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5)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5)     

遮天48 不存于世間的古經

第四十八章不存于世間的古經 “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既然你要離去,我也一定會同行。”龐博說的非常果斷與堅決,打定主意要與葉凡同時離開。葉凡不可能同意,龐博被確定為仙苗后,前途一片光明,如果就此離去,一切都將歸零,前路充滿未知,甚至會發生意外。 “我離去還有另一個原因,我們力壓韓飛羽,讓他丟盡顏面……” 龐博聽到這里,立刻打斷了他的話語,道:“不用擔心他,我現在是仙苗,相信短時間內他不敢亂來,等我們實力增長起來,還怕他作甚。” 葉凡搖了搖頭,道:“此事絕非表面看起來那么簡單,這些日子以來我多方向人打探,得悉他的叔公是一位煉藥高手,正在想盡辦法煉制一爐‘還陽丹’,以增加壽命。近幾年來他一直在不惜代價的搜羅靈藥,不斷外出,親自進入深山大澤尋找。這次他剛回來沒有幾天,韓飛羽就向我們尋釁,我想這件事情恐怕很不一般。” 龐博聞言點了點頭,他也一直覺得很奇怪,他們與韓飛羽無怨無仇,本不應該發生沖突,在此之前雙方根本沒有交集。 “你該不會是猜測……他的叔公想打我們的注意吧?”龐博的心思也很靈活,剎那想到了很多事情。他們兩人曾經采食圣藥,意外返老還童,如果被韓長老知道這件事,恐怕真有可能會打他們的注意。 “我想他的壽元將盡,迫切想煉成‘還陽丹’,很有可能盯上了我們。”葉凡做出了這樣的判斷,而后又道:“如今你身為仙苗,他根本不敢奈何你,但是我如果繼續呆下去,恐怕會發生意外。” “這個老不死的!”龐博聽到這些話后皺起了眉頭,他不再阻攔葉凡離去,但是卻堅持要同行。 “如果你也要同行,那么我便不走了。”葉凡非常干脆的撂下這樣一句話,他不想耽擱龐博的修行,靈墟洞天實在是龐博的最佳選擇。 龐博非常了解葉凡,見他如此,當先便不在堅持,坐在那里悶悶不出聲。 “你去拿紙筆來,我將古經給你留下。” 葉凡自青銅古棺得到古經的事情只對龐博講過,以前曾經誦出過幾句,被龐博當作天書來聽,因為太艱澀深奧了,根本無法理解。就是現在葉凡自己也不明其義,揣摩了很長時間,但卻摸不著絲毫頭緒。 “那些經文對于我來說,根本就是天書,給我留下也無用,我在靈墟洞天肯定不會缺少玄法,不用費事書寫了。” 葉凡沒有理會,抓過紙筆開始書寫。在動筆的剎那,他心中突然響起如黃鐘大呂般的天音,數百個古字如涓涓細流在他心田流淌,讓他頓時有一股神清氣爽的感覺。葉凡筆走龍蛇,刷刷點點,一氣呵成,快速在紙張上留下一行行字跡,但是就在這時奇異的事情發生了。 筆停字滅! 當手中的筆停下時,筆下的一行行古字慢慢淡去,隨后紙張灰飛煙滅,像是有一種神秘的力量蘊藏在筆鋒中,摧毀了這一切。 與此同時,葉凡心田中那數百個古字慢慢模糊,聲音也漸漸消失。旁邊,龐博瞠目結舌,這種事情太神異了,讓人感覺非常妖邪,好長時間后他才開口,道:“我看……不要寫了,這天書太邪門了。” 數百個古字聞所未聞見所未見,是比鐘鼎文還要古老的字體,原本葉凡也不識得,但由于天音的存在,當日數百古字烙印進他心田時,他漸漸明白了這些字的意義。 葉凡低頭沉思,想到了吳清風老人說過的一些話,荒古前有圣文,每一個字都凝聚道韻,具有神秘莫測的偉力,僅僅照搬模仿出,都會發生不可名狀的奇異事情。有人推測,書寫這些古字,可能會溝通天地之力,引發元氣混亂,因此發生了種種莫名之事。 “難道說,這些古字的每一個筆畫都凝聚著一種‘勢’,在書寫的過程中令周圍的天地精氣發生混亂,最終毀滅了紙張……”葉凡自語。 隨后,他開始在地上劃刻,當筆鋒停下的剎那,一道細微的電弧劃過地面,所有字跡全部灰飛煙滅。 