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遮天15 菩提

第十五章菩提 “你怎么了?”龐博的聲音傳入葉凡耳中,正在用力搖動他的肩頭。 葉凡如夢方醒,哪里有什么佛音,哪里有什么禪唱,古廟依舊,積了一層厚厚的塵埃,而其他人方才仿若未聞一般。 “真的是大雷音寺嗎?”他輕聲自語,剛才所聞所見,雖然短暫,但為何如此真實?這讓他一陣出神,細細思量起來。 葉凡凝視手中的青銅古燈,但是再也沒有任何特別的感覺,上面有些花紋刻印,古樸自然,平淡無奇,沒有絲毫異常之處。 “蒲團!”一名男同學從一堆灰燼中尋出一個陳舊的蒲團,歲月并未能將其磨滅。 不多時,又有一名女同學從厚厚的塵土下尋出一顆紫檀念珠,沒有在時間的消磨下損毀絲毫,吹盡塵埃,依然有淡淡光澤。 同一時間,凱德在石佛前的塵埃中找到半個斷裂的木魚,上面刻印有三尊菩薩,或莊嚴、或慈悲,栩栩如生。 此刻,葉凡思慮萬千,如果這里真是傳說中的那個大雷音寺,那么便是神祗遺棄之地,所有出土的器物都應不凡! “當” 王子文的腳像是踢到了什么,發出一聲金屬顫音,扒開那個角落里的灰土,露出一口能有巴掌大的殘破銅鐘,缺少了一塊鐘壁,樣式古老。 “當……”他搖動銅鐘,頓時有悠揚鐘聲傳出,像是佛音在繚繞,讓人心神寧靜。 葉凡被打斷思緒,不禁向那口銅鐘望去,上面刻印有流云紋絡,拙樸中帶有禪意,凝有佛韻。 龐博輕聲咕噥了一句,他先一步進入古廟,但卻什么也沒有尋到,只能說他運氣不佳。 幾乎在同一時間,李小曼在石佛的腳下尋到半截玉如意,擦去灰塵,晶瑩剔透的殘玉頓時流轉出點點光華。 古廟看似空空蕩蕩,但卻有數人在積塵下尋到器物,其他人頓時快速行動起來,紛紛尋找。 葉凡對那些器物并未在意,古廟中唯一纖塵不染、完整無損、長明不滅的青銅古燈在手,其他器物明顯無法與之相比。 “我不信什么也尋不到……”龐博咕噥。 “你仔細在此尋找,無論發現什么器物,都要收起來。”葉凡將古燈遞給龐博,讓他借助光亮搜尋,雖然暫時看不出這些殘破佛器有何神異,但是他知道若世間真有神祗,這些東西一定不凡! 葉凡將銅燈暫時交給龐博,自己則邁出古殿,向著廟宇前的菩提樹走去。此時,他已擺脫原本的思維定勢,暫時令自己相信神祗真的存在。 既然古廟為大雷音寺,那么相伴在旁的菩提樹怎能錯過,若世上有佛陀,那株干枯的古木一定非同尋常! 菩提樹乃是佛教圣樹,據《大唐西域記》中記載,佛陀曾對阿難說世間有三種器物應受禮拜————佛骨舍利、佛像和菩提樹。 因為,佛陀是在菩提樹下成道的,見菩提樹如見佛。 眼前這株干枯的古樹蒼勁如虬龍,六七個人也合抱不過來,主干中空,唯有一條垂落到離地面兩三米處的枯枝上掛著六面綠葉,晶瑩閃閃,如綠瑪瑙般剔透。 先不論這株古木是否與佛陀有關,單僅憑那六片如綠玉般的葉子,就足以顯示出它的不凡。 葉凡來到樹下仔細打量菩提古樹,巨大的枝杈幾乎完全壓在古廟上方,若掛滿枝葉,可以想象那種遮天蔽日的景象。 