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81 尋找姜姓

第八十一章尋找姜姓 葉凡見到老幼病殘無助時,心中總會涌起酸澀的感覺,可是一旦見到恃強凌弱、為非作歹的人,他總會變得很無情,心中冰冷。看似矛盾,但卻是真實性情使然,過盛的同情心與冷酷無情同存,他不知道更偏向于哪一種。 比如現在,他絕對是無情的,無絲毫憐憫之心,踏在李家七少爺的臉上,聲音冰冷,道:“不想受罪的話,我問什么你說什么,不然的話你會明白后果。” “小崽子……” “砰” 葉凡一腳將他踢了出去,李家七少爺的牙齒全部松落,白皙與細嫩的臉頰徹底腫脹了起來,口鼻噴血。 “看著你細皮嫩肉,活脫脫就是個太監,不說是嗎,我成全你,讓你名副其實。”葉凡再次祭出金書,像是截取的一道虹芒定在黑暗中,光輝絢爛。 “你……你要敢什么?”李家七少爺驚恐無比。 “讓你做太監!” “不要,我說,我全都說出來!”李家七少爺嚇得臉都變形了,對于男人來說這是比死更讓人難受的事情。 “沒出息的東西。” 葉凡坐在不遠處的一塊青石上,靜靜的聽他說起往事,婷婷的父母果真是被李家的幾位修士害死的。他們以不菲的代價從其他修士手中換來一種珍稀的藥物,可以引發強大的異獸狂暴,神不知鬼不覺的撒在婷婷父母的身上,結果他們外出采集靈藥時被可怕的閃電鳥撕的粉碎。 當然,里面還有一些骯臟的交易與陰暗的詭計,聞之讓人憤慨。葉凡一陣嘆息,道:“不論是凡俗界,還是修士的世界,都沒有什么區別,有人的地方就會有復雜的人性仇怨,就連修士也都不能免俗。” 葉凡探手從他的懷中搜出一個木盒,而后一腳將他蹬開,借助星月的光芒,緩緩打開了這個有些沉重的檀木盒。 在里面有一個淡黃色的石塊,能有拇指粗,一個指節那么長,雖然是很小的一塊,但入手卻很重,葉凡感覺到了一股蓬勃的生機。 “據古籍記載,天地合氣生萬物的時代,草木繁盛,生靈強大,靈藥無盡,更是結出許多‘源’,似琥珀般晶瑩,內里卻封有大量生命精華。這就是‘源’嗎?” 葉凡在月光下反復觀察,發現這塊“源”內部充滿了雜質,晶瑩的部分不過占據了三分之一而已,這多少讓他有些遺憾,這并不是純凈的源。 但即便如此,他也非常滿足。在這如同琥珀般的奇石中,蘊藏著一股極其旺盛的生命精氣,里面有如同霧氣與霞光般的東西在流轉。 “好東西啊,不知道能助我將苦海開辟到多大!” “那是我的……”不遠處李家七少爺在血泊中呻吟,咬牙切齒,充滿了怨毒與憤怒。 “這塊源不是在一座深山古洞中發現的嗎,難道僅此一塊,沒有其他了嗎?” 在葉凡的酷刑下,李家七少爺什么都說了,沒有一絲隱瞞。那座古洞中有一個坐化的修士,年代太過久遠,骨架都風化了,只留下這樣一塊源。 “真是太遺憾了,我以為能夠收獲幾塊呢。”葉凡自己都覺得有些貪心了。 “我什么都說了,你能不能放我一條生路?”李家七少爺眼中露出一絲希冀的光芒,他當然知道這只是一種奢望而已,對方不可能放過他。 “你們在謀害婷婷的父母時,有沒有過憐憫之心?你們在逼迫姜老伯與小婷婷這樣的孤苦老幼時,有沒有想過給他們留一條生路?” 葉凡一腳將他踢了出去,道:“我給你一個機會,自己了結吧,免得受罪。我現在還沒有殺過人呢,不想手上染血。” “你……你沒殺過人……”李家七少爺被這句話氣的渾身顫抖,道:“你……你要遭天打雷劈!” 葉凡一腳將他蹬到一塊山石前,道:“自己撞死吧,如果逼我動手的話,先讓你變成太監,讓后再要你的命。” 在這一刻,李家七少爺憋屈的要發狂,這種死法太窩囊了,別人竟然不屑于出手,要他自己解決掉自己。 “小崽子你媽的真混賬!我……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李家七少爺氣的不斷咳血。 