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34 荒之傳說

第三十四章荒之傳說 半空中一道寬一米、長兩米的虹芒,筆直的豎立在天空中,光燦燦,亮晶晶,非常有質感,像是一塊晶瑩透亮的水晶。 在里面有一個十八九歲的年輕女子,她容顏如玉,身材修長,蠻腰纖細,雙腿筆直,一身淡藍色的衣裙自然飄動,有一股超塵脫俗的氣質。 所有人都一陣發呆,這個年齡不大的美麗女子像仙子一般不染塵世氣息,有一股出世的美,如滾動著露珠的潔白蓮花,又如雪山上的一株清新雪蓮,給人以不食人間煙火的感覺。 世間并不缺少極致美麗的女子,但是卻很難找到這樣一個帶著出塵氣質的麗人,好像是跳出了凡俗世界,與清新的自然世界融為了一體。 這個清麗動人的少女非常平靜,凝視著下方眾人,她說了一句話,聲音很動聽,不過眾人卻是思索了片刻,才弄清是什么意思,是在問眾人的身份。與古中國語很相近,帶著一股軟軟的味道,需要仔細揣摩才能明白其意。 “我們是一群落難的人,你是仙子嗎,可以救救我們嗎?”一個女同學頓時發出哭腔,此刻她形體干枯,皮膚褶皺,老態龍鐘,終于見到一個疑似仙人的少女,立時哭泣求救。 林佳與李小曼也全都上前,露出希冀的神色,她們本是極其美麗自負的女子,眼下遭受這般打擊,真比殺了她們還要難受,尤其是看到一個如此清麗動人的少女,讓她們更加迫切的想要恢復容貌。 半空中光輝點點,像是截取了彩虹中的一段精華,凝聚成一塊瑰美的寶玉,將一個精靈般的女子封印在里面。 事實上,看起來如水晶般的虹芒并沒有凝固,只是看起來有質感而已。里面的少女根本不受束縛。她黑發如瀑,輕輕飄舞,雙眸如水,迷迷蒙蒙,帶著絲絲霧氣,肌膚雪白晶瑩,閃爍著點點光澤,非常出塵與美麗。 “你們進入過荒古禁地?” 又是一句軟軟的而又動聽的話語,眾人還是略微思索后才弄明白這句古中國語的意思。 “是的,正是從那里逃出來的。”一個容顏蒼老的女同學無助的哭泣,望向半空,露出祈求的神色。對于一個女人來說,發生了這樣悲慘的事情,是最為嚴重的打擊,現在早已方寸大亂,說話并不考慮什么。 虹光中的少女聞言,平靜的玉容頓時起了波瀾,露出非常驚訝的神色。 “竟然可以活著走出來,真是不易。”她輕輕地說了這樣一句話。且,她在柳依依、張子陵、龐博、葉凡的身上不斷掃來掃去,最后像是想起了什么,露出非常吃驚的神色,急切地問道:“這是你們的實際年齡嗎?” “不是,我們沒有這么蒼老,不知道為什么丟失了數十年的青春還有生命力。”一名男同學急切的回答,而后緊張與希冀的看著半空中的少女。 不過這個女子并沒有看向他,像是早知道他們丟失了青春與生命力,她是在對葉凡與龐博發問。 葉凡回應道:“原本我們都是二十幾歲的年輕人,不知道為什么有的人衰老了,而有的人返老還童變得年輕了。” “果真?”半空中的少女露出震驚的神色,一瞬不瞬的盯著葉凡還有磅礴,急切的問道:“你們是不是吃過一種紅色的果實,通體鮮紅欲滴,晶瑩剔透……” 葉凡可以肯定,他們所吃的奇異果實正是少女所描述的,眼下沒有辦法不承認,畢竟周毅等人也都看到了,當下點了點頭。 半空中的少女露出奇異的神色看著葉凡與龐博,像是在審視珍寶一般,被這樣一個清新脫俗的美麗女子注視,但卻讓兩人感覺有些發毛與不自在。 “請問,衰老的人還有救嗎?”王子文在這種情況下難以保持平靜,非常想知道自己能否恢復青春。 “你們不要絕望,雖然容貌很難恢復,但是失去青春的同時你們也得到了不少,到了外界會有很多人爭搶你們的。”看到眾人露出異樣之色,半空中的少女接著道:“不用擔心,爭搶你們并不是壞事,相反對你們來說是一種機緣。” “我……只想恢復容貌。”一個女同學哭哭啼啼,蒼老成這個樣子,她簡直失去了活下去的動力。 “好了,我先帶你們離開這片荒古森林。”神秘的少女輕輕一揚手,頓時有一片虹光灑落,將山地間的眾人全部籠罩,帶著他們緩緩升空而起,與她并立。 這果真是一個神秘的世界,在眾人的猜想中這應該是仙術。 “這里距離有人煙的地方非常遙遠,如果你們想靠雙腳走出去的話幾乎不可能,這片原始山林間有很多可怕的兇獸,就是我遇到后也只能選擇繞道而走。” 龐博露出奇色,問道:“你不是來自前方那片仙宮嗎?” “仙宮……”半空中的少女露出不解的神色,道“哪里有什么仙宮?” 