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85 危機來臨

第八十五章危機來臨 煙霞洞天內,有一片灰霧沖起,一下子將紫金葫蘆震開了,并將其禁錮在那里,令其不能繼續吞收修士。 一道灰色的影跡快速沖了過來,這是一個難以看清年歲的老人,須發皆白,但臉色非常紅潤,可謂鶴發童顏,道:“諸位請息怒。”他直接將紫金葫蘆推了過來,姜逸晨冷哼了一聲,收起自己的寶物。 “你是何人?”姜逸飛問道。 “老朽乃是煙霞洞天的掌門。” “難怪有如此實力,可以壓制紫金葫蘆。”姜逸飛點了點頭,道:“不過你恐怕還是難以阻擋我們。” “是,老朽明白。”煙霞洞天的掌門坦然承認,而后繼續開口道:“不知我煙霞洞天到底有何得罪之處,讓諸位如此興師動眾,若真有大罪,我愿解散煙霞洞天,一切聽憑處置。” 這個灰衣老人非常坦誠,事實上他也是被逼無奈,如果真的跟一個荒古世家對上,煙霞洞天必將迅速灰飛煙滅,兩者根本不是一個數量級的,一旦敵對,沒有一點懸念。 “看你如此光明磊落,我倒不好大鬧一場了。” 姜逸飛不過二十四五歲的樣子,以這種口氣同煙霞洞天的掌門說話,這個老人卻并不覺得無禮,一切都因實力擺在那里。 “公子英明,還請明示,到底因為什么緣故興師問罪而來?” “兩年前你們煙霞洞天是否死了一名姜姓弟子?” 煙霞洞天的掌門聞言點頭,道:“如果是別人,我或許難以記住,但是這個資質不凡的年輕人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那是我們姜家的子弟,但卻被你煙霞洞天的人害死了。”姜逸飛平靜的說道。 “什么,他是被人害死的?”煙霞洞天的掌門驚愕,道:“何人這么大的膽子!” “現在你明白我為何而來了吧。” 煙霞洞天的掌門頓時一陣頭痛,姜家的子弟怎么會進入煙霞洞天,而且被人害死了呢,這對于他來說確實是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 “你也不必過于擔心,我并不是無理取鬧而來。” “請姜公子放心,我一定嚴懲兇手,絕不姑息!” “最主要的兇手已經伏法,但我覺得他們的師長有縱容的嫌疑,此外為他們提供藥物的人也要揪出……” “姜公子請移駕煙霞洞天內,老朽一定給你一個滿意的交代,必斬滅惡首。” 姜逸飛點了點頭,道:“最重要的是讓這位老人家還有這個孩子滿意。” 此刻,姜老伯與小婷婷早已是淚眼模糊。 “我明白……” 姜逸飛命姜逸晨取出紫金葫蘆,將收進去的人全部放了出來。而后,他帶著姜老伯與小婷婷同那位老掌門進入煙霞洞天,其他人沒有跟去,眾人降落在地,在外等候。 就在這時,葉凡又有了被窺視的感覺,發現依然是那倨傲的少年姜逸晨。到底怎么回事?他自認為沒有得罪過這個荒古世家的子弟,想不明白對方為何盯上了他。 姜采萱走了過來,蓮步款款,婀娜多姿,淺笑道:“葉小弟此間事了后,婷婷會與我們回姜家,如果你愿意的話也隨同前往吧。” “這……”最初時,葉凡確實有這樣的想法,姜家何其超然,乃是自荒古時代傳承下來的古老門閥,說不定可以尋到關于圣體的秘密。但是,仔細思量后他有又猶豫了,萬一被人發覺他的秘密怎么辦?他體內的綠銅塊當年令東荒大亂,若是被姜家的不世高強者發覺,后果不堪設想。此外,那篇《道經》也足以引發不小的禍端,一旦泄露,他處境堪憂。 “怎么了,還不愿意嗎?”姜采萱多少有些意外,多少修士削尖了腦袋想要進入姜家都不能,這樣邀請一個少年他居然還在沉吟與猶豫。 葉凡婉拒,道:“多謝姜小姐的好意,我發自真心的感謝。但我疲懶慣了,進入姜家后恐怕會犯錯誤,我還是在外面游歷吧。如果有一天我生活困頓去投奔姜家時,還請姜小姐收留。” 這時,另一邊的姜逸晨冷笑道:“你當姜家是什么地方,是客棧嗎?姜家不是任人隨便出入的地方,如果你想加入的話,現在別說什么廢話。” “姜逸晨你閉嘴!”姜采萱斥了姜逸晨一句,然后轉過身來,笑道:“葉小弟你不用在意,他就是這個樣子,被寵壞了。你放心,姜家隨時為你敞開大門,將來有什么困難盡管去姜家找我。” “多謝姜小姐。”葉凡感謝道,同時心中很奇怪,他并沒有招惹這個姜家少爺,對方為什么會這樣呢?葉凡越發堅定,現在不能進入姜家,圣體、道經、神秘綠銅這些都犯忌,他可不想去冒險。 “小子你可要知道,想加入我們姜家的人如過江之鯽,放棄這次機會的話你會后悔終生。”姜逸晨看著他冷笑。 