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2)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2)     

遮天25 神音如鐘

第二十五章神音如鐘 “什么?!” 所有人都大吃一驚,他們相信葉凡不是無的放矢,一定是發現了什么。縱然是李長青,還有劉云志身邊那名專門針對葉凡的女同學也都變了顏色,緊張的環顧四周。 葉凡方才將眾人的所有表現盡看在眼中,整個過程中表現的如平湖靜水,到也了解到了誰是真心,誰是假意。直到這時才開始為自己證明清白,直接說出一個關鍵性的疑點。 “你們可以親手摸一摸他的喉嚨,喉結粉碎,人的力氣再大,也不可能做到。” 有人蹲下身去,親手觸碰后證實了葉凡的話語,而更多的人則退后了幾步,面對未明的死尸,心中充滿寒意。不是人為害死的,那是什么東西?所有人脊背都在冒涼氣。 “葉凡你知道那是什么東西嗎,它會不會……也找上我們。”有人顫抖著開口問道, 尸體脖子上那紫紅色的淤痕像極了厲鬼留下的指印,想到這里,不少人的目光不由自主向那口棺中棺望去。 “我們并沒有擺脫神鱷……” 當聽到葉凡說出這樣一句話,所有人都驚悚,牢牢的抓住手中的神祗遺物,緊張的掃視周圍。 有一位女同學帶著哭腔,道:“是那個鎮壓在大雷音寺下的鱷祖跟進來了嗎?” 那是一個蓋世大妖,乃是佛陀親手鎮壓的,眾人雖然僅僅看到了它片刻的風采,但足以終生難忘,那種撼動蒼穹的恐怖威勢,無以倫比。 “不可能,它沒有跟進來,不是它!”李長青臉色慘白,他手中已經沒有神祗遺物,緊張無比的跟在劉云志的身邊,死死的抓住金剛寶杵。 “我沒有說是鱷祖跟進來,我的意思是說,青銅巨棺中混進來了小鱷。”說到這里,他蹲下身來,以手機微弱的光芒照在死尸的臉上,道:“他的神色充滿了驚恐,雙目突睜,死不瞑目,與離我們而去的另外十三名同學死亡時的表情一模一樣。” “我在那本古籍的雜記篇中看到的關于神鱷的記載,除了對它的形體有描述外,還記有‘神鱷噬人,連魂帶神,心懼魄散’。”葉凡手中的古燈盡管已經熄滅,但依然被他牢牢的抓著,似乎在防備著什么,道:“這不是巧合,這種死狀與先前的十三名同學相同,與古籍中記載的相同,在恐懼中魂飛魄散。一定是有神鱷在作亂。” 葉凡不忌諱這是一具死尸,掰開其口,果然在口中發現一個血洞,向上直通顱骨。眾人頓時感覺渾身冰涼,那個細小的血洞,與死去的那些同學身上的傷口一模一樣, 也唯有神鱷這種可怕生物才可輕易洞穿人體,在內部咬碎喉結自然不成問題。 青銅巨棺中竟然有神鱷進入,到底有幾條?神祗遺物失去神輝后還能否抵得住,這讓眾人心中忐忑不安。 “這么說,神鱷還在他的體內?” “很難說。”葉凡搖了搖頭。 “還在他體內,他的胸膛有東西蠕動!”張子陵突然叫道,指著死尸的胸前。 “噗” 一朵血花冒出,一條熟悉的猙獰生物在死尸胸口露出尖細的頭顱,正是一條十公分長的神鱷,它化成一道烏光沖起,直奔葉凡的額頭而去。 “砰” 葉凡反應迅速,以銅燈擋在身前,幾顆微弱的火星四射而出,這條神鱷凄厲慘叫,被一顆火星射中,幾乎被洞穿,翻飛了出去。 “當” 龐博也手疾眼快,掄動大雷音寺銅匾,狠狠的拍在地上,絲絲神光射出,以銅匾將那神鱷砸成肉泥。 “劉云志你現在還有什么話可說?”龐博持銅匾,向劉云志質問。 “我過于沖動了,但誰能想到會有一條神鱷進入銅棺中。”劉云志沒不再多說什么,更沒有道歉,事情發展到現在,近乎針鋒相對,再做低姿態已經沒有必要。 “啪” 就在這一刻,龐博突然出手,一個大巴掌狠狠的抽了過去,結結實實劈在劉云志的臉上。 在這個過程中,金剛寶杵還有大雷音寺銅匾同時流轉出點點暗淡的光華,碰撞在一起,將兩人籠罩。但是,這一切都未能阻止那個巴掌,劉云志的臉被抽的結結實實,嘴角當場就流出了絲絲血跡。 “對不住,我也是過于沖動了。”龐博對劉云志揶揄道。 “你……” 眾人急忙攔在兩人間,防止他們沖突,劉云志的臉色陰沉無比,手持金剛寶杵就要沖過去,但想起方才銅匾亦有點點神輝流轉出,他最終還是忍了下來。 “噓” 葉凡突然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而后向著正中央那口棺中棺凝望而去,像是在聆聽著什么。過了片刻后葉凡向眾人問道:“你們聽到什么了嗎?” 所有人都吃了一驚,因為他們什么也沒有聽到。葉凡露出疑惑的神色,最終他緩緩地向著那口四米長的小青銅棺走去。 此時此刻,他懷中那顆菩提子忽然發熱,讓他的心口暖洋洋,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他聽到了更加清晰的聲音。 他不由自主,伸手撫摸向那口棺中棺,上面布滿了銅綠銹跡,雕刻了不少遠古的先民與神祗,透發出一股古樸而又滄桑的氣息。 在這一刻,他感覺懷中的菩提子像是為他強行開啟了一扇門,讓他聆聽到了一種極為特別的聲音。 初時那種聲音還很小,而后竟然越來越浩大了起來,葉凡懷中的菩提子也越來越滾熱。 菩提樹,又名為智慧樹、覺悟樹、思維樹,傳說佛陀便是在一株菩提樹下成道的。葉凡的菩提子有天然生成的佛陀圖,完全由自然紋理交匯而生,顯然非同一般。 眼前這口古樸而又神秘的青銅古棺,傳出的聲音越來越宏大,像是大道天音,又像是玄妙至理。 “天之道,損有余而補不足……” 神秘的大道天音,起始第一句乃是源自道家典籍中的名句,然而接下來則是聞所未聞的玄奧古經,難以明其意。 浩大而又深奧的聲音,似從那遠古洪荒劃破時空傳蕩而來,最終如黃鐘大呂一般在葉凡耳畔震動,傳入他的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