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32 彈指紅顏老

第三十二章彈指紅顏老 虎吼震天,亂葉紛飛,巨大的嘶吼聲在山地間回蕩,像是隆隆雷鳴,又像是洪水在洶涌奔騰,讓所有人都變了顏色,正是剛才他們休息的地方。 龐博與張子陵相互看了一眼,他們知道劉云志與李長青完了,被外出回歸的成年虎堵在虎穴中,絕不可能活命了,尤其是這種正在哺育幼崽的雌虎最是兇狂。 其他人的臉色都變得很蒼白,剛剛走出荒古禁地就幾乎相遇大型猛獸,如果再向前走去還不知道會遇到什么呢。現在想來,那死氣沉沉的禁地夜間雖然很恐怖,但最起碼在白天不會有這么多的危險。 “躲避過鱷祖,歷盡兇險,穿越枯寂的宇宙,終于來到一片有生命的世界,但卻在這里丟掉了性命,真是不值與可嘆。”周毅望著兩三里外的山林這樣說道。 虎吼聲必是因劉云志和李長青他們而起,想到這里所有人都一陣發寒,眼前不由自主出現出一幅血腥的畫面,兇虎撕裂三具身體,利爪與白森森的劍齒鮮血淋淋,啃食血肉,那種可怕的情景光想想就讓人感覺脊背涼颼颼。 “快走!” 這里絕不能久留,兇虎盤踞在此,附近是它的領地。當又沖出去四五里后,眾人的才長出一口氣。 “這片林地怎么這樣安靜,該不會我們又走回荒古禁地了吧?” 參天古樹遮天蔽日,原始山林間靜悄悄,沒有鳥鳴獸吼,也看不到蜂蝶飛舞,所有動物似乎都一下子銷聲匿跡了。 方向沒有錯誤,但眾人隱隱覺得不對勁,加倍謹慎小心起來。 向前走了大概能有兩千多米,各種參天古木漸漸稀疏,一片較為開闊的地域出現在眾人的眼間,很平整與干硬的山地,踩在上面感覺像是踏在大理石上一般堅實,這里寸草不生,只有一些巨大的巖石。 “前方怎么黑壓壓一片,那是什么” “似乎是……一個巨大的黑色湖泊。” 此地巨石橫陳,剛才阻擋住了眾人的視線,直到這時穿過一片亂石堆才看清前方的景物,所有人都吃了一驚, 一個巨大的湖泊橫在前方,寂靜如鐵塊,沒有一點波瀾,而最讓人吃驚的是它的顏色,漆黑一片,像是墨汁一般,黑的瘆人。 “現在我終于明白,世上真的有惡水,這個黑色的大湖怎么看都讓人心中不舒服,從來沒有見過這么漆黑的湖水。” 黑色的大湖死氣沉沉,沒有一點生命跡象,不僅如此,周圍這片開闊的山地都成了一個不毛之地,連根雜草都不能生長,這里似乎是一片生命禁區。 “好像……好像有什么聲音。”一個女同學聲音顫抖,臉色有些發白。 這時,其他人也都聽到了一陣若有若無的奇怪聲響,非常的低沉,像是在痛苦的哼唧。 “喀嚓” 突然,一聲碎裂的聲響傳來,像是有什么堅硬的東西破裂了。 “那里……是那里!”柳依依臉色蒼白,手指黑色大湖的岸邊,在那里有一塊十幾米長的巨石橫陳。 像是有什么東西伏臥在巨石的后面,僅僅露出部分軀體,身上的厚皮像是烏黑的金屬一般冷硬,有烏金的質感與光澤。 “那是什么東西?!”所有人都被驚住了。 “別管了,趕緊離開這里!” 巨大的黑色湖泊,寸草不生的堅硬山地,棲息在這樣的地方,肯定不是什么善獸。 “喀嚓” 碎裂的聲響再次傳來,那低沉的嘶吼聲似乎更加痛苦了,它像是在掙扎,而后竟翻動身體砰砰撞擊那塊巨石。 高足有七八米、長足有十幾米的巨石竟被一下子撞翻了,滾落入漆黑如墨的湖水中,驚起一片黑色的浪濤。 