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69 開啟殺局

第六十九章開啟殺局 黑色的寒潭,浪花翻涌,殘破的古戰車像是經歷過血與火的洗禮,上面布滿了刀痕劍孔,碾壓黑水,乘風破浪而來。 “真是邪門了,已經過去上萬載歲月,妖帝陰墳居然還有守墳者,真是太離譜了,不可想象!”無良道士直皺眉頭。 “嗖” 就在他愣神之際,一支黑色的箭羽快速射來,箭頭上有冥火在燃燒,箭尾涌動出濃烈的黑霧。 “當” 無良道士立起紅瑪瑙般的盾牌,將這只箭羽阻擋在外,但箭羽卻在這時爆碎,冥火四射,黑霧洶涌。冥火將周圍的地面燒焦,巖石熔化,接著黑霧涌至,又將其冰封,凍裂出成粉末。 這些可怕的能量險些沖擊到葉凡與無良道士,這種箭羽冰火兩重天,非常厲害,一般的修士稍不注意,就可能有性命之憂。 “嗖嗖嗖……” 破空之響不絕于耳,一只只黑色的箭羽穿透黑霧,不斷射來,像是一陣黑色的暴雨打落下來。 “叮叮當當” 紅瑪瑙般的盾牌連續中了數百箭,周圍被冥火包圍,更有有無盡的黑霧在洶涌。 “哧哧哧” 盾牌溢出赤紅色的光華,如水波一般向外洶涌而去,震散冥火,驅散黑霧,總算擋住了這波攻擊。 然而,就在這時隆隆聲響發出,那些殘破的戰車載著陰兵沖來,已經登岸,碾壓到了近前。 “我倒要看看你們是什么東西!”無良道士咬著后槽牙發狠道,張嘴噴出一道綠光,這是一口一寸長的小刀,綠的發亮,迎風一展,快速長到半尺多長,像是一潭碧水一般,晶瑩剔透,有陣陣寒氣泛出。 葉凡見到后,一陣咬牙,正是他得到的那把匕首,被這無良道士搶去了,此刻拿來對敵。 “哧” 青綠色的匕首化成一條綠帶沖了出去,激射出一道道璀璨神霞,頓時將一輛殘破的古戰車擋住了。 隨后,無良道士的苦海光芒綻放,一顆血色的珠子沖了出來,赤霞四射,激蕩出陣陣強大的神力波動,向前洶涌而去,當場將三輛古戰車定在那里,難以移動分毫。 同一時間,無良道士的拇指上出現一個紫霞閃閃的扳指,將他的手掌都照射的一片晶瑩,紫氣彌漫。 “斬!” 無良道士輕喝,揚起手指,紫色的扳指頓時瑞彩千條,射出一道道鋒利的紫色刃芒。 “噗噗噗” 刃芒將兩輛殘破的戰車劈開,將一干陰兵阻攔住。 看到這一切,葉凡一陣詛咒,這三件通靈武器都是他尋到的,但卻被無良道士搶去,此刻拿出來對敵。 “哧哧哧” 就在這時,那把通靈的綠色匕首將五名陰兵洞穿,將一輛戰車斬碎。而這個時候,赤紅如血的珠子也成功將三輛戰車完全禁錮住。 “好東西啊!”無良道士感嘆。 最終,那些殘破的戰車全部被斬碎,所有陰兵也都幾乎被洞穿,無良道士快速沖了過去,將他們身上的烏鐵甲胄撕開,觀看里面到底是什么。 讓他目瞪口呆的是,前幾個陰兵撕開甲胄后,里面竟流出一地細沙,根本不是有生命的物體。隨后,他終于尋到幾個不是細沙的陰兵,仔細檢查后發現竟然是野獸的尸體,被冰封了而已。 “怎么回事……”無良道士驚異不已,道:“難道是道紋在支撐著他們?”他快速將這些那些細沙掃開,果然在原地發現一塊小木牌,上面刻印著復雜的“道紋”。 “果真如此,撒沙成兵,聚尸成將,好手段啊。”說完,無良道士露出興奮的神色,道:“這些都是萬載前的道紋,說不定可以研究出什么。” 