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35 這樣的世界

第三十五章這樣的世界 在燈火通明的大廳中,幾位老人眼神犀利如電,不斷掃來掃去,驚異的打量著葉凡等人。 “你們的穿著怎么如此怪異?” “為何留這樣的短發?” “你們都是凡人,為何誤入荒古禁地?” “你們的語言為什么如此怪異,來自哪里?” “以你們的實力怎么能夠接近荒古深淵,并且采摘到了傳說中的圣果……” 幾名老人非常細心與仔細,不斷的追問,想要徹底弄明白他們的來歷。 來自星空的彼岸,相距數十、上百光年,飛行成百上千萬年也無法到達這一端,這種話如何說的出口?葉凡等人沉默以對。 “為什么不說話?”一個老人的眼神頓時無比凌厲了起來。 “即使我們如實相告,你們會相信嗎?”葉凡看著大廳中的這些人,鎮定而又平靜的開口,道:“我們的家鄉距離這里很遙遠,僅僅是因為登上一座古山,便來到了天地的另一邊,不知身在何方,不能回首遙望。” 幾位老人彼此相互看了一眼,而后其中一人點了點頭,道:“可以理解,定然有不世強者在那座古山布下過‘勢’,可以瞬間日月無光、斗轉星移,不過有這種手段實在————可怕!” 既然幾位老人已經不再追問,葉凡他們便沒有提九龍拉棺,也沒有說穿越了枯寂的宇宙,來到了星空的彼岸。 這時,葉凡等人手中的銅燈、缽盂、古鐘等引起幾位老人的注意。 “這是……” 其中一位老人神色一凝,將葉凡手中的銅燈接了過去,認真而又仔細的打量,過了好久才長嘆一聲,道:“非常高明的手法,我懷疑燈芯已經孕出‘神’,但可惜如今已經廢了,內部沒有任何脈絡可循。” 接著,他又仔細觀看了缽盂、古鐘、銅匾等,滿臉的震驚與可惜,連連嘆道:“本來都是好東西,怎么全都廢了?!內部有價值的‘道紋’全部毀掉了,想窺探這種手法都不能。” “這些東西你們是怎么得來的?”幾名老人似乎都很心疼,滿臉可惜的樣子,不斷的嘆息。 此時此刻,葉凡沒有回應,剛才他的那些話語可謂滴水不漏,就是被周毅等人事后說出真相,他所說的話與事實也并不矛盾,而這次則不同了。 不過有人順著他的思路做了回答,稱這些神祗遺物是在布有“勢”的那座古山上得到的,直至莫名進入荒古禁地,也沒有丟下。 很顯然,不僅葉凡不想說星空的彼岸那些事情,其他人也都明白事關重大,不能隨便亂說。 “原來如此,我對你們所說的那座古山越來越感興趣了,很想過去一探究竟。”一個老人笑著瞇起眼睛,不知道是在懷疑,還是真心想去探索。 “你們原來住的地方在哪里,可有大致區域?”另一位老人開口詢問。 現在,眾人幾乎都是沿著葉凡的思路,在共同撒謊,一位女同學說眾人來自西部地域。 “西部地域?這樣說來你們來自那廣袤無邊的西漠……”其中一個老人皺起了眉頭,自語道:“從西漠跨越到東荒,距離無盡遠,我縱然駕虹飛行恐怕也需要三十幾年,究竟是何人具有如此經天緯地之才,在那座古山布下了這樣強大的‘勢’?不可想象!” “這樣說來,我們來到了東荒。”周毅不失時機的問道:“東荒有多大? “東荒大到無邊,凡人縱然可以活數十世,也難以走遍。” “這么大?!”葉凡等人都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塵世間,統治荒古禁地這片地域的國家名為‘燕’,南北長兩千里,東西長三千里,而如此疆土在東荒不過是滄海一粟,像這樣的國家數之不盡。” 聽到這些話后龐博險些跳起來,這是多么浩大的地域?‘燕’的土地如此廣闊,但在東荒卻根本算不得什么,有同樣疆土的國家難以盡數。 東荒,真可謂浩瀚無垠,很難想象它到底有多么大! “怎么可能有這么大?!”龐博的瞳孔一陣收縮,他感覺這些事實嚴重違背了常理,實在太過不可思議了。不過,想到這世間連神祗都存在,他只能搖了搖頭。 幾位老人見將龐博震住,全都露出了笑瞇瞇的神色,這個看起來只有十一二歲的少年,將是他們今后重點培養的“種子”。其中一人繼續道:“燕國雖然僅僅是東荒一隅,滄海一粟,但它也不是默默無聞,其域內的荒古禁地乃是浩瀚無垠的東荒七大生命禁區之一。” 眾人半晌都說不話來,得到了很多有用的信息,內心著實震撼無比,涌起滔天駭浪。 “剛才您提到了西漠,它比東荒如何?”王子文比較心細,忍不住提出這樣一個問題。 “西漠與東荒,單輪地域大小的話,相差無幾,同樣浩瀚無邊。” 聽到這樣的回答后,眾人心間波瀾起伏,那將是多么浩大的地域啊! 然而,讓他們更為震驚的還在后面,一位老人接著道:“東荒、西漠、南嶺、北原、中州,當中以中州為最,可謂浩瀚無邊,神秘無盡,修士都難以橫渡……” 眾人徹底石化,口中發干,難以再說出什么。 幾位老人非常滿意,激勵道:“凡人一生終究太過渺小,猶如螻蟻,連所在的世界是什么樣子都難以明了。而今你們都有機會俯瞰這蒼茫大地,只要你們肯勤修苦練,他日必可攪動風云,屹立在云巔。” 眾人好久才醒轉過神來,有些人遲疑不定,道:“我們……修行……” “不錯,你們進入荒古禁地,雖然逝去了青春,但這個世界是平衡的,失去了多少便得到了多少,充滿荊棘的修行世界雖然艱險難走,但你們已經初步開辟出一條小徑。” “不錯,你們的‘苦海’都已經被激活,他日縱然渡過‘苦海’,踏上‘神橋’,尋到自己的‘神祗’,也不是沒有可能。” 幾位老人紛紛出言激勵,要將他們引上修行的道路。 “我們還不知道你們是……”周毅不失時機的說道。 “燕國內有六個洞天福地,而我們的修行之地就是其中之一,當然并不是在這里,不在塵世間。”一個老人笑著答道。 “燕國在東荒不過是滄海一粟,這一隅之地又有六個洞天福地,這個世界到底有多少修行的仙門……”龐博小聲嘀咕。 很顯然這些老人對與他與葉凡另眼相看,并沒有露出不快之色,反而和顏悅色的笑道:“不要好高騖遠,基礎最重要。我們的洞天福地傳承自某一圣地,基礎要訣絕對是世間一流。而且,今后如果你能沖天而起,我們還會為你提供更為廣闊的發展空間。” “不錯!”另一個老人傲然道:“我們雖然僅僅是一個洞天福地,但是卻隸屬在東荒某一赫赫有名的圣地之下,如果將來你足夠驚才絕艷,便可以選送進那圣地門下也說不定。” 說到這里,幾位老人溺愛的看向旁邊的少女薇薇,道:“薇薇便是我們的洞天福地千年一出的不世奇才,不久后就要被選送進圣地了,真是有些舍不得啊,但是我們并不愿耽擱她的修行。” 就在這時,大廳外突然傳來哈哈大笑聲,道:“你們的‘福地’不行,有良才美質大可送到我們的‘洞天’來,我聽說你們發現了十幾個修行的好苗子?” 天空中陸續降落下十幾道虹芒,這些人全都不請自入,直接走進大廳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