直到這時眾人才終于看清那頭惡獸,長不過三米,高不足一米五,沒有想象中那么巨大,但正是因為如此更加讓人震驚,三米長的軀體竟然可以將一塊長十幾米長、高七八米的巨石撞翻進湖泊中,這樣的巨力實在駭人聽聞。 “這是什么東西?!” 眾人根本沒有見過這種獸類,沒有獸毛,也沒有鱗甲覆蓋,它像是黑色的鐵水澆鑄而成,通體烏黑,閃爍著金屬的質感與光澤。 它長不足三米,像是一個烏黑的大鐵塊,看起來非常的結實,具有無以倫比的力感。猛一看像是一頭壯牛,但仔細一看卻大不相同,頭上生長著九只尖銳的角,鋒利無匹,烏光森森。且它竟生有五只眼睛,開闔間有血光射出。闊口中半尺多長的利齒像是一根根匕首一般暴露在外,寒光閃閃,猙獰嚇人,具有慘烈的兇煞氣息。 這是一頭為所未聞見所未見可怕的蠻獸,一望便知兇狂無比,光遠遠的看著就讓人陣陣心悸。 “它像是在蛻皮……”有人露出吃驚的神色,低聲這樣說道。 在黑色兇獸的脊背上,有一道大口子正在慢慢裂開,露出里面部分新生出的軀體,更加的烏黑與光亮,像是烏金打造而成。 “快走,趁著它在蛻皮脫殼,我們趕緊遠離此地!” 它像是蟬一般在脫殼,這樣的生長方式發生在一頭兇獸身上實在奇特,顯得很妖邪,也幸虧它在蛻變,不然的話眾人不敢想象那種可怕的后果。 如果將剛才那只吼動如雷的兇虎尋來,恐怕在這頭惡獸前會如如小貓咪一般溫順。可以輕易將一塊高七八米、長十幾米的巨石撞入湖泊中,這樣的兇獸到底有多么可怕不可預料。 眾人有驚無險,繞過這片黑色的大湖,身后那低沉而又痛苦的嘶吼聲漸漸遠去,直至消失。 再次翻上一座矮山,眺望遠處的那座高峰,那里的建筑物越發的清晰了,規模很浩大,殿宇連綿成片,像是天上的宮闕墜落在人間。 “我怎么感覺身體發熱……”一名女同學有些不好意思的跟身邊另外一名女同學這樣說道。 “我也有這樣的感覺。” 就在這時,所有人都發現了彼此的異常,渾身的皮膚紅的可怕,像是要滴出血來了,每一個人都感覺灼熱無比,身體內像是有一道烈火在燃燒。 這根本不是天氣熱造成的,是身體出現了狀況,眾人越來越覺得皮肉灼痛,像是被放在了烤箱中蒸炙一般。 “我……受不了……好難受!”一名女同學痛苦無比的蹲在了地上,叫道:“好痛啊,血肉像是要干涸了一般……”她無法自控,涕淚長流,倒在地上,不斷的翻來翻去。 接著第二名、第三名同學無法忍受,渾身血紅,有絲絲血跡自皮膚滲出,翻倒在地,痛苦的打起滾來。 “到底怎么回事,發生了什么?!” 所有人都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在這一刻沒有人可以站立了,幾乎全都翻倒在地,發出痛苦的嘶吼,血肉像是正在被剝離下來,全身如刀割的一般疼痛。 “啊……”終于有人忍不住,大喊大叫了起來,翻滾來翻滾去,在地上留下一道道血跡。 “我不想死……”有人驚恐的大叫。 這是一場突來的厄難,沒有人知道為什么會發生,根本不清楚自身的狀況,只感覺像是在被凌遲一般,身體在慢慢被肢解。 “讓我死吧……難受死了……” 掙扎、哭泣、翻滾、大叫,很多人近乎絕望,大聲的嘶吼,劇痛讓他們的神智都漸漸模糊了起來。 