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68 烏金猿

第六十八章烏金猿(求推薦票) “我當然能夠確定綠銅屬于中州。”無良道士略微沉吟,接著道:“當年的事情鬧的沸沸揚揚,流傳最廣的是,妖帝將東荒人族至寶荒塔奪走,想作為他壽盡時的陪葬品。荒塔確實在那個時間段丟失,所有人都相信是他所為。除此之外,還有一則較為隱秘的傳說,據稱荒塔不是妖帝盜走的,他為尋陪葬品確實出手了,但盜取的卻是中州的神秘器物。關于這塊綠銅,神秘莫測,東荒罕有人知,縱然聽說過,也不甚明了。” “你就是憑這些判斷出來的?”葉凡露出疑惑的神色。 “妖帝墳冢,根本沒有荒塔出世,否定了第一種傳說,我自然聯想到了綠銅。”說到這里,無良道士直接給了自己一巴掌,道:“我萬萬沒有想到,覓寶一輩子,會被綠銅蒙蔽雙眼,錯失而過。” “你后來怎么醒悟過來的,如何覺察到了不妥?” “因為它普通的超出了常理,沒有一絲一毫的破綻,使用所有辦法都被瞞過,事后回想,這分明是最大的破綻,縱然是尋常的廢銅也不可能這樣‘普通’……” 葉凡故意嘆了一口氣,道:“想不到我竟然如此超然,輕輕一抖手,將堪比荒塔的器物棄之如敝履。可惜,沒人見到,我想那時的我一定如神祗臨塵,豐姿絕世,曠古凌今。” “成心氣人是不是?欠揍吧!”無良道士鼻子都快氣歪了。 葉凡雖然覺得胖道士很缺德,但并不是窮兇極惡之輩,因此倒也不怎么怕他,道:“道長息怒,眼下你最要緊的事,是趕緊想辦法將那塊綠銅撈上來,說不定荒塔也在下面的陰墳中。或許,你并沒有錯失重寶,相反很有可能得到兩件。” “荒塔不可能在陰殿中!”話雖然這樣說,但無良道士還是放開了葉凡,仔細思索接下來該如何去做。 “拼了,我再試試看!”胖道士再次向黑潭走去,他對神秘的綠銅念念不忘,無法割舍。 “轟” 就在這時,黑色的寒潭中突然出現一個巨大的漩渦,一條猙獰的惡獸沉沉浮浮,出現在黑水中,它渾身漆黑,像是烏金澆鑄而成,透發著一股妖異的氣息。 它的形狀怪模怪樣,生有三只頭顱,正中的頭顱形似人猿,左右兩顆頭顱分別是鳥頭與蛇頭,軀體如烏金澆鑄而成的“冥馬”,它通體沒有羽發,被黑色的鱗甲覆蓋,閃爍著金屬的光澤,顯得強大而有力。 這是一頭長達十幾米的巨獸,在水中咆哮,發出低沉的嘶吼,讓葉凡感覺靈魂有些發飄,似乎即將離體而去。 “靜心凝神!”胖道士低喝道:“居然真的有這種東西,棲息在天下極陰之地,吼聲可以震碎人的靈魂,是一種極其強大的異獸,名為烏金猿……” 這頭渾身烏光閃閃、猙獰而又巨大的異獸,雖然生有三顆頭顱,但只有正中的猿頭有靈智,左右的鳥頭與蛇頭可以施展神通,但卻沒有思想,以中間的猿頭為主,因此被稱作烏金猿。 不過也有傳說,猶如烏金澆鑄的鳥頭與蛇頭也是可以開啟靈智的,一旦烏金猿進化到那種境界,就非常恐怖了,除非絕頂高手出手,不然根本無法將其斬滅,到那時它將法力滔天。 葉凡聽在耳中,記在心里,靜心凝神,被胖道士溢出的光華籠罩,靈魂穩固了下來,不再有發飄的感覺。 “轟” 就在這時,烏金猿突然在黑水中浮起,攪動起無邊的黑色的大浪,向著胖道士與葉凡沖擊而來。 “哧” 無良道士反應迅速,單手畫圓,一片青色霞光溢出,頓時如煙花綻放,一片絢爛與迷蒙,將他與葉凡籠罩,那可以凍裂石塊的黑霧與寒水全都被阻擋在外,與此同時他在空中劃劃刻刻,寫出一個大大的“封”字。 “伏法!” 胖道士輕喝了一聲,虛空中的“封”字瞬間璀璨,像是玉石雕琢而成,有形有質,刷的一上聲向前飛去。 “砰” 結結實實,印在烏金猿的身上,發出“咝咝”的響聲,冒起陣陣陰寒的黑霧,漸漸要融入進烏金色的獸體中。 “吼……” 烏金猿猛力一抖動軀體,左右兩個低垂的頭顱緩緩抬了起來,鳥頭張嘴,瞬間噴出一道熾烈的閃電,蛇頭吐信子,噴出一道黑色的火焰,當場讓虛空似乎都焦灼了。 “極陰閃電與冥火!” 胖道士大吃一驚,拉著葉凡急忙后退幾步,張嘴吐出一個血色的小盾,光華點點,迎風一展,化成四五丈高,擋在了身前。 “砰砰砰” 電芒飛舞,黑色的大火燃燒,全都沖擊在赤紅如血的盾牌上,一道道晶瑩的紅光閃爍而出。 “這烏金猿很不簡單,左右的鳥頭與蛇頭似乎曾經開啟過靈智,但被人洞穿過,又失去了靈智!”胖道士露出凝重之色,如果烏金猿的三個頭顱同時生有靈智,那么縱然是強大的修士遇上,也只能跑路。 “還好,兩顆頭顱不是完美狀態……”他輕聲自語,烏金猿的強大攻擊讓如紅色寶玉般的盾牌一陣搖動,但終究是擋了下來。 “斬!” 就在這時,胖道士的苦海中沖出一道燦燦光華,像是一輪明月一般,皎潔而明亮,直沖烏金猿而去。 “砰” 烏金猿正中的那顆猿頭雙目中沖出兩道金光,射在圓月般的燦燦玉盤上,兩者都一陣震動。 無良道士露出驚色,道:“三個頭顱似乎都被人重創過,上面有恐怖的疤痕,看來昔日它一定成功將三個頭顱的靈智都開啟了,要是那時相遇,我只能跑路了。” 烏金猿不僅左右兩個頭顱失去靈智,中間的猿頭也遭受過重創,難以再現昔年的魔威,此刻漸漸被無良道士壓制住。 “砰” 但當無良道士想要將它收壓時,烏金猿猛烈掙動,通體瞬間爆發出刺目的烏金光芒,一下子擺脫了束縛,沉入黑潭中。 “這個東西果然可怕,如果讓它的三顆頭顱都恢復過來,到時候便少有人能夠降服它了。”胖道士露出凝重之色。 就在這時,深不見底的寒潭突然劇烈波動起來,下方像是有什么東西將要沖出,比烏金猿要猛烈的多,黑潭中涌起無邊大浪,黑色的霧氣向著四面八方洶涌。 霧氣繚繞,冰寒刺骨,這座山嶺很多地方被凍裂了,許多山石在黑霧拂過后化成了齏粉。 “道長你不是說陰墳隱在暗中,不會浮現出來嗎,怎么現在如此可怕?” “可能是我剛才無意間做了一件事,惹了麻煩。” “你做什么了?” “我在黑潭數千米深處,看到一塊刻有‘冥潭’字樣的破損的石碑,我把它拔了下來,扔向了黑潭深處,我想它沉入底部后,可能觸碰到了妖帝的陰墳。” “道長,你該不會是將那破碑砸在妖帝的陰殿上了吧?” “那時誰知道深潭下是妖帝的陰墳……” “嘩啦啦” 就在這時,黑色的深潭內水花翻動,一隊身穿黑色鐵甲的陰兵沖出,手中皆持有烏黑的陰刀,死氣沉沉。 “這是……”葉凡大吃一驚。 而胖道士也露出驚色,拉著葉凡向后退去,道:“這是怎么回事?妖帝陰墳有什么古怪,難道有恐怖的守墳者,這些到底是什么生靈!” 黑潭中水花陣陣翻涌,一輛輛殘破的古戰車自黑潭中冒出,載著一車車的陰兵,他們身披鎢鐵甲胄,全身各處都被覆蓋,手中或持有黑色的陰刀,或端著黑色的冥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