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92 主藥

第九十二章主藥 韓長老并不動怒,沉穩無比,自顧倒了一杯茶,掀開披散在臉上的白發,端起茶杯輕飲。 在這一刻,葉凡有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 韓長老的手指跟鐵條一般,根根干枯,只有一層老皮包著指骨。而他遮面的白發被掀起后,露出的下頜直讓人起雞皮疙瘩,像是一團廢紙被揉的不成樣子,非常褶皺,沒有光澤。最讓人感覺發毛的是,他那干癟的雙唇內露出的牙床與牙齒全都呈烏黑色,沒有一點血色與活力,連舌頭都萎縮了。 “跟我上路吧。”韓長老喝了一口茶水,輕輕放下茶杯,不緊不慢的說道,聲音沒有一絲活力。 葉凡很想祭出金書,但是他沒有敢輕舉妄動,因為他深深的知道,不同境界的修士實力差距太大了。 “韓長老你這樣做就不怕遭天譴嗎,把活人當藥煉,縱然是你的同門恐怕也會不容你……”葉凡一邊說一邊想對策,若是落在對方手里,真是比死還要可怕。 “我早有準備,沒有人會知道這一切。”韓長老如一截枯木一般,靜靜的坐在桌對面,他越是這樣的平靜越顯得陰沉可怕。 葉凡將吳清風長老送給他的玉佩取出,道:“你如果殺我,吳清風長老會知曉的。” 韓長老輕輕點了一指,一股陰森森的氣息逼迫而來,那塊玉佩“砰”的一聲崩碎,冰冷刺骨的寒意久久不散。 韓長老淡淡的開口道:“這里距離靈墟洞天足足千余里,我當面將玉佩擊碎,吳清風根本不會有任何感應。”說到這里,他陰森森的笑道:“說起來,你這個小子倒是很機警,當日在廢墟中我輕輕拍了你一記,暗中留下印記,本想回頭捉你。不想你卻先一步逃之夭夭,脫離了我的感應范圍,直到今日才尋到你。” “你這個老不死的……” “我們該上路了。”韓長老站起身來,樓的人如避厲鬼,紛紛為他讓路。 葉凡敏捷如獵豹,想從窗口逃走。 “何必做這些無用的事呢。”韓長老伸出干枯的手掌,一把將他拘禁了回來,以一股極大的力量拉著他下樓而去。 不同的境界有如隔著天塹鴻溝,根本無法逾越,葉凡的心一下子涼了半截,對方將他禁錮了,使不出一絲的力氣。 來到城外后,韓長老自語道:“先去拜訪一位老友,他曾答應為我收集某種靈藥,算算時日差不多了,如今主藥尋到,回頭便可祭鼎煉藥了。” 葉凡不動聲色的望向天空,他在尋找姜家騎士的身影,他寧愿被姜家擊殺,也不想被人活活煉藥而死。 足足過去大半日,太陽將落山時,韓長老帶著葉凡出現在一片山脈中,即將到達目的地。 “姜家的騎士怎么還不出現……”葉凡有些焦急了。 “故人來訪……”韓長老沖著前方的一座山谷大聲傳音,滾滾音波激蕩,在群山中回響。 就在這時,天際出現一道影跡,快速向著這里沖來,姜家的騎士一直在周圍的地域搜尋,被聲音吸引,終于出現了。 那名騎士非常強大,透發出可怕的殺氣與戰意,全身都被甲胄覆蓋,駕馭蠻獸俯沖下來,蕩起一股狂風,周圍的草木都被吹的折斷了。 “什么人?”韓長老拉著葉凡后退。 同一時間,山谷中走出一個頭發花白、面色陰鷙的老者,一看就不像是什么善類。 “將這個少年留下!”姜家的騎士聲音冷漠無比,掃視韓長老還有自山谷中走出的那名老者。 韓長老感覺到了對方的強大,但是他決不可能放棄葉凡,沖著谷口的老者喊道:“快來助我!” “哧” 姜家的騎士果斷出手,一道血芒劃過長空劈了下來,那是一把血色的鐵戈,綻放血光,也不知道飲了多少修士的鮮血,透發著恐怖的能量波動。 “當” 韓長老祭出一把綠木尺,碧光閃爍,迎了上去,但是卻一下子被擊飛了,他整個人都一陣搖顫,拉著葉凡極速后退,沖向谷口。 就在這時,谷口的老者也出手了,祭出一面銅鏡,照向前方,鏡面沖出璀璨的光芒,射向姜家的騎士。 “哧哧哧” 與此同時,韓長老祭出十二把綠木劍,劃出玄奧的軌跡,封鎖四方,將那名騎士困在當中。 “雕蟲小技!”那名騎士毫無懼色,催動坐下異獸沖天而起,躲避過銅鏡的照射,血色鐵戈更是橫掃十二把綠木劍。 “這個人實在太強大,不要留后手,想辦法除掉他!”韓長老焦急大叫,與此同時封住葉凡,將他扔向山谷中。 “砰” 葉凡墜落在地,一刻也不敢耽擱,快速運轉《道經》所記載的玄法,沖擊禁制。幸好韓長老匆匆出手,且不知道葉凡的底細,封印手法實在簡單,《道經》玄法運轉起來不久,便徹底破開了禁制。 “你們打生打死吧,最好兩敗俱傷!”葉凡來到山谷最深處,攀登懸崖峭壁離開了這里。他快速沖出山脈,當看到一條滔滔大河后,沒有任何猶豫,直接一個猛子扎了進去。 沉入大河中,也不知道沖出去多少里,直到漫天星斗浮現,葉凡才上岸。荒郊野外,沒有人煙,他休息片刻,而后大步向遠方走去。 半個時辰后,前方燈火通明,距離一座城鎮已不算太遠。 “嘿嘿嘿……”突然,身后傳來一陣讓人毛骨悚然的陰森笑聲。 葉凡心中一驚,頭都不回,直接向前飛奔。然而,陰森的冷笑忽遠忽近,像是夜梟在啼哭,始終繚繞在他周圍。 “老梆子你命真大!”葉凡停了下來,他發現根本逃不了。 黑暗中,韓長老那枯瘦的身影腳不沾地,如幽靈一般出現,他的左臂被斬斷,披頭散發,渾身都是血跡,在黑夜中像是厲鬼一般。 葉凡感覺從頭涼到了腳,渾身冒寒氣,這個老東西沒有被姜家的騎士殺死,現在他徹底陷入了絕境! “可憐我那位老友被斬成肉泥,我使盡手段才逃過一劫……”韓長老的聲音森寒無比,像是厲鬼在咬牙切齒。 “他沒有將你的命留下,真是太遺憾了。”葉凡揶揄。 韓長老雙目中射出兩道冷電,無聲的向前飄來,干枯的身體透發著一股死亡的氣息。 葉凡想等距離足夠時,祭出金書,拼死一擊,然而他根本沒有機會,一道綠光照亮夜空,如鬼火一般將他籠罩,封禁了他。黑暗中,韓長老那如槁木般的軀體逼到了近前,白發飛揚,露出一張干癟的臉,看起來非常猙獰與嚇人,兩個眼洞中幽光森森。 “我喜歡鮮活的生命,你的身體朝氣蓬勃,我想鮮血一定很甘美……”韓長老一把抓住葉凡的手臂,帶著他沖天而起。 葉凡的心徹底涼了,費勁艱辛萬苦,逃了這么多天,最終還是難逃一死。 “我在你身上留下了印記,你逃不掉!”韓長老體內沖出一道綠油油的光芒,裹帶著葉凡剎那消失在天際。 他沒有返回靈墟洞天,而是帶著葉凡來到燕地一處荒山野嶺中,從懸崖上的一個石洞深入到山腹中。 “不要害怕,死亡并不痛苦……”韓長老的眼中閃爍著可怕的光芒。 山腹內的洞府非常幽深,沿途嵌有一顆顆明珠,并不黑暗。韓長老提著葉凡很快就來到了一間開闊的石室,傳來陣陣藥草的味道,里面擺放著有十幾個大藥鼎,全都一米多高,雕刻著繁復的紋絡,非常古樸。 “終于湊齊了靈藥,哈哈哈……”韓長老大笑,聲音極其難聽,像是厲鬼在哭泣,讓人頭皮都發麻。 石室中除卻藥鼎外,還擺放著十幾口藥柜,韓長老一一打開,頓時有陣陣藥香撲鼻。 “看看我為你準備了什么,都是有價無市的靈藥啊!”他打開一個木盒,頓時露出一顆足有鴿卵大的蓮子,黑的透亮,像是烏玉雕琢而成,一股濃郁的香氣迎面撲來,鉆到人的骨子里。 “知道這是什么嗎,此乃烏玉神蓮生出的蓮子,五百年才結出這樣一粒,其珍貴價值難以想象,蘊含無盡生命精氣。” 韓長老放下木盒,打開一個質地古樸的玉盒,頓時有一抹燦燦的綠意流轉了出來,一個雞蛋大的綠色果實,像是翠玉雕刻出來的,流轉著柔和的光芒,晶瑩閃爍。 “知道這是什么嗎?此乃傳說中的青玉雪蓮結出的果實,生長在數萬米的雪山上,千年不見陽光,周圍有強大的妖物守護,耗費我八年光陰,才僥幸采摘到一枚。” 這些東西皆蘊含有極其強大的生命精華,若是葉凡服用下去,肯定可以將金色的苦海開辟很大。 韓長老繼續向前走去,又拿起一個木盒,打開后頓時有淡淡的紅光射出,一株九葉奇草通體如紅玉雕琢而成,晶瑩閃閃,陣陣特別的草香在彌漫。 “知道這是什么嗎?傳說中的九葉鳳凰草!”韓長老顯得很激動,道:“相傳,唯有沾染過鳳凰鮮血的土地才能生長出這種神草。我耗費十幾年光陰,遠離燕地,走遍無盡古地與遺跡,才尋到這樣一株,價值連城,稀世靈物啊!” 韓長老不斷打開那些盒子,足足擺出十幾種靈藥,每一種都極其珍貴,世所罕見,價值無法估量! 洞府中,光華燦燦,各種靈藥流轉出不同顏色的彩光,透發出陣陣沁人心脾的芬芳。 縱然是在這種境地下,葉凡也一陣神馳目眩,這些稀世靈藥太珍貴了,他若是能夠服用下去,修為一定可以突飛猛進。 韓長老陰慘慘的笑著,道:“不用嫉妒與眼紅,到時候會將你們放在同一座藥鼎中熬煉,它們將與你同在。” “你采集了這么多靈藥,想延續生機的話足夠了,為什么還要將我抓來?” “如果只煉制還陽丹的話,確實已經夠了,但是既然知道你服食過傳說中的圣果與神泉,我的要求自然要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