子算了。” 而另一名長老則站在韓易水這邊,道:“此言差矣,青銅器雖然殘破了,但明顯是內蘊出過神祗的可怕武器,雖然殘損了,但如果精研下去,還是能夠有所收獲的。” 韓易水臉色陰沉,看向葉凡,道:“你真的想要這些東西?” “屬于我自己的東西,我為什么不能要?”葉凡無懼,他也是神橋境界的修士,根本不在乎韓易水的可怕神色。 “哈哈……”韓易水突然大笑了起來,道:“好,有膽魄,你讓我想起了年輕時候的我,算了,我也不為難你了,童兒將那些東西全都取來,再拿些珠寶給他。” 不遠處那個童子答應了一聲,快速消失在山谷深處。 此刻,韓易水臉上帶著笑意,對吳清風拱了拱手,賠罪道:“你應該知道我的脾氣,見到靈寶總想研究個透徹,反正也難以研究出什么。我便還給他吧,你我相交幾十年了,犯不著紅臉。” 吳清風長老的臉色緩和了下來,坐在旁邊的石墩上,有童子搬來石桌,重新擺上茶水,剛才的不快一掃而光。 不久后,一名童子將大雷音銅匾、青銅古燈、舍利念珠、金剛杵全部帶了過來,此外還有一些衣物,同時贈送了一些珍珠寶玉。 “多謝韓長老。”葉凡拱了拱手。 “吳某就告辭了,改日再來叨擾。”吳清風長老站起身來,帶著葉凡向山谷外走去。另外兩名長老也起身告辭。 一個二十七八歲的年輕男子走進涼亭,道:“師傅您不是說那些殘破的銅器非同小可嗎,有著非同尋常的來歷,怎么還給了那個凡人?” “難道你希望我與吳清風拼命嗎?”韓長老掃了他一眼,飲了一口茶水,淡淡道:“你也說了,他不過是一個凡人而已。” “師傅的意思是……”年輕男子的眼中頓時閃現出兩道精光,道:“我明白了,我去交給李云與黎琳去做這件事,不會留下任何蛛絲馬跡。吳清風長老絕不會知曉。” 韓易水沒有說什么,神色平淡無比,繼續飲茶,觀賞涼亭外的那些奇花異草。 年輕男子恭敬的施了一禮,而后轉身大步離去。但時間不長,這名男子匆匆而回,同時將李云與黎琳帶到了此地。 “師傅,那個凡人有問題。” 韓易水看到李云滿臉腫脹,黎琳臉色蒼白,頓時覺察到了什么,道:“你們與人動手了?” 黎琳與李云臉色通紅,羞愧無比,簡單的將不久前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 韓易水聽完后,騰的一聲站了起來,咬牙切齒,道:“是他殺了我的孫兒!” “是被他所殺……”旁邊的三人全都露出吃驚的神色。 “我已經掌握了一些情況,唯一想不通的是,羽兒與數位命泉境界的修士在一起,此子是一介凡人,沒有斬殺他們的實力。”韓易水啪的一聲將石桌拍碎,臉色陰沉似水,道:“現在我明白了,是他……一定是他!” 旁邊那個二十七八歲的年輕男子大聲道:“我去為飛羽報仇!” 李云與黎琳滿是吃驚的神色,他們萬萬沒有想到,一年前韓飛羽與四名命泉境界的修士被殺,竟然是葉凡所為。 “殺,一定要殺了他!”韓易水臉色森然,有些猙獰嚇人。 “這個小子隱的真深。”李云覺得脊背涼颼颼。黎琳也非常震驚,臉色蒼白。陣陣后怕。 韓易水來回走了幾圈,而后停了下來,對那個二十七八歲的年輕男子道:“去將你大師兄請出,再叫上其他人,不必顧忌什么,只要那個小子離開靈墟洞天,立刻將他給我斃掉!” “殺他還需驚動我大師兄嗎,我帶上幾人足以殺死他。” 韓長老冷冷的看了他一眼,道:“此子一年前就斬殺了命泉境界的修士,你畢竟沒有破入神橋境界,沒有你大師兄坐鎮,我心難安。” “真的這么可怕嗎?” “我也希望他只是一個凡人而已,但事實上此子非常不簡單,如果不是年齡太小,我甚至會懷疑他已經破入神橋境界。” 聞聽此言,旁邊的三人全都倒吸冷氣。 韓易水神色不定,最終猛的抬起頭來,道:“將你的二師姐也請出來,不要讓她再閉關了。” “什么?!”二十七八歲的年輕男子非常吃驚,道:“我大師兄與二師姐,都是神橋境界的強者,一人便足矣,哪里用的上兩人。” “讓她與你大師兄一起出動。有兩個神橋境界的強者坐鎮,我才能安心,不僅如此,這一次你們師兄弟十人給我一起去!”韓易水臉上陰云密布,神色可怕無比,道:“永遠不要小瞧對手,獅子搏兔亦用全力,要殺就殺個徹底,絕不能給他逃生的機會!” “我們十大弟子全去?”