最終,所有人的身體都繚繞上一層血氣,像是有血色的火焰在燃燒。劇烈的掙扎,痛苦的大吼,這片山地不再安寧,將附近的鳥獸都驚的逃散而去。 這是一種非人的折磨,像是身處煉獄中,經歷著世間為最悲慘的酷刑。最后,劇痛讓所有人都昏死了過去,沒有一個人可以保持神智清醒。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山地才漸漸寧靜下來,痛苦的低吼聲消失了。 兩個小時后,仰天躺在雜草從中的葉凡第一個醒來,天空中一片湛藍,周圍鳥鳴蟲叫,他快速坐了起來。身上不再有疼痛感,甚至精神飽滿,通體舒泰,像是有無窮的精力,他感覺可以活生生撕裂一頭劍齒虎。 但是,他很快發現了異常,身上的衣服變大了,套在身上稀稀松松,完全不合身。他從寬大的袖子中伸出自己的雙手,當看到的剎那,向來很從容的他頓時驚叫了一聲,這還是他的手掌嗎?足足小了好幾號,非常瑩潤,根本不像是一個成年人的手掌。 葉凡快速站起身來,他感覺一切是那么的不可思議,身上的衣服寬寬松松,像是唱戲人的服裝。但并非衣服變大了,而是他的身體變小了,此刻,他的身體像是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年。 這時,不遠處的龐博醒轉了過來,揉了揉惺忪的雙眼,看到站在不遠處的葉凡,頓時露出驚容,道:“小屁孩你是誰?哪來的,我告非,你怎么穿上葉凡的衣服了?!” 說到這里他似乎感覺到了不對勁,一骨碌翻身坐起,而后快速站了起來,緊接著如同見了鬼一般大叫了起來。 “我的衣服怎么變大了,不,我的身體怎么變小了?”說著他吃驚的望向葉凡,結結巴巴道:“你……你是葉凡?”說到這里,他捂住了嘴巴,因為他的聲音越來越像少年了,充滿了稚嫩。 看著不遠處的龐博,葉凡也是一陣呆呆發愣,那完全是一個青澀而稚嫩的少年,看年齡能有十一二歲的樣子,隱約間可以看出成年龐博的影子。 “我們這是怎么了?”龐博來到葉凡身邊,激動的又喊又叫,他實在被刺激了。 “我想……我們可能是返老還童了。”葉凡也驚的不明所以,只能作出這樣一個判斷,兩人現在都一副稚嫩的樣子,與先前相比天壤之別。 “我告非,這么混賬的事情都能發生在我們身上?!”龐博一陣大喊大叫,他真的有些難以理解,不明白為什么會發生這種不可思議的事。 “快去看看其他人怎樣了。” 葉凡叫上他一起向山上走去,剛才他們滾落下山體足以數十米遠,幸虧這里山勢平緩,且生長有很多林木,不然他們非發生危險不可。可以想象不久前他們掙扎的多么劇烈,現在回想起來,那種疼痛還讓人不寒而栗。 來到山頂上,葉凡兩人頓時呆住了,龐博大叫道:“這幫暮氣沉沉的老翁還有老嫗到底是誰啊?” 眼見所見,差點讓兩人石化在那里,有陣陣心驚肉跳的感覺。 十幾具軀體橫七豎八的躺了一地,放眼望去,白花花一片頭顱,一個個皮膚褶皺,蒼老無比。但是這些人卻都穿著熟悉的人的衣服,說他們有七八十歲都不為過,實在衰老的不成樣子了。 “他們……不會是周毅、王子文、林佳、李小曼他們吧?!” 彈指紅顏老,兩人感覺口干舌燥,如泥塑木雕一般立在山頂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