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110 無價古字

總共已經服食下四枚金色的圣果。葉凡感覺恢復到了最佳狀態,肉體無瑕無垢,似晶瑩剔透的神器,舉手抬足間,神力澎湃,他覺得肉體強橫了不少。 “無盡深淵下,‘荒’的力量果然可怕,圣地與荒古世家都無可奈何,在這個世間唯有圣果才能將其驅散,難怪自古以來就名震東荒,果真是神藥。” 在進入荒古禁地時,一具白骨架崩碎后,就讓十幾名強大的騎士先后斃命,可想而知“荒”之力量有多么可怕。而葉凡被更恐怖的荒奴攻擊,身上所沾染的“荒”之氣息更甚,如果不是他擁有荒古圣體,且服下了神藥,必死無疑。 “毒蟲巢穴之畔多有解毒靈藥,這句話果然有一定的道理……” 這處生命禁區可謂非常神秘與妖邪,但是在這種絕地卻生有九種圣藥,讓人不得不驚嘆。 “已經徹底恢復青春。我該提升自己的實力了。”葉凡心中非常激動,他需要強大的圣藥,來助其再做突破。 然而,當他在泉池中看到自己的倒影時,頓時愕然,他似乎又小了一些,成為了一個十三歲左右的少年,水中那清秀的臉頰上竟帶著一絲稚嫩與純真。 葉凡頓時無力呻吟了起來,道:“問候你個列祖列宗,我若是再服食一枚金色的圣果,豈不是會變成一個白白嫩嫩的嬰兒?” 想到這一可怕的后果后,他有些毛骨悚然,如果在無盡深淵上化成一個嬰兒,那樣的話樂子可真大了。 “你爺爺的!” 葉凡思索了很長時間,也沒有想出任何辦法,頓時感覺一陣頭痛。 泉池畔總共有十一株小樹,此刻還有七枚金色的圣果,晶瑩透亮,光華點點,馨香撲鼻,陣陣芬芳讓人沉醉。 “有了!”突然,他想到了《道經》中的記載,寥寥幾筆,簡單的提到了一種古法,以“器”鎮壓己身,來實現“永恒”。 “以我的‘鼎’來鎮壓自己,然后再服食神藥。那樣就沒有問題了。”不過,他卻不敢在這里冒險,萬一出了問題,將死無葬身之地。 葉凡自懷中取出幾個玉盒,將金色的圣果摘下后小心翼翼的放了進去,他感覺像是在捧著七座神藏,謹慎的收了起來,這是修煉荒古圣體的神藥,絕不容有失! “總算到手了。”他長出了一口氣,九死一生,終于成功。想到姜家、姬家、搖光圣地三方人馬全滅,連超越彼岸境界的修士都未能幸免,他覺得采摘圣藥實在太艱難,頓時讓他升起一股成就感。 葉凡站起身來,遙望其他七座圣山,自語道:“還有七種神藥……” 他很想全部采摘到手,這樣的話,今后修煉荒古圣體將再無阻滯,他很有可能會登臨絕巔。可是現在看來,恐怕難以達成愿望了,每座圣山上都有荒奴把守。具有血肉之軀,各個都是堪比天璇圣女的存在,甚至更為恐怖。 葉凡可不認為綠銅塊會主動護他,幸運的事情不可能發生第二次,如若那些荒奴直接對他出手,根本沒有任何懸念可言。 “真是很想知道,其他圣藥到底是何樣子。”葉凡自語。 每座圣山上都有一種神藥,這讓他很不解,是人為栽種的嗎,明顯可以感知到,那些小樹存在無盡歲月了,在那遙遠的過去這里究竟是怎樣的一個所在,曾經發生了什么? 葉凡覺得,在荒古時代這里多半是一方凈土,不然怎么會有神泉與圣樹呢,應該是后來發生了可怕的變故,才成為了生命禁區。 隨后,他想到了老瘋子的話語,道:“那個瘋瘋癲癲的老人說,它又來了,到底指什么?” 葉凡眺望遠處的一座圣山,那里白骨架最多,遠甚于其他山巔,不斷有白骨從深淵下攀爬上來,在山上堆成了一座小小型的骨山。 “青銅巨棺被白骨淹沒了,這是怎么回事,古棺是怎樣重回圣山上的,難道是那些荒奴所為,他們在懼怕嗎。不想讓它呆深淵下?”葉凡心中充滿了疑問。 此地不宜久留,他不想耽擱,走向不遠處撿起一個玉凈瓶,不過巴掌高,通體潔白,似羊脂美玉雕刻而成。這是搖光圣地的寶物,是徐道凌交給他的,內部自成空間,可裝下一座大山。 此刻的玉凈瓶暗淡了不少,神霞內斂,上面的紋絡模糊無比,即將消失。 “這寶物該不會是被荒古禁地的妖邪力量毀了吧?”葉凡手持玉凈瓶來到來到泉池旁,開始收灌神泉。 “咕咚咕咚” 乳白色的玉凈瓶并沒有很快灌滿,葉凡估計已經收進去了七八斤水,這讓他很是欣喜,雖然沒有圣藥珍貴,但此地的泉水畢竟號稱神泉,必有神異之處。 “你爺爺的,不是說能裝下一座山嗎,怎么現在就滿了?”他估計剛剛裝進去十幾斤水,玉凈瓶就滿了。 只能收取這么多神泉,無法再繼續了,葉凡站起身。來到十一株小樹近前,他摘下一枚針形的葉子,放入口中咀嚼,感覺到了強大的靈力。 “如果是貪婪之輩,多半會將這些圣樹連根拔走。”葉凡不想暴殄天物,這樣的神木只能依神泉而活,他不想做絕滅之事,說不定以后還會重來此地采摘神藥呢。 他僅僅折了幾條纖細的枝條,插在玉凈瓶中,然后大步向山下走去。 走下山峰不遠,葉凡看到了一個紫銅鏡。是姜家長老姜漢忠的武器,此刻暗淡無光,橫陳在亂石間。 “超越彼岸境界的修士所祭煉成的武器定然非同小可。”不久前,他曾經親眼看到紫銅鏡的可怕威力,讓日月無光,天地失色,射出的璀璨的光束,震動出了汪洋般的神力。 葉凡將紫銅八卦鏡撿起,道:“同玉凈瓶一般,神霞內斂,道紋消失,不知道走出荒古禁地后能否恢復過來……” 不遠處還有一個把天羅傘,乃是姬家長老姬云峰的武器,被天璇圣女一指洞穿而過,有些破損了,但葉凡依然將它收了起來。 在此地尋找了一番,再無其他發現,葉凡快速向山下沖去,再也不肯停留一步,他可不想剛剛恢復過來的青春再次變得蒼老。 “不能沿著原路回返……” 姜家、姬家、搖光圣地各有一輛神輦停駐在禁地外,乘坐輦車之人,讓姜漢忠等人都要畢恭畢敬的參拜,可想而知有多么的強大。 葉凡向選擇好方位,沒有任何耽擱,快速向外沖去,速度達到了極致。 “那些大人物若是不惜耗費元氣,可以睜開仙目,望穿上百里,青銅古棺就是被他們這樣發現的,我必須要盡快離開,免得他們心血來潮,極目遠眺,那么今后東荒將無我容身之地。” 不久后葉凡沖出了生命禁區,當下沒有任何猶豫,開始“咕咚咕咚”痛飲神泉,他怕如姜漢忠所說的那般,脫離荒古禁地后發生可怕的變化。 顯然。他多慮了,他已經是命泉境界的修士,在圣山上時就快速化開了神藥,完成了蛻變,此刻不可能再發生其他變化了。 “不知道柳依依、張子陵他們怎樣了……” 葉凡快速沖向前方的深山,遠離了這片生命禁區,他知道接下來一定會是一場軒然大波,姜家、姬家、搖光圣地所有強者全滅在禁地中的消息必然會傳出去,那時絕對是一場大震動。 “只能暫時躲起來了,等過個一年半載,事情平靜下去后再露面。”他不想犯險,決定就在這片原始山脈中開辟出一個洞府,隱居下來,提升修為,不想讓任何人知道。 最終,葉凡選擇一座石山,在其內部開辟出一個洞府。 時間匆匆,轉眼間過去了一個月,葉凡嘗試以“鼎”鎮壓己身,來實現“永恒”,但是《道經》上的相關記載并不多,不過寥寥幾筆,他險些將自己活活鎮死。 “問候你個列祖列宗!”整整掙扎了一個月,他才脫困而出,將鼎收起,他臉色蒼白無比,趕緊將玉凈瓶取出,“咕咚咕咚”喝了不少神泉之水才恢復過來。 就這樣他又摸索了兩個月,才終于探出門道。那尊鼎古樸而自然,慢慢在洞府中放大到五米高,而后將他自己收了進去,鎮壓在里面。 葉凡按照《道經》中所記載的古法,在鼎內烙印下九個奇異的古字,這一次九個古字終于排列完美,像是具有改天換地般的可怕魔力,頓時讓鼎內變得混沌迷蒙,像是來到了開天辟地之初。 “這九個古字……”在這一刻,葉凡心中劃過一道亮光,他一下子想到了一種可能。 很早以前他研讀《道經》時就覺得這九個古字非常特別。在《道經》中是將它們當做符號列出的,沒有具體說明其意,他自然也不可能認得,只有幾句話,簡單的提到了一種古法。據《道經》記載,將這九個古字烙印在“器”內,可提供源力,鎮壓己身,來實現“永恒”。 “我知道了……”葉凡心中激動無比,這個九個古字讓他聯想到了自青銅古棺得到的古經,九個古字與那數百古字非常相似,似是同一種字體! “這九個古字竟然具有這樣的偉力,而那部神秘的古經卻完全是以這種古字記錄而成,不說古經的真正價值,單是那數百個古字逐一摘錄出來,就可以稱之為無價瑰寶!” 此刻,九個古字烙印在鼎內,混沌迷蒙,時間仿佛停滯了,在這一刻只剩下道韻在流轉,仿佛達到了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