就在這時,葉凡心中一動,他發現六片晶瑩的綠葉有點點微不可見的綠霞漾出,少部分向著遠處的五色祭壇方向飄去,大部分則沒入了樹根處。 綠霞點點,形狀如絲,不斷從六片綠葉中溢出,讓人感覺到了一股生命的氣息,有無盡蓬勃生機在流轉。 葉凡蹲下身來扒開樹根處的泥土,想看看下方的到底有何物,竟可以凝聚菩提葉溢出的綠霞。 在泥土下,他并沒有看到神異之物,僅僅發現一枚菩提子,無光閃爍,無華匯聚,無霞繚繞,顏色灰暗普通,不注意的話會被誤認為土塊。 唯一特別之處在于它的大小,尋常的菩提子不過指甲蓋大小,而這枚灰暗的菩提子卻足有核桃那么大。 葉凡一陣驚異,難道菩提葉溢出的綠霞是被它吸收的不成?觀察了片刻,只見絲狀綠霞流轉下來,在這枚菩提子三寸外就消失了。 雖然未見它吸收菩提葉的精氣,但是幾乎可以確認是它造成的。 葉凡將這枚菩提子托在掌心,仔細觀察后露出驚容,這灰暗而又普通的菩提子上的天然紋絡相連在一起竟然是一個慈悲的佛陀! 佛陀天成,完全是自然的紋理交匯而生,但卻好像是精心雕刻在上面的一般。 灰暗的佛圖,古樸而自然,隱隱有一股禪韻透發而出。 “天生佛陀圖,難道說兩千五百年前,釋迦牟尼真是因為菩提樹而證道不成?” 菩提樹,還有另外的名字,為智慧樹、覺悟樹、思維樹,傳說可開啟人之神性,覺悟己身。 葉凡將這枚菩提子高舉過頭頂,迎向上面的六片綠葉,綠霞溢出的速度頓時快了很多,生機勃勃的氣息越發濃厚,全部集中向菩提子,當然光華依然消失在其三寸外。 “啵” 一聲輕響傳來,一片晶瑩的菩提葉流轉出最后一道綠霞,而后粉碎,化成飛灰,飄落下來。 至此,葉凡終于確信,菩提子看似平淡無奇,但卻非常不凡,將之珍重收起。 這個時候他注意到地面上有很多的粉末,與方才那片菩提葉化成的飛灰一般無二,難道說滿樹菩提葉都是這樣消失的?這讓葉凡相當的吃驚。 天生佛陀圖的菩提子,讓他感覺非同小可,他隱約間覺得比那盞常伴石佛的青銅古燈還要重要! 菩提古樹上還有五片綠葉,不過卻不似方才那般晶瑩,暗淡了不少,葉凡沒有摘取下來,收獲一顆菩提子足矣,他不想引人注目。 這時還沒有人從大雷音寺中走出,葉凡離開菩提樹,重回古廟中。 此刻,又有七八人尋到佛教器物,各不同相。劉云志竟從石佛后方尋到半截金杵,雖然埋在塵埃中也不知道多少年了,但如今重新出土,依然光燦燦,給人以沉重凝練的感覺,若不是其中一端破損,稱得上一件完美而有力感的鑄煉杰作。 這種形似權杖的杵在佛教中有個很有威勢的名字,為金剛杵,寓有“摧毀敵者”的間接意義,象征著所向無敵、無堅不摧的智慧和真如佛性,是諸尊圣者所持的器杖。 若世間有佛陀存在,這桿金剛杵無疑是一件圣物,必有非凡異相紛呈,縱有裂山斷江之神秘偉力也不足為奇,不過此刻卻看不出神妙之處。 劉云志用力揮動了一下,半截金剛杵如金色的閃電劃過,光芒燦燦,寶杵非常有氣勢。 “你們說,如果這些器物都是神祗所持之物,若被我們發覺如何使用,會有怎樣一番驚天動地的情景……” 聽到劉云志這番話語,所有尋到佛器的人都一陣神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