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78 解決

第七十八章解決 葉凡已經在心田刻印下三足兩耳圓鼎,但是真正在苦海內錘煉“神紋”時,卻難而又難,光是將十九道“神紋”凝聚在一起,就花費了很長時間。 最終,他將十九道“神紋”慢慢熔煉,祭成豆粒大的一團,只是卻難以鑄造,不能化形,怎么看都與“鼎”無半點關聯。 葉凡多次嘗試,不要說錘煉成鼎的形狀,就是刻上一些花紋都不行,祭鼎果然難而又難。 不過,他倒也不焦急,畢竟這才剛剛開始,以后有的是時間打磨,這將是一個漫長艱難的過程,不止他如此,其他人恐怕更甚。 天色擦黑,葉凡打了一只獾,向回走去。回到小飯館剛剛坐下來,老人就擺上了一桌子酒菜,香氣撩人。 小婷婷換上了一身新衣,紅撲撲的小臉上漾滿甜甜的笑容,露出兩個可愛的小酒窩,小女孩對幸福的定義很低,只要能夠吃飽飯,不被欺負,就非常滿足了。況且,現在還有新衣穿。 “今天,李家草木皆兵,集結了不少壯丁,似乎在防備著什么。”姜老伯在飯桌上這樣說道。 “怎么回事?”葉凡問道。 “李家有一個對頭,居于數十里之外,家族中也有人在外修仙,同是地方上的強族,兩家向來不和。李家懷疑是對方縱火燒了他們十幾車貨物,今日派人去打探消息,結果被扣下一個管事,余者全都被打的半死,趕了回來。” 葉凡頓時輕笑,道:“本來我還想折騰他們一番呢,現在更省事了,這次保準他們自顧不暇,再也沒有心思懷疑其他,讓兩個魚肉鄉里的家族互相猜忌吧。” 葉凡詳細問明情況后,夜間悄悄潛出小鎮,連夜直奔數十里外的一處山莊。 他無聲無息的摸了進去,這個家族中雖然有人在外修仙,但此刻家中并沒有這樣的人坐鎮,對于葉凡來說等于虛設一般。他花費了多半個時辰,在一個柴房內發現了一個被捆的結結實實的人。 “是張管事嗎?” 柴房中的人聲音尖細,與姜老伯描述的差不多,立時答道:“是我,你是誰?” “張管事,我救你來了。”葉凡走過去,一把扭斷了他身上的繩子,道:“你們家少爺從煙霞洞天下山,這次要徹底滅了王家。” “什么……”張管事似乎非常吃驚,道:“你是誰?” 葉凡的聲音頓時冷了起來,道:“你鎮定一下,你們家少爺請來了幾位師兄弟,我正是其中之一。” “小的參見仙人大老爺。”張管事盡管聽出對方年齡不大,但是得知對方是修仙者后,立刻像個磕頭蟲一般參拜。 “不需要拜,現在有事情吩咐你,仔細聽好。” “仙人大老爺您請說。” “這里有幾桶油,你去外面四處放火,等火點起來后大喊,就說你家少爺將滅王家滿門。” “啊,這樣的話我會不會被他們抓住殺死?”此時此刻,張管事哪里會想到其他,所想的完全是自己的性命能不能保住。 “你放心好了,你的安全由我們負責,我們幾人是想慢慢的折磨他們,讓王家的人在恐懼中死亡。” “好,我現在就去放火,到時候跟仙人大老爺們一起沖殺。” 葉凡拍了拍他的肩頭,意味深長的道:“你立大功了!” 被他眼中的仙人這樣稱贊,張管事頓時熱血沸騰,將他平日欺負鄉鄰的恨戾全部發揮了出來,拎起幾桶油大步沖了出去。 葉凡將地上斷裂的繩子撿起,而后轉身消失在黑暗中。 不多時,山莊火光沖天,足足有四五處地點同時燃起大火。就在這時張管事那尖細的聲音響起,在深夜格外刺耳,道:“王家的龜兒子,你們的王八窩被我點著了,你們等著,我家少爺會滅你們滿門。” 