葉凡心中一凜,同時更加驚異了,這個姜家少爺似乎希望他立刻加入姜家,到底是怎么回事? 姜采萱又斥責了姜逸晨幾句,他才不再多說什么,只是站在不遠處不時的打量葉凡。 “這個混賬的的東西該會不是個死兔子吧?他母親的!”葉凡在心中直嘀咕。 過了片刻,姜逸晨終于不再打量他,開始圍繞著煙霞洞天轉悠,這才讓葉凡稍微松了一口氣。很快,他想到了自己的同學,應該有兩人在煙霞洞天內,但究竟是誰,他不太清楚。 足足等了一個時辰,姜逸飛才帶著姜老伯與小婷婷走出,煙霞洞天的掌門以及一干重要人物親自送了出來。老人與小女孩全都眼睛紅腫,很顯然大哭過一場。 “老掌門你請回吧,不必相送了,我姜家并不是不講理,此間事已了,你無需再擔憂。” 煙霞洞天的老掌門總算長出了一口氣,不然的話,任誰面對姜家這樣的龐然大物都要心驚膽顫,在東荒沒有多少大勢力敢與之抗衡。 煙霞洞天的人一直目送他們遠去,直至消失,才返回門派中。 姜逸飛一行人直接回到清風小鎮,只是為了滿足老人重新看看這座小鎮的愿望,姜老伯為了小婷婷的未來,決定進入姜家,不想讓自己的孫女再受委屈了。 “大哥哥你和我們一起走吧。”小婷婷仰著小臉央求道。 葉凡刮了刮她的小鼻子,道:“大哥哥已經幫不上什么忙了,姜家高手如云,我在那里連個小兵都不如,婷婷會在那里生活的很好的。” “大哥哥我真的不想和你分開,你和我們一起去吧,不然婷婷會天天想念你的。”小婷婷泫然欲泣。 “我還有些別的事情,現在真的不能去,我答應你,以后一定去看望你。”葉凡輕聲安慰。 “不行,大哥哥要是不去的話,我也不走了。”小婷婷竟然要做出這樣一個決定。 “你還小,有些事情還不懂,等你長大后自然會明白。開開心心去姜家吧,在那里不要貪玩,好好的跟他們學習修行之法,說不定將來我需要婷婷來相助呢。” 姜老伯也無法理解,他很希望葉凡與他們同去,但最終卻也無法勉強。 在清風小鎮外分別之際,小婷婷放聲大哭,抱著葉凡的腿說什么也不放手,眼淚成雙成對的往下滾落。 葉凡幫她擦去眼淚,道:“不哭,婷婷記住我剛才說的話,將來我們還會見面的。” 最終小婷婷依依不舍,哭道:“我一定學會修行,將來去找大哥哥,如果有人欺負大哥哥,婷婷把他們都打跑。” 葉凡頓時笑了,道:“快去吧,他們都在等你呢。” 就在這時,葉凡發現姜家的少爺姜逸晨望向他時,眼中竟然閃現過一道寒光,這讓他心中頓時咯噔一下。 “姜逸晨我看你的眼神似乎不對……”姜采萱突然這樣說了一句。 “萱姐你怎么會這樣說呢?”姜逸晨心中一驚。 “你少做缺德事,不要起壞心眼。看來爺爺真的將你寵壞了。”姜采萱冷聲道:“我早就注意到你了,你似乎想對葉小弟動手,他招你惹你了嗎?” 姜逸飛回頭看了他們兩人一眼,道:“怎么回事?” “沒什么。”姜逸晨有些心虛。 “說!”姜逸飛雖然看似儒雅,但似乎很有威望,同族的姜逸晨很怕他。 “我……” “快說!” 姜逸晨不得不說出實情,道:“那個小子身上有重寶,而且不是一般的重寶。你們知道,我的這頭坐騎最奇異之處不是它的戰力,而是它生有一只通靈玉角,可以感應神物,今日它不斷閃爍五色光芒,異常的明亮與璀璨。” 他的坐騎是一頭青色的異獸,形似獅虎,青色的獸毛很長,非常潔凈,而在其頭顱上生有一只玉角,晶瑩剔透,綻放五色神光,可感應到異寶的存在。 “我可能遇到麻煩了……”葉凡見遠處的三人向這邊望來。 “孩子怎么了?”姜老伯問道。 小婷婷也抹了一把眼淚,道:“大哥哥遇到什么麻煩了,我讓采萱姐姐幫你。” 葉凡苦笑。 此刻,姜逸晨正冷笑著向這邊走來,姜逸飛與姜采萱也跟了過來。 “我真的很好奇,你身上到底有何重寶?” 葉凡心中頓時一震,他萬萬沒有想到姜逸晨會說出這樣的話,難道真的發現了什么不成? 姜逸飛笑道:“葉小弟不用擔心,我們沒有惡意,姜家重寶多如沙塵,不會貪奪你的寶物。” 姜采萱提醒道:“葉小弟你身上有重寶,今后一定要小心一些……” 聽完她的解釋,葉凡才明白那五色異獸的神奇,竟可感應到靈寶,這讓他脊背直冒冷汗,如果綠銅塊與道經暴露出來,后果不堪設想。 “幸虧沒有答應進入姜家……”他在心中自語。 “好了,我們就此分別吧。你放心,我已經警告姜逸晨,他不會再打歪主意了。”姜采萱笑道。 最終,一行人駕馭異獸騰空而起,小婷婷哭的很傷心,不斷的揮著小手,直至消失在天際。 葉凡有了強烈的危機感,沒有回到小鎮,直接奔向深山中,他覺得要盡快遠離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