葉凡坐在不遠處的一塊青石上,道:“哪里有那么多廢話,自己趕緊動手上路,我可沒什么耐心。” “你……我……”李家七少爺憋屈的連話都說不出來了,最后大吼了一聲:“你不得好死!” “砰” 他一頭撞在山石上,死于非命。 “你是自己撞死的,我可沒有殺人。”葉凡站起身來,開始打掃痕跡。足足耗費一個時辰,才將一切抹除,然后向小鎮走去。 他雖然看似平靜,但其實手心里卻早已出汗,這是他生平以來第一次殺敵,縱然是七少爺惡貫滿盈,理應當誅,還是讓他感覺有些不自在。 葉凡搶奪到“源”后并沒有急于修煉,他深深的知道,“源”蘊含著龐大的生命精氣,打碎后會沖出源力浪潮,一個不小心就會被其他人發覺,眼下一切都要小心為妙。 在接下來的兩天里,清風鎮很平靜,直到第三日李家另外兩名修士從煙霞洞天趕回,才一片大亂,波及到了整座小鎮。 “李家七少爺失蹤了。” “一個修仙的人怎么說沒就沒了呢。” “這是李家的報應!” “什么報應,肯定是王家的人做的,除了李家的對頭外,誰敢這么做,誰還會有這樣的實力。” “是啊,聽李家的下人說,多半是前段時間的那塊‘源’引發的禍端。” …… 連清風小鎮的上的普通人都在這樣議論,可想而知這件風波有多么大,李家上上下下徹底怒了,同時有些恐懼。 起初,葉凡并不在意,李家回來的兩個人并沒有達到命泉境界,還不能駕馭神虹而行,并不是非常可怕。但是,沒過幾天。事情的發展有些出乎他的預料,風波逐漸鬧大。 煙霞洞天竟然來人了,幾位命泉境界的修士親至,讓李家的人帶路,徑直前往發現“源”的那座古洞。隨后,王家的修士也將自己師門的人請來,進入深山尋找那座古洞,雙方險些發生劇烈沖突。 “難道此地發現了源脈?”就在這一日,清風鎮來了十幾騎人馬,全都是極其神異的蠻獸,各個鱗甲森森,頭角崢嶸。 正中那頭坐騎最是不凡,渾身覆蓋著金色的鱗片,燦燦神輝繚繞,像是有金色的火焰在燃燒。形似黃金神犼,只是頭顱上多了兩根角,分叉而生,繚繞著金芒,非常的神駿與威武。它的四蹄沒有踩在地面,離地竟有三寸多高,完全是在踏空而行,可想而知這頭異獸的強大與可怕。 黃金神犼上端坐著一個二十四五歲的年輕男子,身穿一身白衣,看起來很儒雅,臉上帶著溫和的笑容,非常的俊朗,雙眸如水,隱隱有神華流轉,稱得上豐神如玉。 在他的兩旁還有兩騎并列前行。左邊是一頭青色的異獸,形似獅虎,青色的獸毛很長,非常潔凈,如玉一般晶瑩,清輝流轉,燦燦生光,而在其頭顱上生有一只玉角,竟在綻放五色神光。這頭五色異獸也在踏空而行,沒有真正踩在地面,神駿不凡。在上面端坐著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年,一身青衣,英氣迫人,但卻隱隱有一種倨傲,看著小鎮的一切似乎很不屑。 另一邊,是一頭銀輝閃閃的奇獸,形如神鹿,渾身覆蓋銀色鱗片,且額頭中央生有一只豎眼,通體有圣潔的光輝在閃耀,踏空而行,纖塵不染。在上面端坐著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女,膚若凝脂,眸如秋水蒙霧,紅唇點點,甚是美麗,但給人一種高不可攀的感覺,帶著一絲傲意。 三人身后的十幾頭異獸也各個不凡,全都是非常稀珍的異種,或鱗甲森森,或通體如玉,皆有光芒閃爍,坐騎上的人從二十歲到四十歲不等,無論男女都帶著肅殺之氣,在他們的周圍凝聚著一股強大的戰意。 遠處,葉凡將這一切看在眼中,不禁倒吸一口涼氣,這些人到底什么來頭?絕非一般人! 先不說為首那三人,僅僅是他們身后的十幾名騎士,就不比在妖帝墳冢前見到的荒古世家與圣地的人馬差,一股強大的戰意與殺伐之氣迎面撲來。 “請問這個鎮上有姓姜的人家嗎?”就在這時,一名騎士奉命向鎮上的人詢問。 葉凡心中頓時一跳,他們來尋找姓姜的人作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