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94 古人誠不我欺

第九十四章古人誠不我欺 銀色的火焰閃爍,源源不斷的自地下涌出,散發著柔和的光輝,有一股靈力在波動,圣潔的光華不斷沒入藥鼎中。 整座石室都有潔白的光輝在流轉,像是淡淡的霧氣在繚繞,看起來一片迷蒙,似仙人的洞府一般,靈氣氤氳。 這種“火煞”非同一般,除卻具備合適的溫度外,最主要的是能夠提供特有的靈力,化開藥草,凝聚生命精華,祭成靈丹。 銀色的火焰跳動,青銅藥鼎被乳白色的靈氣籠罩,看起來像是有了生命,上面的紋絡都似乎活了過來。 韓長老靜靜的盤坐在一旁,緊閉雙目,守護著藥鼎,干枯的身體沒有一點生命波動。 此刻,封閉的藥鼎內,葉凡只有一個感覺,那就是劇痛,四肢被洞穿,胸膛也被刺透,鮮血流淌,五處傷口都很嚴重,他感覺無比虛弱。但是,正如韓長老所言,短時間內他并無性命之憂,軀體浸泡在碧綠色的藥漿中,傷口被滋潤后,血已已經漸漸止住。 就在這時,大鼎內越來越熱,藥漿中出現不少氣泡,溫度在持續上升。藥漿沒到了葉凡的下頜處,他想要掙動,但是身體被韓長老封住,根本難以動彈一下。 “這種死法太憋屈,我真是不甘啊……” “咕咚咕咚” 葉凡開始大口喝藥漿,他現在也只有嘴巴能動,若是手也能夠動,他一定會先將不遠處那株赤霞閃爍的九葉鳳凰草抓過來吞下去。 由于失血太多,葉凡的意識有些模糊了,他咬著嘴唇,道:“我不能死!” 他失去了大量的鮮血,如果是旁人早已死去多時了,盡管傷口在藥漿的滋潤下已經不再流血,但他還是有些不支了,陷入一種半昏迷的狀態中。 “不能徹底昏迷……不然我會死的……”葉凡昏昏沉沉,半清醒半迷糊,他在努力堅持著。 在這種恍惚的狀態下,很多熟悉的人與情景一一浮現在他的心間,頭發花白的父母在呼喚他回家,奉子成婚的表哥叮囑他一定要去參加婚禮,十八歲的堂妹考上理想的學府笑著伸手向他要禮物,好友們在責備他為什么消失這么長時間…… 故鄉的親人與朋友全都出現在葉凡的腦海中,很多人都在大聲呼喊,向他伸手,想要將他拉過去,他不斷向前跑,但卻總是無法靠近那些人。 隨后,這個世界的人與事也逐一出現在他的心間,妖氣沖天的龐博在苦苦掙扎,小婷婷的在姜家淚眼模糊,韓長老露出猙獰的冷笑…… 甚至連李小曼的身影都閃現而過,由隔海相望到相忘,再到最后的冷漠相對,告訴他仙凡是兩個世界,不要抱不切實際的幻想,好好的做一個凡人。 “我不能死……我要回家……還有那么多的親人與朋友在等我……”葉凡意識模糊,發出夢囈般的聲音。 藥鼎旁的韓長老睜開雙眼,道:“慢慢咀嚼死亡的味道吧。” 就在這時,藥鼎下的火煞溢出的靈力更多了,圣潔的銀色火焰騰騰跳動,竟將青銅藥鼎漸漸籠罩。 藥鼎內,青碧色的漿液出現數不清的氣泡,將葉凡包圍,且有一道道銀色的光華在流轉,那是火煞特有的靈能。 在葉凡即將失去意識的剎那,他的心田中出現一股涓涓細流,數百個古字緩緩流淌而過,穩固了他的心神,讓他慢慢復蘇。 葉凡漸漸清醒過來,心中一驚,上一次姜家的騎士將他重創,陷入昏迷時就是古經將他喚醒,這一次亦是如此。 此刻,藥鼎內的溫度越來越高,青碧色的漿液將要沸騰,葉凡沒有其他辦法,默念古經,咬牙堅忍。 就在這時,他感覺到了一絲奇異的變化,一道道銀色的光輝沖進他的身體,在他的血肉中不斷的游走,非常具有活力。 那是火煞所蘊含的靈能,可以化開藥草,凝聚生命精華,祭煉靈丹,此刻完全將葉凡當成了靈藥,沖進他那被封印的身體后不斷的游動,禁錮的生命精華因此而活躍了起來,韓長老留下的封印力量在慢慢松動。 最終,葉凡又驚又喜,他發現竟可以動了,擺脫了束縛!