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72 心中的希望

第七十二章心中的希望 老人數次婉拒,不用葉凡留下來,言稱以后路過這里,補上這頓飯錢就可以。 “老人家,我現在無家可歸,沒有什么去處,你就讓我留下吧,我會幫上忙的。” “大哥哥,你沒有家?”小姑娘天真可愛,臉上的淚水還沒有干涸,仰頭看他,稚嫩的小臉上露出同情的神色。 最終,老人讓葉凡留了下來,在后院為他收拾出一個房間,告訴他隨時可以離去。 夜里,葉凡輾轉難眠,最后起身,輕悄悄的來到屋頂上,躺在這里仰望天空。此刻,云朵已經散開,明月當空懸掛,灑下如薄煙般的月華,蒼穹中星辰點點,如一顆顆鉆石在閃耀。 老人與小姑娘間的親情,不經意間觸動了他藏在心底最深處的東西,父母的慈祥容顏不時浮現在他的心間。 “你們還好嗎……” 葉凡仰望星空,似要穿過無盡星域,到達那星空的那一端,回到父母的身邊。每當想到父母,他的心便難以平靜,突然意外失蹤,年邁的父母一定很傷心。 對于父母來說,晚年失去獨子,將是一種無法承受之痛,想到父母在傷心,葉凡便感覺心煩意亂,恨不得立刻回到他們的身邊,讓他們的心寧靜下來,露出笑顏。 可是相隔無盡星域,距離如此遙遠,怎么才能回去?他心中充滿了無力感,只能呆呆的仰望星空。 每當想到此刻父母的心情,葉凡便非常的揪心,自來到這個世界后,他始終將思念深深掩藏,不敢輕易觸碰與回想,每次被觸動,都會難以平靜。 “不行,我一定要想辦法回去,不能讓生我養我的父母晚年以淚洗面……”葉凡一下子坐了起來,自語道:“一定有辦法的,一定要回去。” 在原始廢墟看到那些修士飛天遁地,見到五位大人物神威蓋世,讓他感覺到了修士的強大,也許有一天他足夠強時,可以跨越無盡的星宇,重新回到家鄉,回到父母的身旁。 親眼見識了修士的可怕,葉凡心中升起一股希望,他覺得回家的路并沒有完全斬斷,也許還有希望。 “我要變強,我要沖出這片星空,我要回家,不再讓父母傷心流淚,我要讓他們的晚年充滿笑顏……”葉凡的話語越來越堅定,他在為自己樹立信心,道:“我一定能夠做到,我必須做到,我要回到他們的身邊!” 傷感與憂慮沒有用,葉凡慢慢調整自己的心緒,讓心漸漸平靜了下來,今日被老人與小姑娘間的親情觸動,讓他最后的一點迷茫與困惑徹底消失了,他尋到了自己的目標與方向。 “九龍拉棺,穿越星域,來到這片空間,它們可以,我也可以。我要變得足夠強大,早晚有一天,我也能橫渡虛空,回到家鄉。”葉凡的眼神越來越明亮,他必須要變強,無論是要救回龐博,還是想回到故鄉,都需要強大的實力為后盾。 不知不覺間,他有了一絲困意,在房上沉沉睡去。直到第二日清晨,老人的聲音傳來,才讓他睜開雙眼。 “孩子你怎么到房上去了,小心一些,別摔下來。” 小姑娘睡眼惺忪,從房間內走出,看到葉凡在房上,頓時驚的睜大了眼睛,道:“大哥哥你在干嗎?” 面對一老一小的疑惑,葉凡感覺有些尷尬,道:“昨晚太熱了,我來房上乘涼,不小心睡著了。” 葉凡洗漱完畢,老人叫他去吃飯,一小盆白米粥,還有一碟咸菜,非常的簡單,因為他們的條件實在有限。小姑娘很懂事,早已擺好碗筷,然后為葉凡盛了一碗白粥,又為自己的爺爺盛了滿滿一碗,可是輪到她自己時卻只盛了一點點,本來她用的就是小碗,結果盛的如此之少,幾口就吃完了,而后放下了碗筷。 “怎么吃的這么少?”老人問她。 小姑娘雖然穿著打補丁的衣服,但卻像個精致的瓷娃娃一般漂亮,她拍著自己的小肚子,道:“我吃飽了。” “胡說,才吃了幾口,怎么會飽呢。” “真的吃飽了。昨天夜里,我吃了爺爺給我留下的雞塊,還有半個饅頭,到現在還不餓呢。”小姑娘說著,端起自己的小碗,準備去沖洗。 老人把她拉了回來,將她的小碗里盛滿白粥,道:“好孩子,你是長身體的時候,要多吃東西,不要擔心,咱們家里還有米。” “我沒有擔心,我真的吃飽了,爺爺你要多吃一些……”小姑娘將自己小碗里的白粥向老人的大碗里倒了很多。 老人阻止不及,不再說什么,只是嘆了一口氣。 “爺爺,那些壞人今天還會來嗎?”