龐博用手指點前方那座高山,道“那里不是有很多殿宇嗎,連綿成片,氣勢恢宏,宮闕無數,可以看到很多仙鶴在那里飛舞。” “傳說果然是真的……”這個少女露出異色。 “什么傳說,難道你沒有看見?” “是的,我什么也沒有看見。”彩色虹芒中的少女露出思索的神色,道:“荒古禁地,古之絕域,生命禁區,自古以來誤入里面,能夠活著出來的人全都說看到了一片仙宮,近在眼前,但卻永遠也無法觸及到。” 果然如此,眾人恍然,他們的遭遇證明了少女所說的情況,有人問道:“難道那只是一片虛幻的影跡?” “不是虛幻的,只有在特定的時間,以特別的手段才能夠真正接近仙宮,不過那種莫大的機緣一般人都無法獲得,可望而不可及。” 周毅非常關心自身的問題,道:“誤入荒古禁地的人,有些人活著走出來了,他們最終的命運怎樣了?” 這個少女如冰雪玉樹一般清麗,看了他一眼,平靜的回答道:“進入生命禁區,百死一生,縱然活著出來,也是白發如霜草,生命將走到終點。不過,他們的‘苦海’卻也被激活了,如果走上修行的道路,可以事半功倍。” “可以恢復青春嗎?” “很難,但并不是絕對不可以。隨著修行的加深,生命力自然會強大,達到一定的境界后,或許可以改變容顏。”少女這番話頓時讓很多人生出了希望。 “荒古禁地到底有什么,是什么力量讓我們失去了青春?”王子文忍不住問道,這是困惑在場不少人的問題,他們痛恨而又無可奈何。 “這個問題可以說很古老了,自古以來不少人都在這樣問,但是沒有人能夠真正說清。”少女帶著眾人極速飛行,周圍光輝點點,像是一道彩虹劃破了天際,柔和的光輝阻擋住罡風,可以讓他們無阻礙的說話。她繼續開口道:“傳說,生命禁區的深淵下,存在著‘荒’,似是一個荒古的人,也可能是一種恐怖的力量。” “難道就沒有人去探索嗎?”葉凡忍不住問道。 “自荒古以來,探索的人不計其數,但是沒有意外,幾乎是全滅。”這個神秘的少女回頭望向身后那片原始森林,道:“那里的每一寸土地都曾被鮮血染紅過,曾經尸骨如山,而且死去的都是高手。當年,某一仙門圣地在他們達到有史以來最鼎盛的時期,傾全部力量而出,集數萬強大的修士殺至,想要打開荒古禁地,獲得傳說中那件虛無縹緲的東西。但是,數萬人全部死在了那里,這一仙門圣地險些就此從這片天地中除名,最終只逃回來三五人,傳承差點斷絕。” “這么恐怖?!”龐博直咋舌。 “那是一片浸染無盡鮮血的魔土,可嘆那個空前鼎盛的仙門圣地,不僅數萬強大的修士就此灰飛煙滅,就連幾位功參造化的絕頂強者也都成為了荒古深淵下的‘荒奴’,永世被奴役。” 當聽到這里后眾人不由自主想到了那個兇焰滔天、舞動著數百丈長巨大鐵鎖鏈的可怕影跡,多半就是那所謂的“荒奴”。 五彩繽紛的長虹速度極快,風馳電掣,下方無盡的原始老林飛快倒退而去,但是縱然如此還是飛行了足足有一個小時,才到達荒林的邊緣地帶。 此刻,天色早已黑暗了下來,遠遠的看到了一座小鎮燈火通明。剛一接近這里,頓時有七八道虹芒沖天而起,顏色各不相同,每道虹芒內都立著一道身影。 “是薇薇回來了。” “在荒古禁地周圍有什么發現嗎?附近的各座洞天福地都派來了高手,像是在尋找什么,沒有和他們遭遇吧。” “既然我們的幾位老祖對荒古禁地有所感應,那些洞天福地中的強者自然不能沒有覺察。” 那些虹芒中是幾位老人,似乎是這個被稱作薇薇的少女的長輩。 “這些人是……” “該不會是誤入荒古禁地,而后活著走出來的吧?” 當聽到這個名為薇薇的少女做出肯定的回答后,幾位老人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不錯,體內的‘苦海’已經被激活,是修煉的好苗子!” 眾人快速降落在小鎮,走進一個燈火通明的大廳。 “怎么這么年輕?”當看到葉凡與龐博后,幾位老人頓時露出驚容,有些難以置信。 “難道他們吃了傳說中的那種果實?這……不可能!”一個老人感覺非常不可思議,驚道:“九座圣山圍聚成荒古深淵,傳說每座圣山上都有一道神泉與一種奇異的圣果,共九道神泉與九種圣果,得一便可脫胎換骨!但是,憑他們幾個凡人怎么能夠接近那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