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05 打神橋修士的臉

第一百零五章打神橋修士的臉 六千多年前,某一仙門圣地在最鼎盛時期。傾盡全力,集數萬強大的修士殺至,想要攻入荒古深淵,結果卻近乎全滅,成就了此地的無上兇名。 “那些白骨沒有生命波動,為什么會從深淵下爬上來?”所有人在驚悚的同時,感覺很是不解。 九座圣山,巍峨沉渾,氣勢磅礴,數不清的白骨架在深淵出口掙扎,尤以一處最為密集,足足有上千具白骨,在那里堆成了一座小型的骨山。 青銅巨棺! 葉凡雙目中射出兩道奪目的光芒,他看到了銅棺的一角,并沒有完全被上千具白骨淹沒,讓他心中涌起一股難以說清的滋味,一切都是因為九龍拉棺而起。 這時,姜家的長老姜漢忠也看到了青銅古棺,神情頓時一凝,道:“荒古禁地發生莫名變化,數千白骨掙扎爬出。難道一切都是因為那口銅棺,它有著怎樣的來歷,為什么會出現在那里?” 搖光圣地的老騎士也皺起眉頭,自語道:“傳說,無盡深淵下葬有某一器物,當年那個強大到極點的仙門圣地,就是因為那件虛無縹緲的東西才攻打此地,難道說就是這口銅棺不成?” “荒古禁地為東荒七大生命禁區之一,自古以來,無人能破,沒有修士真能深入過,葬在深淵下的東西必然有著天大的來頭。”姬家的長老姬云峰雙目微瞇,不斷的打量青銅巨棺。 接下來眾人一陣頭疼,不久前相遇過一具白骨,令十幾名修士灰飛煙滅,眼下九座圣山上密密麻麻,足足成千上萬具白骨,該如何去采摘神藥? “你們攀上過哪座圣山?”姜漢忠問周毅與林佳等人。 周毅身穿一身月白色的衣衫,黑發披肩,氣質沉穩而儒雅,從容的答道:“橫陳有古棺的那座山峰。” 姜漢忠點了點頭,對眾人道:“那座圣山上白骨最多,且神藥被采摘過,我們避開它,換一座圣山攀登。” 旁邊,有騎士嘆氣,小聲議論道:“山上有那么多白骨。如何上去?有去無生,根本就沒有一點機會,想要上去的話,必死無疑。” 搖光圣地的長老徐道凌開口道:“辦法總能想出來,我們先到近前去看一看。” 不多時眾人便來到九座圣山的腳下,近距離觀看,圣山上草木繁盛,景色秀麗,再加上雄渾與大氣,稱得上壯麗。 “我們三家究竟是分開,還是兵合一處,共同攀登一座圣山?”姬家的長老姬云峰似笑非笑的問道。 姜家的長老姜漢忠直接上前,道:“徐兄不要藏著掖著了,那個小騎士曾經服食過此地生出的神藥,想來可以抵御詛咒的力量,我們合在一處,助他登上圣山,采摘神藥,同時滿足三家所需。” 搖光圣地的老騎士徐道凌見事情敗露,沒有辦法,只得將葉凡叫了過來。當葉凡將頭盔摘掉。露出清秀的真容時,不遠處的柳依依、張子陵、王子文幾人全都露出吃驚的神色。 “我們琢磨一下,看看有什么可行的辦法,怎樣采摘神藥。”幾個老人將那些騎士聚在一起,開始討論起來。 葉凡等人被晾在一邊,暫時沒有人理會。 “葉凡……”柳依依最先跑上前來,三年未見,她沒有太多的變化,依然如過去那般,顯得很柔弱,大眼中充滿了極度吃驚的神色,小聲道:“這里很危險,你怎么也來了?” 張子陵也快速沖了過來,抓住葉凡的肩頭,激動的搖晃著,道:“這兩年來你去了哪里?我曾經同師門長輩去過靈墟洞天,想要看望你與龐博,結果卻得知你們雙雙失蹤了。” “說來話長……”葉凡經歷了很多事,卻沒有辦法說出,不然的話肯定會給他們惹來麻煩。 林佳極其美麗,天生丹鳳眼,在這種生死未知的境地下,她難以露出笑顏,卻依然顯得很嫵媚,完全是天生氣質使然。不久前他曾經見過面葉凡,但并沒有點出,伸出纖纖玉手,摸了摸葉凡的頭,道:“終于長高了。” 王子文也快步上前。道:“想不到我們竟在這里重逢,真不知道是該慶祝,還是該悲哀。” 周毅也皺著眉頭,低語道:“今天我們恐怕兇多吉少,要想辦法自救,這些人肯定不會在乎我們的生死。” 李小曼一身白衣,裊裊亭亭,神色平淡,向葉凡點了點頭,什么也沒有說。 就在這時,前方的那些人商量完畢,向這邊望來,姜漢忠直接點指王子文,道:“你過來。” “不知前輩有什么吩咐?”王子文一如過去,看起來斯斯文文。 “你現在立刻上山,想盡辦法采摘到圣藥,若是成功,我收你為徒,讓你成為荒古世家的正式弟子。” 聽到姜家的老者姜漢忠這樣說道,王子文頓時變色,這明顯是拿他當炮灰,讓他去試探,先看看結果如何。 “我……本領低微。恐怕走不到山上,就會被那些白骨淹沒,化成黃土。”王子文看似斯文,但并不是一個懦弱的人,眼神明亮,與姜家長老對視,道:“請前輩開恩。” “讓你上去就上去,哪這么多廢話!”旁邊一名騎士很不滿,大聲呵斥。 “那你們直接殺了我吧,不然我死也不從!”王子文很干脆的說道。 “那我就直接殺了你!”一名騎士拔出一把寒光閃爍的利劍。 