王家頓時大亂,有女人的哭喊聲,也有男人的怒罵聲,很快就有人持著明晃晃的刀劍向著張管事那里沖去。 此刻,張管事極度興奮,有仙人在背后撐腰,他沒有任何懼意,又點了四五處大火。 王家的人見到這一切,當時眼睛就紅了,怒吼著沖了過去,揮刀就砍,雪亮的長刀在火光的照耀下,格外的刺目。 直到這時張管事才感覺恐懼,因為仙人并沒有出現在他的身邊,此刻他再想逃根本已經來不及,口中發出驚恐的叫喊,剛轉身邁出去一步,就直接被人砍中了脖子,鮮血汩汩而涌,他死不瞑目。 見張管事被殺死,葉凡悄悄從暗中退走,不過并沒有離開,他趁亂點燃了十幾處大火,烈焰熊熊燃燒,半邊天空都一片通紅。 直到這時,葉凡才如飛而去,眨眼沒入黑暗中。 第二日,消息傳到清風鎮,李家上下頓時一片震動。 “王家被燒掉了半個山莊?!” “什么,是張順干的?” “王八蛋,張順我要殺了你全家!” 李家上下全都慌了,如熱鍋上的螞蟻一般,集結所有壯丁,準備應付王家的報復。 王家半個山莊化成灰燼,他們出離了憤怒,當天將李家在縣城的店鋪一把火燒光,至于金銀等全部搶走,且集合家丁向著清風鎮殺來。 這一日,在清風鎮外,兩個家族發生了劇烈的流血沖突,雙方都死傷了不少人,現在沒有什么可解釋的,只能用刀與血解決。 直到黃昏時分,雙方才各自回撤,很顯然事情不可能這樣完結,接下來的幾天里肯定還會有流血沖突。 就在當夜,王家的人便又來了,沖進清風鎮,直奔李家放火。如果不是早有防備,李家可能可能會徹底化成飛灰,即便這樣,也燒塌了不少房間,整整一夜都不得安寧。 清風鎮上的居民無不拍手稱快,李家平日間魚肉鄉里,早已惹起了民怨,只是沒有人敢站出來而已,現在發生這樣的事情,正是他們敢想不敢做的。 姜老伯親眼看到這一切,不禁露出憂色,葉凡見狀笑道:“您不要擔心,這兩個家族都不是善類,狗咬狗一嘴毛而已。” 老人點了點頭,道:“孩子以后盡量不要這樣做……”他有些擔心葉凡,覺得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年,隨便兩個手段就挑起這么大的風波,怕今后他心思更深時走上邪路。 葉凡頓時輕笑了起來,道:“老伯你放心好了,我從來沒有害人的心,只有對他們這樣的人才如此。” “李家在外修仙的人,估計要回來了。”老人露出傷感的神色,他想起了自己的兒子。 “我想也是如此,李家發生了這樣的事情,肯定去煙霞洞天送信了。” “縱然沒有發生這樣的事情,李家的修仙的人也該回來了。” “為什么?”葉凡有些不解。 “李家平日間花費巨大,主要是為了收集靈藥,給他們家族在外修仙的幾人送去。前陣子,似乎采集到了什么‘源’,據說是一個采藥人在深山古洞中發現的,好像對修士有莫大的好處。” 葉凡心中當時就是一震! 據古籍記載,天地合氣生萬物的時代,草木繁盛,生靈強大,靈藥無盡,更是結出許多“源”,似琥珀般晶瑩,內里卻封有大量生命精華。 甚至有些稀世“神源”,內部封有天地初始時代的強橫生物,這樣的“源”被開采出來后,可以提供海量的生命精氣。 “在深山古洞發現了‘源’,李家真是給我送了一份大禮啊!”葉凡露出燦爛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