龐博感覺匪夷所思,道:“這天書鬧妖啊,不要寫了!” “不是天書妖邪,而是這些古字不一般,每一個筆畫都凝聚了一種‘勢’,可干擾天地精氣波動,所有‘勢’集中在一起,足以勾動周圍的天地之力,形成抹除去古經的力量。”葉凡做出這樣的判斷。 越是如此越發顯得古經神秘莫測,留下這篇經文的人更是難以揣度,數百個古字排列在一起,讓古經無法顯化在世間,似乎這是一篇不應出現在世上的密文。 葉凡不在堅持,這古經艱澀深奧,縱是給龐博留下,他也難明其義。 最終,葉凡選擇離去,龐博沉默相送。沿著鵝卵石鋪成的小路,從仙山深處走出,來到靈墟洞天的出口處,當踏上那些青石臺階時,葉凡心中的古經再次響起。他轉身對龐博道:“靈墟洞天這百余級青石古階下恐怕有非凡之物,你平日間可以多來此地……” 就在這時龐博突然瞪起了眼睛,道:“別走了。” 葉凡也覺察到了什么,回頭觀看,只見一道熟悉的身影一閃而沒,正是曾經被他們“倒栽蔥”的一個青年。 “韓飛羽不死心啊,竟然派人監視我們。” “先不要走了,被他們看到你將離去,肯定要在半路上截殺你。” 葉凡點了點頭,當下兩人向回走去,那個青年早已不見蹤影,不過卻在回來的路上看到韓飛羽風馳電掣般向這邊沖來,在他的身后還跟著幾人。 龐博頓時臉色鐵青,如果不是無意間發現那個青年在后尾隨,今日讓葉凡就此離去,肯定要遺憾終生,他當場破口大罵:“韓飛羽你個王八蛋,是不是覺得有你叔公撐腰,就可以為所欲為,想殺誰殺誰,有本事你直接過來殺我。” 聽到他這樣怒吼,韓飛羽的臉當時就綠了,如果被其他長老或者掌門誤會他想除掉靈墟洞天的仙苗,縱然有他叔公撐腰恐怕也保不住性命。 “你不要亂說話,我不過湊巧路過這里而已。”說罷,他帶著幾人頭也不回的遠去,看起來非常狼狽。他今日確實是沖著葉凡來的,得知葉凡拎著包裹將要離開,他立時趕來想要半路截殺。 龐博怒火洶涌,咬牙切齒道:“這個小子還真是陰狠,平日間一直在監視我們,看來確實想找機會對你動手,暫時不要離開了。” 葉凡點了點頭,在實力不足時確實無法貿然離開,不然的話恐怕真的會有性命之憂。 在接下來的一個月里,一切都很平靜,韓飛羽不敢再派人監視龐博與葉凡,收斂了很多,生怕龐博去稟明其他長老。 就在這一日,龐博從吳清風長老那里回來,神情顯得有些失落。 “怎么了?”葉凡問道。 “對于你來說可能是個好消息,對于我來說卻算不上。”龐博嘆了一口氣,道:“我也覺得你在靈墟洞天長時間呆下去可能會有危險,剛才請求吳清風長老送你遠行……” “確實是個好消息。”葉凡頓時就笑了,道:“又不是生離死別,不用嘆氣,以后我們早晚會重新見面。到那時希望你已經是叱咤風云的龐掌門,名震東荒,讓那些所謂的圣地與荒古世家都要忌憚。” 龐博實在不愿與葉凡分別,不過卻也沒有任何辦法,道:“需要等上幾日,近幾天內,吳清風長老將選出一些有潛力的弟子,帶到靈墟洞天外的原始廢墟去歷練。” 在無盡歲月前,靈墟洞天所在地是一片廢墟,被后人清理一番,便成為了一處洞天福地。可以說,靈墟洞天歷史悠遠,如果向上追溯,這片古地可延伸到荒古時代。 原始的廢墟極其浩大,連綿無盡,靈墟洞天不過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已,還有極其廣大的地域沒有被清理出來。在那片廢墟上,古木參天,各種珍禽異獸時時出沒,更生有很多珍稀的藥草,每年靈墟洞天的長老都會帶領弟子去那里歷練,不僅是一種磨礪,還能增長這些弟子的見識。 古木狼林的廢墟并非凈土,在里面棲居著不少蠻獸與兇禽,雖然說有長老同行,但每年還是會有流血事件發生。 “據說,在里面生有不少珍貴的藥草,有些更是罕見的靈藥,要是能夠僥幸采集到,可以立刻與同行的長老兌換成丹藥。”說到這里,龐博看向葉凡,道:“你現在急需百草液,如果在那里有所收獲的話,可以暫時解決眼下所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