韓長老無論如何也不會想到,火煞所具有的特殊靈力破開了他的封印。 此時此刻,藥鼎內的漿液已經沸騰,葉凡感覺到了皮開肉綻般的劇痛,他連忙運轉《道經》所記載的玄法,大量的生命精氣從他的苦海溢出,流向四肢百骸,他的體表閃爍出點點光澤,擋住了沸騰的藥漿。 葉凡沉寂不動,靜靜的坐在那里,不斷運轉《道經》玄法,將藥鼎中的大量生命精華聚集而來,為他所用,調理傷體。 半顆時辰后,葉凡睜開了雙眼,藥鼎中頓時出現兩道冷電,他伸手將烏玉神蓮結出的那枚蓮子抓了過來。 蓮子碩大,形如鴿卵,通體晶瑩,像是烏玉雕琢而成,光華閃爍,流轉出迷蒙的光彩,將葉凡的手掌都映襯的一片通明。 這等稀世靈藥不可能短時間內就被化開,不然韓長老也就不會說要熬煉七天七夜了。 葉凡將蓮子納入口中,緩緩的咀嚼,慢慢的吞咽,他的口中像是有無盡碎裂的神玉在閃耀,強大的生命精氣四溢,嘴內像是含著神物,光華絢爛無比。 青銅藥鼎旁,韓長老似是聽到了一點聲音,他盤坐在那里一動不動,嘴角露出無情的冷笑,道:“堅持不住了嗎,浸泡在生命原液中,縱然溫度升高,皮開肉綻,受盡折磨,短時間內也咽不了氣。” 韓長老沒有絲毫憐憫與同情,他閉上了雙目,又枯寂無聲了。 青銅藥鼎中,葉凡面無表情,口齒間精氣涌動,烏光閃爍,蓮子被咬碎,全部被咽了下去。而后,他閉上雙目,開始默默運轉《道經》所記載的玄法,他的體表頓時閃爍出晶瑩的光澤。 足足過去一個時辰,葉凡的苦海突然金光大盛,他虧損的氣血全部恢復了過來,精氣澎湃。同一時間,金色的苦海洶涌了起來,即將發生海嘯,出現可怕的異象! 葉凡以大毅力壓制,阻止苦海開辟,同一時間,他故意弄出一絲絲聲響,想引起韓長老的注意,打開鼎蓋,他好祭出金書,實施雷霆一擊。 “什么聲響,怎么像是有浪花在涌動?”韓長老睜開眼睛,露出異色,自語道:“極品靈丹出爐前會有異象發生,難道說我這爐丹不僅會成功,還有可能是極品?” 葉凡緊咬牙關,他迫切希望韓長老來掀開鼎蓋,但是卻聽到了這樣的話語,他只好再撤去部分力量,若隱若無的濤聲傳出青銅大鼎。 “真的是濤聲……”韓長老露出一絲激動之色,道:“前人煉丹時出現過這種異象,據說聲音最大時,震耳欲聾,像是真的在面對洶涌澎湃的大海,難道說我將煉出絕世好丹?” “你爺爺的!”葉凡恨不得大罵,韓長老根本沒有揭開鼎蓋的意思,他的必殺一擊使不出來。 “轟隆隆……” 就在這時,葉凡將動靜弄的更大了一些,陣陣海嘯狂涌,他通體金光大盛,苦海在緩緩開辟。 “古人誠不我欺!”青銅藥鼎旁邊,韓長老連連感嘆,道:“韓某煉丹一生,真的遇到了這等異象,這一定是一爐絕品好丹。” 葉凡再也堅持不住了,無法壓制苦海內的狂暴精氣,在這一刻,金色的苦海怒浪翻天,可怕的海嘯徹底的爆發了。 剎那間,神光熾烈,驚濤萬重,駭浪滔天,震耳欲聾! 像是有千軍萬馬在奔騰,又如無盡隕石撞裂大地。 在可怕的海嘯聲中還有隆隆雷鳴,閃電撕裂天空,交織在金色的苦海上方,聲勢駭人。 在這一刻,葉凡極度緊張,金書閃爍,隨時準備祭出體外,襲殺敵手! 然而,此刻的韓長早已激動的不成樣子,道:“古人誠不我欺……傳說竟然是真的!” 他站起身來,圍繞著青銅藥鼎走來走去,簡直要手舞足蹈了。 “有海嘯聲,有雷鳴聲,與古籍上記載的一般無二。傳說,這是極品寶丹在煉成前所具有的征兆!” 葉凡不知道是該怒還是該笑,精心準備,想要一擊必殺,但是韓長老卻不肯揭開鼎蓋,還找出了這樣讓其自己信服的理由。 “你爺爺的!”葉凡暗罵了一句,靜下心來,開始專心致志的開辟金色的苦海。 “古人誠不我欺……”韓長老激動的不斷手舞足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