他快速將地上的細沙吹飛,將幾具尸骨震裂,把所有木牌都收集了起來,在地上了堆了一大堆。 “轟” 就在這時,冰寒的黑潭中再次傳來聲響,一個渾身烏金戰甲的妖將,生有一顆狼頭,緩緩走了上來,透發著濃重的死亡氣息,比那些陰兵也不知道強大了多少倍。 “這是昔年戰死的妖將,也被利用了起來,似乎不是道紋在支撐著他的尸身。”無良道士露出思索的神色。 妖將緩緩逼來,地面一陣顫動,周圍黑霧翻涌。 “不簡單啊。”在這一刻,無良道士的苦海綻放出炫目的青霞,一大片青色火焰向前洶涌而去,將那狼頭妖將包圍了起來。 “砰” 然而,這尊妖將非同小可,透發出陣陣濃烈的死亡氣息,將青色火焰不斷逼退。 “他發生了尸變,有了朦朧的靈智,妖體不朽,產生了強大的死亡怨力。”無良道士一驚,感覺非同小可,讓葉凡后退,他將幾把通靈武器都祭了出去,以青色的火焰相輔。 “這里竟有古怪。”就在這時,一個冷漠的聲音傳來,一名二十幾歲的青年男子來到這座山嶺上,道:“很好,你們可以退走了……”他的目光鎖定在地上那些刻有道紋的木牌上,而后又盯住了那尊妖將。 無良道士冷眼瞥了他一眼,但瞬間露出了異色,對方的袍袖上竟繡有搖光圣地的標記。 “我乃搖光弟子,師長有命,令你等速速離開。”青年倨傲無比,似乎有著天生的優越感,他掃了一眼葉凡,發現其沒有神力波動,道:“不想死的話,趕緊離開這里!” “砰” 就在這時,那名妖將掙脫了無良道士的束縛,快速躍入黑潭中,消失不見。 無良道士回轉過身軀,冷聲道:“不知死活的東西,扯虎皮做大旗,最反感你這樣的敗類,居然冒充搖光圣地的弟子,別說你不是,就算真是的話,道爺我也敢一巴掌拍死你!” “刷” 青年見敗露,直接出手,成百上千道金芒,密密麻麻,如金色的光雨一般向著無良道士沖去。 “哧哧哧” 無良道士大袖一揮,青霞飛灑,將金色光雨全都收了起來,竟然一根根金針。 “砰” 無良道士快速向前沖去,一把抓住了青年的脖子,提著他來到寒潭近前,道:“扯虎皮做大旗,想蒙蔽你家道爺,說,到底哪家的弟子,不然的話我扔你下去。” “我真是搖光弟子!”青年露出懼色。 “道長跟他廢話干嗎,直接將他扔進去,喂那妖將算了。”葉凡在遠處建議,故意恐嚇那個青年。 “說的也是,無需廢話。”無良道士輕輕一抖手,青年男子瞬間墜入寒潭中,眨眼消失不見。 遠處,葉凡一陣目瞪口呆,沒有想到無良道士竟真的這樣做了,這缺德道士在他心中頓時變得有些危險起來,這是一個無所顧忌的人。 “嘩啦啦” 黑潭翻涌,足足有十幾名妖將出現,渾身皆是烏金戰甲,唯有頭顱露在外面,他們的形態千奇百怪,有的是狗頭,有的是虎頭,一看就是妖怪,全都透發著濃重的死亡氣息。在他們的手中正抓著剛才的那名青年,“砰”的一聲將之撕裂了,頓時血水四濺。 “轟隆隆” 在這一刻,寒潭像是沸騰了一般,由漆黑如墨竟變成了血紅色,妖艷無比。 “不好,壞事了,妖帝陰墳染血,開啟了必殺之局!”無良道士的臉色變得非常難看。 “轟” 就在這一刻,天地震動,寒潭中沖起漫天的血光,將整片荒古廢墟都映襯的一片凄艷,將所有修士都驚動了。 “難道說……我們會死在這里?!”葉凡露出驚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