即便神力源泉干涸,修士的體質還是遠超常人的。王子文突然騰躍而起,落在自己的那頭異獸上,拔出匕首用力猛刺,那頭坐騎頓時揚蹄而去。 幾乎是同一時間,周毅、李小曼、林佳做出了同樣的動作,快速躍起,飛身上了坐騎,猛力拍打,沖向遠方。 旁邊,柳依依與張子陵同時拉住葉凡的一條手臂,想架起他逃走,但為時已晚,被幾名手持長矛的騎士擋住了去路。 柳依依與張子陵拔出利劍,與那些騎士對峙,縱然知道希望不大,但也不想束手待斃。 “真以為可以逃的了嗎,雖然機靈,但逃不出我的掌心。”姜漢忠沒有理會葉凡三人,直接打了個呼哨,奔向遠方的四頭蠻獸頓時掉頭而回。 王子文、周毅、林佳、李小曼非常果斷,立刻跳下坐騎,向遠方飛奔,但是那四頭異獸卻緊追不舍,快速將他們截住。 “這些異獸早已通靈,只是暫時借給你們用而已,真以為能夠控制嗎?” 最終,周毅、李小曼、王子文、林佳全被幾名騎士押了回來。 “想讓我去送死,來給你們探虛實,不可能!我寧愿直接這樣死掉。”王子文沒有求饒。 林佳也冷聲道:“我雖然知道這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但沒有想到你們這些號稱圣地與超然世外的古老世家也如此的卑劣。” 姜漢忠搖了搖頭,道:“這個世界哪有什么真正的黑與白,我們只要對得起世上絕大多數人就可以了,偶爾犧牲三五個不相干的人,算不得什么。” “那你們動手吧!” 旁邊,一名騎士搖了搖頭,看了看林佳與李小曼,道:“你們也算是國色天香。若是平日,誰也無法忍心下手,但是今日若是不從,別怪我們辣手摧花。” 葉凡看向姜漢忠,道:“你們這樣做太殘忍了,大可用蠻獸試探,何必讓人送死。” 姜漢忠神色平靜,搖了搖頭,道:“在這處生命禁區內,這些異獸對于我們來說,非常重要,不能隨便損失。” “在你們的眼中,我們還不如這些坐騎嗎?”葉凡冷聲問道。 兩年前曾經追殺過葉凡的騎士姜峰走上前來,嘴角露出揶揄之色,道:“有些事情需要挑明嗎?”他拍了怕葉凡的肩頭,道:“放心,你肯定比他們活的長久,大多數人都將配合你,助你登上圣山,為我們采集神藥。” 葉凡看向搖光圣地的老騎士徐道凌,又望向姬家的長老姬云峰,道:“你們是否也抱著這樣的態度呢?” 這兩方人都沒有回應,神色漠然,什么也沒有說。 姜峰大笑,輕蔑的掃了一眼葉凡,拍了拍他的肩頭,揶揄道:“人要有自知之明,憑你能夠與我們這樣說話嗎?縱然是燕地六派的掌門親來,都不夠分量,三位長老大人不會跟你多說什么。” “你未免太囂張跋扈了!”葉凡眼中寒光一閃而沒,問道:“狂妄如你,到底達到了什么境界?” “神橋境界。”姜峰俯視著他,帶著一絲不屑的冷笑,道:“你層次太低,永遠也不會懂,若不是還要用到你,敢這樣與我說話,早已將你斬了。” 葉凡確實一驚,沒有想到姜峰居然達到了神橋境界,足足比他高了一個大境界,兩者若是在正常情況下相遇,他必死無疑,沒有一點懸念。 似乎看出了葉凡的驚色,姜峰冷笑道:“井底之蛙,怎知世界之大,你們燕地的修士,僅僅局限在輪海這一關而已。你不過是個凡人,根本不懂修行,我不屑與你多說。” 葉凡轉身望向徐道凌、姬云峰、姜漢忠,道:“想讓我幫你們采摘神藥,得先讓我心中痛快。”說到這里,他點指向姜峰,道:“必須先殺掉此人!” 姜家的長老姜漢忠搖了搖頭,道:“你太高估自己了,不過一介凡人,沒什么資格威脅我等,想讓你就范的話,有很多種辦法。”說到這里,他指向張子陵,以冷漠的聲音,命令一名騎士上前,道:“將他殺了。” 姜家這個長老非常平靜,古井無波,似乎殺一個人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么,那名騎士拔出利劍,就要上前。 “殺一個不夠的話,可以將他們一一殺死。”姜家的長老聲音冰冷無比。 “你竟這樣逼我就范……”葉凡眼中寒光閃現。 這時,姜峰上前,淡淡的掃了他一眼,道:“人要有自知之明,憑你一個不能修煉的廢物也想拿捏我們,還想取我性命,不知死活!” “想掌控你還有各種手段,大不了直接控制你的心神!”姜峰伸出手,向著葉凡的臉上輕輕拍來,極盡羞辱之態,冷笑道:“對于我們來說,你僅僅有些利用價值而已,事后給你留個全尸就不錯了。” 葉凡抓住了他的手,沒有讓他落下,道:“自始至終,你們都高高在上,優越感很強,神橋境界的修士很了不起嗎?” “啪” 突然,葉凡猛力掄動巴掌,重重的扇在了姜峰的臉上,將其抽飛出去數米遠,冷笑道:“作為一個凡人,打神橋境界的修士的臉,真的很舒服!” 李小曼、周毅、林佳幾人皆露出吃驚的神色,周圍其他騎士更是無比的驚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