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83 誰人可擋

第八十三章誰人可擋 白衣男子來自荒古世家————姜家,名為姜逸飛,人如其名,豐神如玉,白衣勝雪,超塵脫俗。 他對姜哲老太爺的過去說的并不多,但依然可以得知不少有用的消息,姜老伯的父親姜哲昔年離開姜家,再也沒有回返,有著一段不為人知的往事,似涉及到了家主那一脈。 “姜哲老太爺功參造化,怎么會在五十年前就去世了呢?”這是姜逸飛有些不解的地方。 “他去世時咳了不少血。”姜老伯重提往事,并沒有過于傷感,有些事情會隨著時間的推移,慢慢淡去。 “原來如此。”姜逸飛沒有多說什么,只是點了點頭,他似乎明白了當中的隱情。 在其旁邊的美麗少女名為姜采萱,身姿婀娜,頸項纖秀,容顏清麗,身為姜家的小姐,流露出的氣質,給人以一股高不可攀的感覺。 不過她對小婷婷很喜歡,并沒有一點高傲的架子,拉著小婷婷的手不時問這問那,語氣很柔和。 那個神態倨傲的少年名為姜逸晨,雖然知道了姜老伯與小婷婷的身份,但并不多么熱情,依然一副酷酷的樣子。 姜采萱上前,聲音清脆動聽,道:“老人家您和我們一起回姜家吧,我爺爺說了,姜家對不住你們這一脈,無論如何也要尋到,將你們請回去。” “算了,你說的那些我不了解,你們的生活離我太遠,我們是兩個世界的人。我已經習慣這里的一切……”姜老伯是一個普通的老人,活了這么大的年紀,經歷了很多的事情,他覺得無法融入那樣的家族,出言婉拒。 “您就是不為自己著想,也要為婷婷考慮一番,她是云端上的小公主,不應受人欺凌,她需要的是另一種生活。”姜采萱提到了小婷婷的未來,勸解老人,道:“您和我們回去吧,家族中老人們都非常希望姜哲老太爺這一脈重歸姜家。” “你們將婷婷帶走吧,我已經習慣了這里的生活,不想再去其他地方……” 小婷婷立刻抱住老人的手臂,道:“我和爺爺在一起,爺爺在哪里,婷婷就在哪里。” 這時,姜逸飛露出溫和的笑容,他對小婷婷似乎很喜歡,摸了摸小婷婷的頭,道:“這里的天空太小……” 姜逸飛是一個聰明人,他知道這樣勸解姜老伯作用不大,唯有讓其看到姜家的超然,或許才能讓老人改變主意。他站起身來,道:“先去李家。”他的話語很平靜,但是卻似乎有著一股奇異的魔力,外面的那些異獸全都咆哮了起來,一股血煞氣息彌漫而出,所有騎士都爆發出一股強大的戰意。 姜逸飛神色從容自若,那頭黃金神犼緊緊跟隨在其身后,他放緩腳步,與姜老伯并排而行,其他人見狀全都靠后。 所有人都沒有騎上異獸,而是徒步向著李家前行,小婷婷緊張的拉著老人與葉凡的手,被眾人眾星捧月般的護著,讓她多少有些不安。此刻姜逸飛與姜采萱與他們并排前行,但只是站在左右,而沒有居于中央。 大街上的人全都非常吃驚,見到姜老伯還有小婷婷被這樣守護,全都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很多人戰戰兢兢,懼怕那些蠻獸,向街道兩旁退去。 “怎么回事,姜老頭跟這些人認識?” “你們看那些異獸全都腳不沾地,恐怕都能夠飛天遁地,姜老頭怎么和這些人有交集?” “苦命的姜老頭終于轉運了,好人總會有好報的。” “這下李家麻煩大了,他們似乎正在向李家走去。” “好啊,期盼這么多年了,終于有人要收拾李家了。” …… 街道兩旁,人越聚越多,眾人盡管都非常害怕,不敢靠前,但還是露出了興奮與激動的神色,遠遠的跟隨,向著李家那里移動。 當姜老伯來到李家大門前時,他有些猶豫不定。姜逸飛見狀,直接扶著他拾階而上,道:“不要說是一個小小的李家,就是東荒最強國度的皇宮,也無人敢擋。” “砰” 前方,一對朱紅色的大門突然崩飛,像是有一柄萬鈞大錘重重的砸在了上面。 里面頓時一陣驚亂,門房中有喝罵的聲音傳出。 “誰做的?” “竟敢來李家撒野,真是找死!” …… 很快沖出來十幾人,各個兇狠,但是當他們看到十幾頭蠻獸后頓時呆住了,罵人的話語全都咽了回去,張口結舌,臉上的兇光全部收斂,變得惶恐不安,快速向回跑。 “瞧你們那熊樣,怕什么,我們李家有修仙的人。”一個管事得到稟報后,罵罵咧咧的走了出來,道:“他媽的,誰吃了雄心豹子膽,敢來李家惹事,不知道有多位仙師暫住這里嗎。” “壞人!”那個管事剛剛走出來,小婷婷頓時向后退了幾步,很顯然對這個人有些懼意。 “你們……”那個管事走出來后也害怕了,黃金神犼、五色異獸、生有豎眼的神鹿,他聞所未聞見所未見,一下子就被鎮住了。 “這是一個壞人?” “是的,他帶人搶走了我們的酒樓,將爺爺打的吐血。”這種事情被小婷婷以稚嫩的話語說出,倍加讓人感覺氣憤。 姜逸飛揮了揮手,頓時有一名騎士上前,逼向那名管事。 “你……你要干什么,這里是李家,幾位仙師在里面,容不得你們撒野!”他色厲內荏,大聲的叫著,不斷后退。 “不要在這里動手,免得嚇住孩子。”姜逸飛心思細膩,怕血淋淋的場面嚇住小婷婷。 “是!” 那名渾身都是甲胄的騎士,一把揪住那個管事的衣領,將他直接扔了出去,一道碧光閃過,另一名騎士駕馭一頭蠻獸騰空而起,裹帶著那名管事剎那沖出了小鎮。 “天啊,會飛啊!” “真的可以飛天!” “那頭蠻獸竟然在天空中奔跑,太不可思議了。” 遠處,那些圍觀的百姓全都露出驚容,張大了嘴巴,滿臉震驚的神色。 小婷婷的嘴巴也張成了“”型,踮著腳望向遠空。 姜采萱露出笑容,蹲下身來,道:“想不想擁有這樣一頭珍獸,每天都可以在天空中飛來飛去?” 小婷婷下意識的就要點頭,但快速想到了什么,用力抱緊老人的手臂,搖頭道:“我要和爺爺在一起。” 姜采萱沒有想到小婷婷居然洞悉了她的意態,便沒有再繼續誘惑與勸說。 不多時,天空中出現一道綠影,離去的騎士駕馭異獸沖回,降落而下,手上纏繞著一綹發絲,上面有點點血跡。 旁邊,葉凡非常吃驚,姜家這些騎士似乎全都非常強大,實力難以揣測,他在那些人身上感覺到了一股澎湃的戰力。 眾人繼續向里走去,圍觀的百姓在后面跟隨前進,想親眼見到李家的惡人們被收拾。 “是誰闖入我李家攪鬧?”就在這時,幾個穿著綾羅綢緞的中年人還有幾名老者走了出來,臉上帶著怒火。 “姜老頭是你?!”很顯然他們還沒有弄明白情況,當看到院中的姜老伯后,頓時喝斥道:“誰讓你進來的,滾出去!” “二爺您小聲點,您看后面那些是什么?”一個下人小聲提醒道。 那個人這才注意到大門外那一頭頭異獸,頓時神色慌張,嚇得連連后退,道:“快去將那些仙師請出來。” 姜采萱俏麗的容顏上露出冷色,道:“一個小小的家族,不過僅有幾個稍微懂得修行的人而已,就敢恃強凌弱,魚肉鄉里,真是不知死活。” 她輕輕一揮手,所有人都像落葉般飛了出去,撞在了墻上,倒在地上后再也爬不起來,這些都是李家的重要人物,慘叫連連。 光芒一閃,兩道人影沖出,來到前院,正是李家那兩個懂得修行的人,他們看到眼前這一情況后,全都變了顏色。 “朋友你們是什么人,我們有什么得罪之處嗎,為什么闖入我李家傷人?”這兩人皆在二十七八歲左右,又驚又怒,但卻不敢發作。 “憑你還不配知道。”姜采萱冷笑。 姜逸飛面色平靜的問道:“婷婷的父母可是被你們害死的?” “你……你在說什么,不要血口噴人!”這兩人面色大變,他們見姜老伯被擁簇在中心,感覺心中有些發涼。 “你說誰血口噴人?”一名騎士走出,目光如刀一般犀利,如光一般到了眼前,“啪啪”兩聲脆響,直接將兩人抽飛了出去,李家二人的臉上出現兩個血色掌印,瞬間腫脹了起來。 他們頓時驚怒交加,捂著臉后退,道:“朋友,做事不能太過分,我們是煙霞洞天的弟子,幾位仙師正坐鎮在我們府上!” “仙師?好大的口氣!我們正要去煙霞洞天走上一趟,就讓你們口中的仙師帶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