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77 九州重器

第七十七章九州重器 劉管事幾人被打的進氣少出氣多,如同死狗一般躺在大街上,以往他們做的實在太過分了,早已引起民憤。如果不是幾個穩重的老人相勸,他們非被活活打死,弄出人命不可。最后,眾人像拎死狗一般,將他們扔到了各自的家門口,這件事可謂大快人心。 中午,小飯館內一片歡聲笑語,小婷婷的笑顏分外燦爛,不再擔心與害怕。姜老伯心中的悶氣也一吐而出,臉上的皺紋似乎都化開了不少,翻著樣做出好幾道菜,紅繞兔肉、清湯兔丸子、糖醋兔排骨、碧葉卷香雞、辣子雞丁,此外還有一些青菜以及野果做成的素菜。 這頓飯吃了很長時間,不時夾雜著笑語,這種和睦的氣氛讓葉凡有一種錯覺,感覺像是回到了家中。 午飯后,葉凡直接進入深山中,他開始嘗試控制“神紋”,因為這對后期的修煉非常關鍵與重要。 每一道“神紋”都像是一道神鐵鏈,繚繞在金色的苦海上空,這是由生命精氣凝聚而成的原始形態。 修士可以將“神紋”祭成各種形狀,如飛刀、匕首等,可以放出體外殺敵,比“神紋”更有效。有些人會花費不少時間與心思,將原始的“神紋”祭成飛劍、小盾、神戟等,這樣更易于控制,對敵時威力會大上不少。 更有個別人不怕復雜與玄奧,反復錘煉“神紋”,祭成“鼎”與“鐘”或“塔”等,可以發揮出種種神秘的力量。 傳說,極個別的修士以“神紋”祭煉成的“器”,到后期可能會發生意想不到的變化,在“器”的內部交織出“道的軌跡”,具有不可揣測的威力。 當然,這種概率非常低,只有那些天賦異稟、極其強大的修士才可能會有這種際遇。 從以往的經驗來看,以原始“神紋”祭煉出的“器”越是繁復與玄奧,威力越大,“鼎”與“鐘”或“塔”等,相對來說,內部交織出“道的軌跡”,希望可能會大一點。 當然,越復雜的“器”越難以成型,花費無盡精力與時間,都不見得錘煉出一個輪廓來,白白蹉跎了歲月。 且,縱然是僥幸成功,苦修到后期,也難以得到回報。畢竟,出現“道的軌跡”的希望太渺茫了,對于眾多修士來說那只是一個傳說,只專屬于極個別驚才絕艷的人物。 將原始“神紋”錘煉成“器”,對于修士來說非常重要,每一個人都會認真對待,因為這是他們以后“御物”的根本所在。 如韓飛羽御使青木寶印,韓長老控制十二把綠木劍,無良道士駕馭多種通靈武器,前提都是早已將原始“神紋”錘煉成“器”,以“器”來控制與駕馭各種武器。 絕大多數人在將“神紋”錘煉成“器”后,都會挑選與之形狀相同的靈寶,只有兩者一致,才能發揮出最大的威力。 當然,形狀不同,也不是不能駕馭其他武器,不過多少打些折扣而已。 也有部分修士不斷凝聚“神紋”,反復祭煉自己的“器”,而不需要駕馭其他實體武器,錘煉出的“器”就是他們的靈寶。 按照《道經》輪海卷的記載,苦海、命泉、神橋、彼岸這四大境界,每一個境界都可以錘煉出一個“器”。 葉凡已經是苦海境界的修士,現在將錘煉自己的第一個“器”,他在認真的思索到底選擇什么,因為這事關重大,一旦將“器”祭煉成型,就很難改變了。 且,第一個“器”是今后的根基所在,要比其他境界錘煉出的“器”作用大很多。 既然選擇了修行的道路,一切都將長遠考慮,葉凡首先排除了飛劍、盾牌、長矛等尋常的武器。 盡管知道希望渺茫,但他還是希望自己的“器”將來可以交織出“道的軌跡”,因此他決定在那些繁復玄奧的“器”中選擇。 “到底選擇什么……”葉凡認真而又仔細的考慮了很長時間,最后眼神明亮了起來。 最終,他有了明確的選擇,決定將自己的“神紋”錘煉成“鼎”。 并不是一時的沖動,這是葉凡經過深思熟慮的,不僅因為他主觀上很喜歡“鼎”,更重要的是“鼎”在古中國是最為神秘的器物。 鼎,貫穿于整部中國古史,山河崩裂,王朝更迭,諸侯并起,九州一統……都與鼎分不開,乃是九州神器,國之圣物。 問鼎中原,春秋鼎盛……無數的成語都與鼎有關,莫不大氣磅礴,鼎在古中國來歷久遠,是最神秘的“國器”,甚至可以說,“鼎”可以代表古中國。 華夏究竟有多么久遠的歷史,很難說清,有些東西并沒有記載與傳承下來,葉凡想到了很多,故此選擇了“鼎”。 先秦時期,諸多圣皇與古帝曾在泰山封禪,包括了伏羲、神農、黃帝等七十二位上古的帝王。如今在葉凡看來,有著太多的神秘,從他自己的經歷來推想,不難發現,上古的中國籠罩了無盡的迷霧。 古中國似乎存在著一段極其神秘的時期,那段歲月湮滅在了浩瀚的歷史長河中,從種種蛛絲馬跡能夠覺察到一些情況,上古先民似掌握有非凡的力量。 而“鼎”作為那個時期傳承下來的最為神秘的器物,自然被葉凡格外看重,貫穿了古中國史的最為重要的圣器,理所當然的被他選擇為“重器”。 對于這個選擇,葉凡信心十足,這是古中國的結晶,作為他的第一個“器”與“根基”,最適合不過。 鼎有多種形態,最負盛名的是三足圓鼎與四足方鼎,到底選擇哪一種?葉凡再次細細思量起來。 “三足的圓鼎出現的更早……”他心中漸漸有了決定。 除了更早這個緣故外,還有其他原因,以他目前修士的身份來思考,覺得三足圓鼎包含了某些莫名的道理。 三足要比四足穩固,是一種最穩定的形態,而圓比方蘊含的道與義更廣更深。 三足,穩、堅、定、固! 圓,代表了天地宇宙星辰,傳說盤古開天地,就是破開了一個圓,打碎了一個球形空間,是混沌初始的演化過程,圓代表了本源。 “沒錯,就選三足圓鼎!”經過認真的考慮與思量后,葉凡做出了這個重要的決定。 想要將原始“神紋”錘煉成器,不是那么容易的,這是一個艱辛而漫長的過程,不可能一蹴而就。 首先要確定“器”的形態,牢牢的烙印在心海中,今后以它為參照物進行錘煉,不容有一絲瑕疵。 葉凡手握菩提子,沉浸到一種空靈的境界,在心中刻圖,以神識模擬出十九道“神紋”,然后開始錘煉它們,先在心海中定型。 經過不懈的努力,十九道“神紋”熔化,最終凝聚成一個豆粒大的金色小鼎,燦燦生輝,非常完美。 但是,葉凡卻不甚滿意,他總覺得還差了點什么,形態完美,但缺少道韻。 “是了,還缺少鼎耳。” 葉凡再次開始錘煉,豆粒大的金色小鼎,慢慢被錘煉出一對鼎耳。 當這尊金色的小鼎在他心中祭成的剎那,葉凡頓時感覺到了一股自然的道韻,他覺得相當的滿意,忍不住自語道:“一尊鼎,兩個耳,三只足。是了,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沖氣以為和……” 葉凡越看越感覺滿意,豆粒大的金色小鼎,在他眼中越發的玄奧起來,最后一下子占據滿了他的心海,變得古樸而又大氣與自然。 “是了,就是它!” 葉凡定型完畢,三足圓鼎永遠的刻印在了他的心間,今后他將開始在苦海中錘煉出這樣一尊真實的“鼎”。 “貫穿了整部中國古史的最為神秘的器物……”葉凡心中充滿了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