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天》 最新章節: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大結局(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一章九龍拉棺(04-11)      第一千八百二十章時光飛逝(04-11)     

第五章李小曼

第五章李小曼 母校和以前相比并沒有太大的變化,變的只是來了又去的人,以四載青春刻印一段難忘的記憶。 綠蔭下、草地旁,有些學弟學妹在靜靜的看書,非常和諧與寧靜,葉凡等人感覺像是回到了過去,遠離了這三年來所經歷的浮躁與喧囂。 畢業后,眾人為了生活與理想而忙碌,不少人遠離了這座城市,除卻葉凡等有限幾人外,其他人幾乎都是第一次重返母校。 不遠處的小湖微波輕漾,風景依舊,還清晰的記得當年那些或憂郁頹廢、或神采飛揚的身影在湖畔抱著吉他彈唱校園民謠的情景。 縱然多年過去后,每當旋律響起的時候,總會讓人想起那無慮的純真年代,那淡淡的憂傷讓人傷感與甜蜜,很容易打動人的心靈。 歲月的沉淀,總會留下些許酸酸楚楚的味道。 只是不知道當年那些人如今是否還能抱起吉他彈唱,畢業后很難再尋到他們的去向。 “我隱約間聽朋友說過,當年那個憂郁的吉他高手在另一座城市的一家酒吧駐唱,幾年下來很是滄桑。” “還記得當年校樂隊那位多才多藝的長腿妹妹嗎,非常漂亮而又清純的主唱,據說如今在一家夜總會陪酒。” 眾人只能發出一聲嘆息。 畢業后,很多人都遭遇了理想與實現的沖擊。有時候生活真的很無奈,讓人倍感挫折與迷茫。 短暫沉默后,眾人繼續向前走去。 這時,林佳來到了葉凡的身邊。 她身穿一條藍白相間的雪紡連衣裙,裙下擺到大腿處,將兩條修長的美腿映襯的更加白皙動人。她扎了一條黑色的腰帶,令腰肢更顯柔美,長發披散在胸前,身形曲線動人。 姣好的容顏,雪白的肌膚,具有異樣風情的丹鳳眼微微向上斜飛,林佳整個人有著一股特別的氣質。 “明明有車,昨天為什么沒有對我說?” “我哪里有機會說。” “今天不邀請我坐你的車走嗎?” “非常樂意,在這里我鄭重邀請林佳小姐。” 說到這里兩人都笑了。 林佳很突兀的點到了昨天的事情,但又輕飄飄的繞了過去,并沒有因為昨天的事而多說些什么,更未因此而刻意放低姿態來拉近關系。 說完這些,她便笑著轉身離去了。林佳是一個聰明的女子,她知道太過刻意反而不好,那樣只會顯得虛假,遠不如直接與自然一些。 這種微妙的變化自然也發生在了其他一些同學的身上。 離開母校時已近中午,眾人來到美食一條街,登臨食府樓。 王子文私下請葉凡坐到他們那個桌位去,葉凡只是笑著過去敬了幾杯酒,依然與昨天那些人坐在了一起。 “葉凡,昨天我醉言醉語,你不要介意。我敬你一杯,先干為敬……”那名說自己未婚妻是某銀行高管的侄女的男同學,昨天還對葉凡一副說教的樣子,今天卻以低姿態極力解釋昨天的事情。 而那名說自己丈夫已經升職為公司副總的女同學,也一改昨天的姿態,對葉凡客客氣氣。 “來來來,大家同舉杯。” …… 相比昨天,今天葉凡他們這個桌位顯得很熱鬧,眾人不斷碰杯,不時有其他桌位的人過來敬酒。而葉凡自然推脫不過,連連與人碰杯,更是與王子文那個桌位過來的人逐個喝了一杯。 劉云志很淡定,盡管昨天他很尷尬,但今日卻古井無波,看不出什么異樣的神色,像是什么也沒有發生過。 “諸位,昨天晚上我接到一個電話,來自大洋彼岸……” 說話的是周毅,一個很儒雅的青年,傳言家里背景深厚,在同學間已經不是什么秘密。昨天,王子文在海上明月城外專門等候相迎的人便是他。 所有人都停了下來,望向周毅,無論是上學時還是現在,他都表現的很隨和,從來未讓人感覺過倨傲。 周毅說了一個消息,在大洋彼岸留學的三位同學已經動身回國,頓時讓在場的同學一陣熱議。 …… “畢業后,我們天各一方,每個人都有自己不同的生活軌跡,能夠相聚在一起非常不容易。再相見時,或許我們都已經為人父、為人母,到那時也不知道要過去多少年了。三個留學在外的同學要回國了,我有一個提議,稍微延長這次聚會……” ※※※※※ 葉凡驅車回到家中,泡上一杯清淡的綠茶,靜靜地看著窗外的梧桐樹,他想起了一些往事。 那錯過的人,那離去的腳步,那漸行漸遠的路,就像是眼前的梧桐葉輕輕地飄落。 李小曼,這個名字已經淡出葉凡的記憶很長時間了。 大學畢業時李小曼前往大洋彼岸留學,最開始的幾個月兩人間聯系還很密切,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往來的電子郵件與電話漸漸變少,最終徹底中斷了聯系。 與其說隔海相望,不如說隔海相忘。一段并不被朋友所看好的愛情,如預料那般走到了終點。 今天從周毅口中得知李小曼即將回國,葉凡初聽到這個名字時甚至有些陌生的感覺,驀然回首,已經過去兩年多了。 ※※※※※ 聚會的時間被延長,將去游覽泰山,一切花費全部由王子文與周毅等人出,對于常人來說這或許是一筆不菲的開銷,但是對于他們來說這并不算什么。 三天后,葉凡在泰山腳下再次見到那個熟悉的身影。三年過去了,李小曼依然婀娜挺秀,并沒有太大的變化。 她身高能有一百七十公分,戴著一副太陽鏡,烏黑的長發隨風飄舞,站在那里亭亭玉立。她的穿著很簡單隨意與清涼,下身是一條到膝蓋上方的短褲,美腿白皙,修長動人,而上身則是一件印有卡通圖案的體恤。 李小曼無疑非常美麗,肌膚雪白細嫩,眼睛很大,睫毛很長,顯得很有靈氣,整個人不張揚但卻很自信。 她從容自若的與周圍的同學交談,明顯成為了一個中心人物,但又可以讓人感覺到親切。 在李小曼身邊有一個身材高大的青年,據介紹是她的美國同學,相對于東方人面孔的柔潤平順來說,他具有一張典型的西方面孔,很有立體感,鼻梁高挺,碧藍色的眼睛微微凹陷,金發有些卷曲,以西方人的審美觀來說很英俊。 “你們好,我是凱德,對泰山……向往,終于可以……看到。”這個名為凱德的美國青年雖然話語不是很流利,但是足以能夠表達清楚話意。 而前方另外兩位留學回國的同學也早已被熱情的圍住,正在被詢問在大洋彼岸的生活與學習情況。 時隔三年,葉凡再次見到李小曼,有種空間更迭,時光流轉的感覺。 兩人都波瀾不驚,禮貌性的相互問候,沒有久別重逢后的喜悅,有的只是平淡如水,甚至有些云淡風輕的味道。 沒有過多的話語,輕輕擦肩而過,有些事情無需多說,無言就是一種結果。