小姑娘紅撲撲的小臉上露出一絲害怕的神色,聲音很稚嫩,道:“他們已經搶走了咱們的酒樓,現在還天天來這里搗亂,我們根本沒辦法做生意,現在連飯都快吃不上了,他們怎么還不放過我們?” “沒事的,你不用擔心,只要有爺爺在,就餓不著你。”老人摸了摸她的頭,然后向小姑娘的碗里加了一些白粥。 葉凡在旁邊什么也沒有說,默默吃完這頓簡單的早飯,但他的心中卻難以平靜。 老人姓姜,這是一個非常古老的姓氏,追溯起來的話來頭甚大,不過老人卻很普通,不過是蕓蕓眾生中的一個,如今生活非常困難。懂事而又漂亮的小女孩叫婷婷,她的父母在兩年前去世了,留下她和老人相依為命。 葉凡沒有多說什么,吃過早晚后對老人道:“老伯我出去轉轉。” “你在這里人生地不熟,要小心一些。”老人叮囑道。 這個鎮說大不大說小不小,能有一千多戶人家,接近五千人。在最繁華的十字路口有幾家酒樓與客棧,雜貨鋪等也大多集中在那里,其他地方多是居民區。 葉凡在小鎮中轉了一圈,然后向鎮外走去,很多田地緊鄰小鎮,再向遠處走便是山林了,每天都有獵戶進山打獵。 葉凡走進山林,越向里走他越驚訝,站在一座高山上遠眺,發現遠處山巒起伏,綿綿不絕,霧氣迷蒙,原始老林似沒有盡頭。 “吼……” 山林深處傳來陣陣咆哮聲,葉凡并沒有憂慮,反而露出喜色,小鎮確實可以讓他靜心修煉,不僅安寧,還緊鄰深山,肯定有異獸與靈藥,這些都是他非常需要的東西。 葉凡在山中轉了少半日,并沒有深入多遠,以后有的是時間,不急于一時,臨近中午時他開始向外走,在路上碰到了一些獵戶還有一些采藥人。 “普通人生活真的不易啊……”葉凡有些感嘆,他發現幾名獵戶帶著一些獵物,同時抬著一具渾身鮮血淋淋的尸體,向著小鎮走去,肯定是在狩獵時被大型猛獸撲殺的。 遠處,幾頭狍子在山澗飲水,葉凡無聲無息的繞了過去,而后將手中的一塊山石猛力擲出,“砰”的一聲,將一頭狍子砸倒在溪水間。隨后,他又在山林中打了一只獐子,這才向回走去。 路上,有些獵戶見到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年拖著一頭狍子還有一只獐子,全都露出驚異的神色,葉凡并不在意,他要在這個小鎮長期生活,這些是無法避免的。 臨近中午時,葉凡回到了鎮上,將狍子賣給了一個屠戶,而后去買了一些米面,帶著那只獐子向姜老伯的小飯館走去。 遠遠的就看到那里圍了很多人,婷婷無助的哭聲透過人群傳來,葉凡的心頓時“咯噔”一下,快速沖了過去。 老人花白的頭發披散了下來,臉上有不少血跡,無力的坐在地上,滿是補丁的衣衫沾了不少灰塵。小婷婷傷心的哭泣著,用小小的袖子為老人擦臉上的血跡,對著前方的幾個惡聲惡語的人哭泣道:“你們是壞人,搶了爺爺的酒樓,現在我們都沒有飯吃了,還不放過我們……” 一個黃臉的中年人蹲下身來,用力點了一下小婷婷的額頭,讓她一下子跌坐在地上,道:“小毛丫頭懂什么!” “有什么事沖我來,不要這樣對孩子……”姜老伯將婷婷護在身后,擦了一把臉上的血跡,道:“你們到底想怎樣?” “我們不想怎樣,來這里吃飯,你居然說沒有飯菜,你開飯館是做什么的?既然如此,直接關門算了。” “壞人,你們天天來吃白食,我們哪里有錢供養你們……”小婷婷在姜老伯的身后哭泣。 圍觀的人群中有不少人看不下去,但卻不敢上前,只得勸姜老伯,道:“姜老,把這小店關掉算了,帶著你孫女離開這里吧。” “是啊,人家家族中有修仙的人,我們凡人哪里惹的起,你們爺倆還是趕緊走吧。” “盡管背井離鄉,但還是離開好。” …… “你們說什么呢?”黃臉中年人站起身來,掃了一眼周圍的人,那些聲音頓時沉默了下去。 葉凡怒火洶涌,不過并沒有立刻出手,對方家族中有修仙的人,他怕萬一莽撞,反而害了這祖孫兩人。當然,他決不可能放過這些人,現在不出手,不代表事后不能算賬。 這個時候,黃臉中年人與另外幾人大搖大擺的離去了,圍觀的人紛紛上前,相勸姜老伯,其間夾雜著小婷婷傷心的哭泣聲。 直至過去很久,眾人才漸漸散去,小婷婷大眼通紅,扶著老人站起,向著小飯館中走去。 看到這樣一個風燭殘年的善良老人被如此欺凌,再看到滿身補丁的小婷婷哭的這樣傷心,葉凡感覺出離了憤怒,他看向那幾人離去的方向,用力攥緊了拳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