年輕男子真的被驚住了。 韓易水掃了他一眼,年輕男子急忙躬身施禮,快速離去。請自己的師兄師姐去了。 “你們兩個也跟去長長見識吧。”韓易水掃了李云與黎琳二人幾眼,淡淡的說道。 兩人唯唯諾諾的答應。 不多時,一個五十歲左右的男子,還有一個四十幾歲的女子,帶領八名三十幾歲的修士,來到涼亭外,向韓易水施禮,齊聲道:“拜見師傅!” “你們已經知道要做什么了吧,我不希望他活下來!”韓長老殺氣森森。 在吳清風長老的居所,老人勸道:“孩子你先不要走,過幾日我會親自送你離開,我有些不放心。” “您無需為我擔心,不會有什么事的。” “我也不希望發生什么,但是……”吳清風長老搖了搖頭,欲言又止,沒有多說什么。 最終,葉凡給老人留下一封書信,飄然離去。 葉凡徒步走出山脈,向身后忘了了最后一眼,他決定就此遠離燕國。 “瑤池圣地、太初古礦、姜家……”葉凡的心神已經飄到了那片遙遠的大地。 突然,十二道神虹沖至,快速出現在他的眼前,擋住了他的去路。 “黎琳、李云你們二人找到了幫手,想要對付我嗎?”葉凡平靜的望向空中那些人。 “他們兩個還沒有那么大的面子。”正中央一個五十歲左右的男子正在凝視著他。 葉凡像是一下子想起了什么,雙眼中射出兩道神光,道:“是韓易水讓你們來的!” “你倒是不笨。”旁邊,一個四十幾歲的女子冷笑道:“還有什么遺言要說,趕緊留下,我們送你上路。” “為了幾件青銅器,他竟派人來殺我,果真毒辣無比。”葉凡神色當場就冷了下來。 “不光是那些青銅器的事情,你殺死韓飛羽這筆帳也要算一算。” “我本想平平靜靜的離開燕地,現在看來注定要攪動起一場風波。” “哈哈哈……”天空中不少人都大笑了起來,道:“你以為你是誰,死到臨頭,還在夢囈,真是可笑。” “真不知道師傅為什么會讓我們一齊出動。十大高手圍殺這樣一個小子,真是……” “大師兄或者二師姐一個手指頭就可以點死他,何需這樣興師動眾,師傅真的有些小題大做了。” “兩名神橋境界的強者,再加上八名命泉境界的修士,十大高手來追殺我,還真是看的起我。” 說到這里,葉凡看向不遠處的李云與黎琳,道:“還少算了你們兩位。” “不要多說什么了,趕緊將他殺掉,誰去結果他的性命?” 韓易水的十大弟子當中,有數人對葉凡不屑一顧,充滿了輕蔑之色,根本都沒有想到過要親自動手。 “六師弟,你們幾人去將他殺了,我們好早點回去。” “黎琳、李云你們兩個也上前去助陣。” 為首那兩名神橋境界的男女,這樣吩咐道,他們覺得根本沒有必要親自出手。 就在這時,葉凡開口了,道:“你們還是一起上吧。”說到這里,他緩緩騰空而起。 “他果然不簡單,師傅說的對,大家要小心。”其中一人提醒道。 那兩名修為達到神橋境界的男女,依然沒有在意,命令其他人上前,還是沒有出手的意思。 葉凡掃視眾人,嘆了一口氣,道:“我真的不想殺人……” “大言不慚!” “死到臨頭,還敢口出狂言,真是不知死字怎么寫!” 葉凡帶著淡淡的笑意,搖了搖頭,勸道:“你們還是回去吧,告訴韓易水,既然他如此想殺我,不妨親自來,何必讓十大弟子白白送死呢。” “你……”縱然是那兩名神橋境界的修士也怒了,體內透發出強大的能量波動,緩緩向前逼來,就要祭出自己的武器,親自出手,斬滅葉凡。 “看來,說什么你們也不會退走了,既然如此,我送你們所有人都上路。”葉凡笑容不減,但是整個人的氣質卻大變樣。 “一齊動手殺了他!”兩名神橋境界的修士感覺到了不妥,大聲命令所有人一齊動手。 “晚了,你們都走不了!”就在這時,葉凡渾身神力澎湃,黃金神火熊熊燃燒,整個人像是一輪金色的太陽一般璀璨,陣陣雷鳴與海嘯聲發出。 葉凡像是披上披上了黃金戰甲的神祗一般,黑發亂舞,周圍閃電繚繞,無盡的神輝將他淹沒了。 “轟” 葉凡的肉體震動出一股強大的能量波動,他沒有祭出武器,徒手沖向兩名神橋境界的修士,這樣恐怖的聲勢頓時讓所有人大驚失色,全都奮力出手。 兩名神橋境界的修士心中駭然,那名男子祭出一把血色的魔刀,通體鮮紅欲滴,劃破長空,爆發出無盡血光,如一條血色大河在奔騰,向著葉凡劈殺而去。 葉凡徒手沖了過去,通體晶瑩閃閃,寶輝綻放,血肉像是神鐵澆鑄而成,速度快到不可思議,“鏘”的一聲,竟然單手接住了血色的魔刀,牢牢的抓在手中,而后雙手同時發力。 “當” 天空中血光四射,他生生折斷了神橋修士祭出的武器,渾身金光彌漫,剎那間沖了過去,一拳轟出,天空中像是有金色的浪濤洶涌而過。 “砰” 他的速速太快了,肉體強大到了不可思議的程度,金色的拳頭一下子將那個神橋境界的男子打的四分五裂,鮮血迸濺。 “大師兄!”所有人都驚呼,感覺渾身冰冷。 這一切都發生在電火石花間,沒有人可以阻止,葉凡強大的寶體神輝綻放,可怕的金色拳頭不可阻擋,他具有無以倫比的速度與力量。 “哧” 那名神橋境界的女子祭出一把銀蛟剪,像是兩條銀色的蛟龍合在一起,向著葉凡絞殺而來。 在這一刻,葉凡如被金色的汪洋環繞,瞳孔金光點點,神力洶涌澎湃,根本沒有躲避,直接揮動金色的拳頭迎了上去。 “轟” 像是有一條金色的大河在奔騰,隨著他揮拳,滾滾而去,金色拳頭直接砸在了銀蛟剪上,可怕的聲響發出,銀蛟剪剎那間碎裂,化成十幾塊,墜落下高空。 “砰” 與此同時,葉凡化成一道金光一沖而過,金色的拳頭將那名女子徹底震碎,血雨紛飛,灑落向四方。 絕對的震撼,無以倫比的戰力,葉凡簡直像是一尊金色的戰神一般,徒手將兩名神橋境界的修士擊斃。 這一切都發生在一瞬間,讓人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直到這時,其他人祭出的武器才沖至,可是葉凡早已立身在另一片天空中,黃金神光如焰火般籠罩在身。 他服食過兩種圣藥,脫胎換骨兩次,肉殼無瑕無垢,晶瑩閃閃,堪比神兵寶刃,強大無比。他這次就是想試試自己的血肉之軀到底有多么強橫,結果卻可徒手對靈寶,這讓他非常滿意。 所有人都被震住了,兩名神橋境界的修士被葉凡徒手擊斃,讓他們哪里還有一絲戰意,嚇的亡魂皆冒,當下全都飛遁,想要逃離而去。 葉凡祭出一面紫銅鏡,紫霧迷蒙,剎那間,鏡面光華璀璨,堪比天上的烈陽,綻放出的紫色神華橫掃八方。 “哧哧哧” 一縷縷輕煙冒出,一具具尸體墜落而下。 “啊……” 慘叫聲此起彼伏,沒有一個人能夠逃遁,命泉境界與神橋境界間像是隔著天塹鴻溝,實力差距天壤之別,兩個神橋境界的高手都被葉凡的金色拳頭打碎了,更何況是他們,根本擋不住紫銅境的攻擊。 包括黎琳與李云在內,十二名修士沒有一人能夠逃走,全滅在此。 “超越彼岸境界的強者所祭煉出紫銅八卦鏡果然非同小可……”葉凡自語,收起紫銅境,他身上的黃金神火快速消失,金色的拳頭與晶瑩閃閃的皮膚全都變成了正常的顏色,強大的氣勢徹底內斂。 他重新變成了一個清秀的少年,如鄰家的大男孩一般,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 “韓易水你派出十大弟子,不可謂不強大,若是旁人必死無疑,可惜遇到了我。”葉凡自語,道:“既然你想殺我,那我也沒什么可保留的了。” 葉凡沒有做任何耽擱,快速向著靈墟洞天沖去,很快就來到了山門前,而后直接大步走了進去,守護山門弟子認出了他,根本沒有阻攔。 “不惹事,不等若我怕事,我本想平靜的離開燕地,韓易水你既然想殺我,今天我主動送上門來。” 此刻,韓易水心神不安,總覺得有什么事情發生了,等了很長時間,也不見自己的弟子回來,頓時有些焦躁。就在這時,他感覺有些不對勁,山谷中似乎多了一股特別的氣息,他猛的抬起頭來,向前望去。 只見涼亭前,不知道何時多了一個十四歲左右的少年,露出一嘴雪白的牙齒,正在對他燦爛的笑著。 “你……”韓易水蹬蹬蹬后退出去幾大步,他知道大事不妙,眼前這個少年非常不簡單,比他想象的還要不好對付。 “他們呢?”韓易水不死心的問道。 “你是說你的十大弟子嗎?我送他們上路了。” “你……”韓易水額頭上青筋暴跳。 葉凡露出燦爛的笑容,道:“我送你上路,去與他們團聚。” 在這一刻,葉凡整個人的氣質再次發生了變化,像是有一片金色的汪洋籠罩了他的身體,同時伴隨有無數道閃電,神光絢爛,恐怖的能量波動震動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